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三十四章 百倍收益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百倍收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只手脚,行。”

  风云游分开身边挤着的赌客,走到骰盅边上,两指捻起了一颗骰子,放入手掌一撮,就把其碾成了两瓣。

  “那烦请申屠先生解释下这好好的骨骰之内,为什么要嵌进去根铁芯?”

  风云游嘴里说着,就把手中的骰子递给了身后的赌客,然后双手并用,又将剩下的三颗骰子尽数压开,递给了旁观的众人。

  看到风云游压开了第一个骰子,申屠囚就心道不好,但是还未来得及阻止,四颗骰子已尽数到了赌客们的手中。

  “还有这木桌之内,为何要掏空了装上个裹了油的磁石?”

  正当申屠囚面色铁青僵在原地的时候,风云游左手握拳食指骨节微凸,又一拳轰在了红木赌桌的桌面上。

  木屑飞溅之中,众人望去,正见到桌内被掏出了个矩形空槽,里头嵌着块方形磁石。

  实际上,在风云游一开始进门的时候,他的透视神通就发现了桌子里的玄机,正是凭借于此,他才会坐上这赌桌——反正不管来者赌技如何,他只需在关键时刻打破桌子,那便是个黄泥糊裤裆的局面。

  果然,机关一现,赌客们当即群情激奋,各种辱骂都响了起来。

  此刻的申屠囚再也不复之前的洋洋得意,他不知道待会儿这少年会如何,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这张赌桌以及这些骰子,都是申屠囚找的外地的工匠匿名定做运回赤沙府的。桌子的做工极佳,木材之间几无缝隙,外头再用厚漆一沏,不可能有人能看出端倪,而骰子则经过严格的测试,保证其内的铁芯不影响重心,没有大次数的投掷,几乎天衣无缝。

  赌桌与骰子设有机关一事,就算在这赌档之内,也只有申屠囚一人知晓。这面生少年看着是第一次来,怎么可能对这知道得这么清楚,难不成是有知情者告密?

  申屠囚一时间心乱如麻,完全理不清思绪。

  “好你个鸿运斋,好你个申屠囚,好你个耳通灵,原来是用这等下作机关坑害你爷爷,我今儿……”

  出千的道具赤裸裸地摆在面前,钟书生顿时觉得自己屡战屡败之节就是落在此处,拍着桌子便大喝出声,可吼到一半被边上血煞帮的头目两眼一瞪,就如同被掐住喉咙的鸭子,喑哑了下去。

  就在刚刚混乱的当口,血煞帮众有几人已经悄悄守住了鸿运斋门口,显然是不想把场中之人放出去。

  “这位小兄弟,鄙人血煞帮管街赵甲,刚刚这事有些误会,我们不如到后厢细谈?”

  这血煞帮的领头汉子刚刚还对着钟书生恶行恶相,转个身就换上了一副笑面,对着风云游邀请道。

  赵甲多年来分管血煞帮鸿运斋的地头,心中知道这出千之事有多么关键——只要今日这赌档内的境况有鼻子有眼地传了出去,莫说鸿运斋,便是血煞帮剩下的两个赌场都要元气大伤。

  “铁芯磁石物证俱在,哪里来的误会?”风云游嗤笑道:“刚刚申屠先生自己明明白白地说了,鸿运斋中若是被抓住出千,怎么也得卸下条手脚来,你这个管街的怎么还不动手?”

