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二十七章 血煞帮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血煞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游,这城里不比我们山中,人多了,规矩也多。你别看这里无人在明面上管辖,但你不管卖啥都有指定的区域,摊位的位置谁好谁坏也都有说道。”

  赤沙城内的市集上,阿土伯寻了个偏僻地,在油布铺开的垫子上小心地将虎皮摊开。这虎皮不算尾巴也有四米长,若不是油布宽阔还真摆放不下。

  “我们这种临时来的,虽然市集里不禁,但也只能寻些最差的地方落脚。还好这赤虎老爷的皮毛红似焰火特别扎眼,不怕别人瞧不着。”

  管好了陈列,阿土伯便拉着风云游在摊子边的骡车上坐下,顺便给辛苦半天的骡子喂了把豆子。

  赤沙城虽然不够繁华,但也是一郡之首,人口不下二十万;故这市集之中人流也很是可观。普通的虎皮这儿虽然也不是日日都有,但终年到头谁都见过几回,可这赤虎君的皮子足有寻常大虫的两倍多面积,那一铺开可谓蔚为壮观。

  不一会儿,风云游身前的摊子上就聚了不少人气。

  “老丈,你这虎皮可不一般啊,这般大小品相,打算卖多少银子啊?”

  有看客问道。

  “五百两。”

  阿土伯瞄了眼问话之人的衣着,就知道不是出得起的主,故而回话有些冷淡。

  “五百两!”

  围观的众人听了这个数字一阵惊呼,但却没有人不识货的说不值这个价——寻常的虎皮也要个四五十两,物以稀为贵之下,这张火红的皮毛卖个十倍并不过分。

  众人看得热切时,集市的另一端却走过来五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有眼尖的看客刚一瞥见,就好似老鼠见了猫儿,马上敛住表情低头走开。风云游抬头望去,便见到这几个青年敞着衣襟胸口上纹着血手,一副左顾右盼流里流气的模样,其中一个还顺手从经过的摊位上顺了个苹果,吃得汁液四溅。

  看着阿土伯陡然难看起来的脸色,少年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是些地痞无赖之类的角色。

  还没等这几人走到近前,摊子边上围着的百姓已经都散了个干净。

  青年之中,有一人衣着锦绣而邋遢,丝质的长袍上腰带也系得歪歪扭扭,貌似是领头的人物。这人远远瞧见了风云游摊位上的惹眼虎皮,顿时眼睛一亮,紧接着左右吆喝几句,不一会儿就和同伙一块站在了风云游的摊前。

  “哎呦,今儿是个什么风,把安乐哥的大驾也吹了过来。”青年还未开口,阿土伯已经迎了上去,满是褶子的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你这老头挺眼熟啊,是叫什么来着。”领头的青年却不接茬,只是一脸傲气地问道。

  “安乐哥,这老头是大风山里风家村卖皮子的,叫阿土。”青年身边,刚刚啃完苹果的家伙回道。

  阿土伯正要说话,就被青年打断:“你来这摆摊,例子钱交了吗?”

  “都已经备好了,就等您来取。”青年话音刚落,阿土伯就自衣襟里掏出了一包铜钱,看着得有个一两百文。

  这可足够一户节省人家过上一旬日子了。

  掂了掂手中的例子钱,安乐哥故作派头地点了点头,然后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这老儿卖的虎皮不错啊,是你们自个猎的?”

  “是,是我家侄儿亲手猎的,阿游,来给安乐哥问个好。”

  阿土伯将犹自坐着的风云游拉起身来,不过少年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付过去。

  “我这侄儿啥都好,就是性子比较冷清。”

  老人知道自家子侄是能与赤虎君性命相搏的人物,心里未必看得起这些地痞无赖,但眼前这陈安乐乃是血煞帮帮主陈平之的独子,说什么也不能得罪,故而赶紧赔笑解释。

  “嗯,你这虎皮打算卖多少啊?”

  面对风云游的冷淡,仗着血煞帮的势力一向飞扬跋扈的陈安乐却没有发作,阿土伯心中暗道不好。

  “打算卖五百两。”

  阿土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五百两?”

  陈安乐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脸上摆出了一个夸张无比的表情。

  “阿肆,我们以前见到的虎皮都卖多少?”他向身旁之人问道。

  “四五十两吧,没见过更多的。”那人回道。

  “我说土老头啊,你这做人不厚道啊。这一张虎皮,就稍稍大了些,你就要卖五百两,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陈安乐冷笑着,眼里满是贪婪。

  “我看你摆了半天摊也卖不出去,不如我帮你一把,你这虎皮我要了。阿肆,你拿五十两银子出来。”

  说着,青年就伸手朝油布上的虎皮抓去。

  风云游看了陈安乐半天的表演,心中厌烦至极,正要出手,却见到阿土伯已当先拦了上去。

  “安乐哥,这虎皮是我家侄儿拿命拼来的,你看这大小品相,可绝不是一般货色。”

  老人用青筋满布的手掌将陈安乐伸出的手腕一把抓住,话语间也再不复讨好味道。

  “这玩笑可开不得。”

  “老头,我什么身份,和你开玩笑?”陈安乐被人阻住,心中顿时怒极,双手发力,一把就把阿土伯推飞出去。

  “老头,这赤沙城,我陈安乐要做的买卖没有做不成的,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青年高声暴喝,满脸的嚣张跋扈,一时间,整个集市内无人敢吭声。

  眼见四下落针可闻,陈安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弯腰伸手就向虎皮抓去。

  但他用力一扯虎皮却没有扯动。

  陈安乐一抬眼,就见到阿土伯的那个俊秀侄儿正一脚踩在这虎皮之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冷冷地瞧着他。

  血煞帮的少帮主正要发作,却被风云游冰流般的话语打断。

  “此虎身长丈半,重两千斤,因一身火红皮毛得名赤虎君。多年来,虎君横行山里,百无禁忌,爪牙蛮力之下,无一合之敌。”

  一众泼皮耳中,风云游冷硬的声线如同雕錾金石,字字分明。其言语之中煞气扑面,配上眼前虎皮,让人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赤虎君昔日啸傲山林的威风模样。

  “虎君与我决战,身陷囹圄,凶威不减;骨断筋折,不知回头;身死魂消,尸身不倒。”

  眼见众人面现瑟缩,少年轻声反问。

  “你们也配碰它的皮?”

  然后,是闷雷般的咆哮纵横全场。

  “尔等鼠辈,知道畏虎,怎不知畏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