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三十三章 捉千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捉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赌档后厢之中,鸿运斋的镇场大手子“耳通灵”申屠囚正靠着竹椅磕着新鲜炒熟的瓜子。

  “申屠师傅,不好了,前面来了个少年,已经连赢了六把了。”

  荷官一路疾跑进来,人还未到声已先至。

  闻言,申屠囚却是眼皮都懒得抬:“瞧你那样,不就六把,急什么?”

  “不是啊师傅,那小子第六把中了个围骰,一把就提了二百四十两银,算上跟注的,我们一把要赔三百多两银子!”

  听到这数字,申屠囚这才知道不好,双手一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鸿运斋虽然赌客众多,但每日赌桌上的总流水也不过几百两银,最后落进血煞帮口袋的不足十分之一,这三百多两可抵得上半个月的净利润。

  申屠囚从后厢出来,便见到赌档内的气氛火热,赌客们就算是没赢上的,也为这“杀庄”事儿感到兴奋,更有许多人正吆喝的赶紧开下一把。

  “呦,这不是申屠大师傅吗?”有相熟的老赌客唤道:“怎么还惊动了你的大驾?”

  申屠幼时就在这赤沙府街上厮混,最后却是凭借着过人的天赋学成了一门听骰辩音的本事,靠着赌场攒下了不小的身家。可惜这赌博终究不是靠规矩与技术就能稳吃的地方,为了能保下齐全的四肢,申屠囚不得不投身帮派门下,兼着这大师傅的位置,偶尔也弄些手段宰几只肥羊。

  “我在后面听说有位客人连赢了六把,心中惊讶,这不得出来探看探看。”申屠说道。

  “行啊,那你看着呗,来,快开下一把。”之前赢了十二两的赌客颇有些急不可耐。

  “诸位先别急。”申屠两手下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顿时,有几个赢了钱的赌客不干了:“怎么?你们鸿运斋只让输,不让赢啊?”

  事实上,赌场当然是只让输不让赢的,但这话不能明说,否则哪里来的傻子上门送钱。

  “各位,我申屠囚忝为地主,自然要保证我们鸿运斋这场子的公平公正。”

  申屠囚一副一心为公的模样说道。

  “小兄弟这连赢六把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且容我确认过没有问题,我们再继续如何?”

  虽然靠着风云游赢了钱,但在在场的老赌客看来,连赢六把且每把都在开盅前发出“预报”,这也是有些匪夷所思。

  “那你要如何确认?”

  风云游饶有兴致地问道,好似在看一场表演。

  “不如小兄弟与我单独赌上三把?”申屠囚说的是问句,但人已经走上了赌桌,显然没有留下选择的余地。

  在风云游无可无不可的表态下,赌桌马上被清空,只余下申屠与风云游两人。

  “阿伦,取一枚新骰子过来。”申屠对着荷官下令,很快,四枚骰子在桌上一字排开。

  “小兄弟,我们两人成局,就改完‘骰子格’吧。”

  这骰子有六面,其中一点和四点漆为朱红。骰子格乃是四枚骰子的玩法,总体原则是浑花(四枚同点)为贵,浑花之中又以红色为贵。四枚四点称为“满园春”,又叫“堂印”,为最高之彩;其次为四枚一,称“满盘星”;以下为四枚六,叫“混江龙”,四枚三,乃“雁行儿”。

  在申屠囚看来,风云游连赢六把,就是靠着听骰的本事。申屠囚从小就修习听骰之术,最高极限就是能听出四颗骰子的点数,心知要听清四颗骰子可以说比三颗难了数倍,便以此反制——作为边陲之地小赌坊的大手子,他只知道手法、机关与听骰,哪里还能知道世上有无形透视、真气遥控之类的招数。

