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三十二章 连胜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连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风云游走入街口的时候,一位身穿长衫的书生正垂头丧气的走出鸿运斋。

  显然这是一位被赌桌吞掉了所有银钱的可怜人。

  但奇怪的是,这书生脸上瞧不见什么悲哀,只余些许麻木,好似一走出了人声鼎沸的赌档,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事由——便是午后的暖阳,照在这人身上,也只透出了股阑珊腐朽的味道。

  风云游见他神思不属的往外走去,行至一半却好像想起些什么似的,伸手从衣衫最底下摸出了一个挂在胸口的玉佩,眼中挣扎神色不过一闪,就被无边的贪婪碾过。

  呵,一场纵赌百家贫,后车难见前车覆。

  看着书生毫无犹豫的走入了鸿运斋对门的当铺,风云游心中知晓,这已经是个不值得帮助的活死人了。

  鸿运斋前,有两个血煞帮的帮众倚着石貔貅分立门口,眼见生面孔过来还艰难的给出了一个“和蔼”笑脸,一副请君入瓮的模样。

  没管他们,风云游径直入内。

  一入赌档,少年耳边各种喧闹杂音顿时蜂拥而至,细细分辨,其中有开骰前疯狂的吆喝,赢钱了歇斯底里的狂喜,还有赔光后万念成灰的哀鸣。

  赌场排场不大,还算宽阔的门厅里挤了七八张赌桌,可以同时供几十个人上桌参赌。风云游扫视一眼,发现大部分赌客是在玩骰子,仅有的两张牌九和麻将桌边,墙上还挂着“大杀三方”的条幅。

  作为第一次来的生面孔,风云游一入门就有一位侍立的小娘上来将其引到柜台处换筹。鸿运斋中玩的不小,最小的牙筹也是二十文(近似理解成二十元)。风云游掏出十两的官制银票,换成了一竹筒的各色牙筹。

  一手提着筹码,少年晃晃悠悠的也混入了一张玩骰子的赌桌旁——牌九、麻将都是赌客对杀,只有这个骰子乃是赌场坐庄。

  “骰子落地,买定离手啊。”

  荷官右手执盅,将桌上散着的三个骰子一把抄起,然后在一阵清脆的碰撞声中,复又扣回桌上。

  “我押大!”

  当了家传的玉佩换来了三两银,钟书生在这赌档里说话声音又大了起来。

  “我觉得这把是小。”

  风云游轻声说道,将一支百文的牙筹压上了桌,无人注意到他左眼中无形波纹闪过。

  骰盅一开,果然是小。

  桌上赌客输赢各有,容色冰火两重。

  收筹派彩之后,又是第二局。

  “各位客人请下注。”荷官说道。

  “我感觉这把是大。”

  抢在众人之前,风云游率先说道,然后再次将百文的牙筹放上了桌。

  “你觉得大有什么用?我觉得就是小!”

  或许是看到风云游赢了一把,连续押错的钟书生针锋相对道。

  骰盅一揭,风云游又胜了一局。

  “呸!我这是什么霉运?”

  一位光头短赌客输光了手中的银钱不满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引得身边之人都面现厌色。

  “小哥,连赢两把手气不错啊,能不能借点筹码给老哥?”

  光头赌客看到少年年纪小,手中又擎着满满一筒牙筹,便挂上个假笑,一副社会人的样子空口化缘;可风云游只当是充耳未闻,连一眼都懒得瞥。

  眼见风云游施施然的把赢来的筹码收回,光头顿时觉得受了轻视,正要发作的时候,便见到了赌档内那些血煞帮帮众冷冷的视线,只得收回脾气,默默的下了桌。

  骰盅吞下三枚骰子,在荷官的手上凌空舞了起来,好似又过了一个轮回。

  “二、二、四,小!”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风云游这已是押中了第五轮。

  连中三轮在这赌档内的老赌客眼里,那是稀松平常,连中四轮则不算多见,但是连中五次,可就很是稀罕了。

  “嘿嘿,小哥,看你这面孔生,想必是第一次来吧。这新人的运气果然是红火啊”

  一个自来熟的圆脸赌客胳膊扬了扬,似乎想搭到风云游的肩上,但是与少年静如止水的眼神一对,就讪讪的放了下来。

  “还好老哥刚刚这一把跟着你押,总算是开了张。”

  另一边,与风云游对着押大小的钟书生连输了五把,当来的银子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这小子怎么能连赢了五把?这不是有鬼吧?”他抓狂的吼了起来。

  “你都能连输五把,怎的别人就不能连赢五把?”却是刚刚跟着赢了钱的圆脸老哥揶揄道。

  荷官手腕一振,骰盅左右翻飞,这是第六把了。

  这一次,一桌赌客都没有急急忙忙的押注,反而是等着风云游开口说话。

  “这把,我压全围。”

  众目睽睽,风云游依然云淡风轻,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整个筹筒压在了全围的漆格上——这全围乃是说三个骰子的点数全然一致,若是中了,能赔二十四倍。

  霎时间,众人哗然。

  “小哥,你这可使不得啊,老哥是过来人,劝你一句,这赌博大忌就是脑热上头一把压下去全部身家,而且,这可是全围啊!”

  圆脸赌客好心劝到,但风云游却是神色不变,不为所动。

  “跟,老子跟了,你小子运势这么旺,说不得就有了。”也有赌客面上一横,便也抓了个牙筹下在了全围的漆格里。

  最后,十几个赌客,却是有了五六人决定跟着风云游毅然下注。

  “开,荷官,快给老子开!”

  听到有人下了十两多银子的全围,好多别桌的赌客都围了过来,把风云游这桌包得水泄不通。

  随着荷官的手按上了骰盅,赌客们俱是牙关紧咬、屏息以待。

  盖子一掀,众人定睛敲去,这三颗骰子依次而列,正是三个五。

  十两一把就换成了二百四十两,这种事便是经年的老赌棍很多也未见过;瞬间,整个赌档沸腾了。

  “这,这真是……”此前跟了风云游一注的圆脸赌客这次也下了半贯,眼见自己中了,只觉得一股子热流从心脏涌到了头顶,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一把就帮我滚了十二两,小哥,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一把之后,跟注的赌客们喜不自胜,犹豫了没跟的则捶胸顿足、悔不当初;而就在场中众人宣泄情绪,两位女侍分别收筹派彩的时候,那荷官却已慌慌张张的直奔赌档后厢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