  “小兄弟,这人在江湖混,话可不能说绝,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赵甲一听,就知道这少年不欲善了,言语间的威胁之意立刻溢于言表。

  “做我们血煞帮的朋友,要说就能趟平这赤沙城可能有些勉强,但若是成了我们的对头,那可绝对是无路可走。”

  汉子说着,一双肌肉虬结的胳膊就朝着风云游的手腕抓来。

  “嘿,我这人,还就喜欢在没路的地方趟出条路来。”

  风云游放声笑道,胳膊一支,把侧面迫来的赵甲推飞出去,再疾行两步,就把欲往后躲的申屠囚擒了回来。

  “你是选手还是选脚?”风云游揶揄道。

  肩膀被风云游抓着,申屠囚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上了个几十斤重的枷锁,再被这少年清冷的话语一问,整个身子都筛糠般的抖了起来,哪里还能利索地回话。

  “你不选,那就这只左手吧。”

  说话间,风云游右手沿着申屠的肩膀顺下,钳住了他的手腕拍在了桌面上。还未等这老赌棍的求饶声音出口,少年的左手已如锤头般砸在了其手背之上。

  木断骨碎的声音中,申屠囚的左手和其下的红木桌面都一片糜烂。

  申屠囚的哀嚎一起,旁观的钟书生浑身就是一个激灵,作为读了一辈子圣贤书连只鸡都没杀过的读书人,他哪里受得了这般红白惨相,现在想起自己之前还与这狠人争锋相对,顿时后悔不迭。

  事实上,只有风云游自己知道他这只能算是小惩大诫——申屠的左手看着虽然唬人,但只要好生休养就不会落下残废,只是康复以后,这只左手就再也玩不了那些精巧的千术手法了。

  “好好好!”横飞出去的赵甲才被手下搀扶起来就见到了这般画面,脸色紫得就如同被人扇了一耳光。他双臂一挣站直了身,当下就从腰带里掏出一把刃含杀气的短刀。

  “小崽子,今儿爷爷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犯了血煞!”

  战端一开,赌客们就如同畏缩的牛羊一个个的都往赌档的边缘躲去——大门口那儿被两个血煞帮的帮众持着明晃片刀堵着,没人敢去用身子试试那刀利不利。

  赵甲前冲几步,反手一刀就向风云游扎去,那力道与手法,浑然就是要命的样子。

  辣手取命,杀鸡儆猴;这就是事急之际赵甲想出的办法——只要把这软硬不吃的刺儿头宰了,到时血涨人威,再撒点银钱,剩下的逐利之徒不难打发。

  至于范命案的风险,他此时已顾不得。

  刀光如刺,刀风如割;赵甲此刀不留余地务求夺命,气势与风云游昨日所见的泼皮出手大不相同。

  但在观形之眼看来,还是太慢。

  当风云游一记正蹬轰中赵甲胸口的时候,那刀尖离它的目标还有十万八千里。

  中了这一脚,这条小两百斤的汉子好似纸糊木雕,整个倒飞回去,硬生生砸塌了一张硬木赌桌。大量的血沫自他嘴里涌出,洇湿了前胸的衣衫。

  这一下,赵甲却是有人搀扶也站不起来了。

  “这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头青。”圆脸赌客望着这一幕喃喃道,“这奶奶的是条猛龙来浅滩戏王八来了。”

  “你才是王八!”钟书生听见了身边的话语,不服回道。

  你们这帮白丁算个王八,那我怎么也得算条乌鳢吧?他想道,小爷可识字呢。

  赵甲这管街一倒,手下那七八个喽啰拔了刀便冲上来报仇。但这些技法生疏未曾习武的泼皮表现更是不堪,几息之间就被风云游抽陀螺般的挨个抽倒。

  一面倒的搏斗落幕,赌档之内的狼藉桌椅间,只剩风云游一人站着。

  这天下果然拳头最大,只是没想到,这少年两只拳头却比这赌档内所有的血煞帮帮众加起来还大——心中这般想着,申屠囚却是痛昏了过去。

  “七局七胜,共一千零二两。”

  少年拾起木桌上倾倒的牙筹筒,信步走到柜台前,对着双手抱头躲在木柜之后的几位女侍说道。

  “一千两就行,那二两你们拿去当赏钱,回头就说都被我拿走了。”

  眼见少女们都是一脸惊容,风云游还体贴地给出了一个微笑。

  只是他虽然笑得和煦,但映着周遭那些倒伏昏迷的汉子,怎么也没法让姑娘们觉得宽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