  若是九泉之下自矜世家豪门的后知野知道了自家左眼被用在了这般行当上,恐怕要气的还阳。

  申屠囚居于赌桌后,与风云游相向而立,立足如生根,起手如游龙,将桌上的一列骰子尽数吃入骰盅,繁复而利落的动作一起,骰子们便如乡间民乐般热闹起来。

  片刻后,只见申屠囚翻手扣腕,叮当声霎时被杀尽。

  “小兄弟请下注。”镇场大师傅五指一并,邀请到。

  “我押大。”风云游云淡风轻的说着,就将手上共两百五十两带半贯的牙筹全部推到了桌上。

  此时,赌档之内已无赌客游玩;所有人都围在两人的赌桌边,见得风云游这般豪气,亦是一声惊呼——这下,不少人都回过味来,意识到这少年就是冲着这鸿运斋来的。

  申屠囚见风云游听骰下注面色不改毫无犹豫,心道这小子的功夫不下于己,若是不用点盘外的招数,恐怕难以全胜。

  “十九点,恭喜小兄弟又中了,派彩吧。”

  骰盅没开,申屠就面带笑意的说道,显然也是听出了点数,他一掀盖子,果然四颗骰子是四四五六,大。

  见着两百五十两半贯,又变成了五百零一两,不少人眼中都放出了绿光,但也有心思缜密些的赌客心中暗叫不好——就冲申屠囚那沉稳的样子,要把这五百两带出鸿运斋的门,可不那么容易。

  铿声脆响,骰子落地,这是第二局。

  “小兄弟,这把如何?”申屠囚看着老神在在,身子却悄然靠在了赌桌之上。

  “这把也是大。”

  左目波纹一闪,风云游便知骰子点数乃是三三四六,押上筹码,买定离手。

  “哦,我看这把是小。”

  申屠囚一边说着,伸手在赌桌背面边缘的隐蔽处轻轻一摸,骰盅之下的四个骰子就轻巧的翻了个身,那极轻微的声响,正好被他的话音遮掩。

  话一说完,申屠右手一揭,就现出了一一二三点数的四个骰子;赌桌边上,霎时吵闹不堪,遗憾者有之,像钟书生之类的幸灾乐祸者也是不少。

  “阿彩,收筹吧。”

  申屠囚直起身子,嘴角挂上的不屑的笑意。

  “少年人,这江湖之中水可深得很,别有了点本事就到处晃悠,说不得就得淹死。”

  申屠说着,抬眼想欣赏下对手输光筹码后的绝望表情,心中还期待着他做些垂死挣扎的戏码——在鸿运斋,从前也有输光了的赌客不服闹事,但最后就没有能囫囵出去的。

  可惜,在风云游的脸上,他只见到了玩味的笑容。

  “你们这,出了老千是个什么说法?”

  风云游一句话出口,场中立刻又安静了下来。

  老千,这可是赌档中忌讳里的忌讳,一家赌档要是被证实出千,那就是完了。

  “小子,说话小心些!”一听这话,场中冷眼旁观的五个血煞帮帮闲中立刻有人出声喝道。

  “唉,别吓着人家小朋友。”

  申屠囚却是摆手挥退了那人。

  “小伙子,我劝你愿赌就要服输,老老实实学了这一课,赶紧从这门出去,省的待会现了血光,坏了大家的手气。”

  赌档镇场师傅看似和气实际上高高在上的说道,眼里尽是嘲弄的目光;风云游的身边,那个跟着挣了钱的圆脸赌客也私下拉扯少年的衣摆,示意不要再接话。

  但风云游却没理会,只是再问:“我问你,出了老千是个什么说法。”

  这小哥儿怕不是个愣头青?圆脸赌客心中叫到。

  “呵?小伙子还挺倔啊。”申屠囚眼中恶意隐现:“我们鸿运斋里要是抓着出千了,怎么也得断只手脚吧。”

  望着风云游,申屠囚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心中天真的以为本事和规矩最大,最后却被血煞帮的恶汉莫须有的绑了,毒打了两天两夜。

  从那以后,他就知道这世上本事和规矩都算不得数,只有这拳头,才是最大。

  等会,这少年也会知道这一点,他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