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三十八章一箭还一箭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一箭还一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来不在这第一重院子里,风云游心道。

  他刚刚对着两侧的厢房扫视一眼,发现是堆着杂物的仓库,便脚步不停,直入了第二重院子。

  第二重院子乃是沙莫邪平时起居待客的处所,中庭的四角草木亭亭净植,雅观别致,浑然没有寻常铁匠铺的烟熏火燎之气;但风云游甫一踏入雨廊,就见到了十一名持械青年立于院中,似是提前在这等他。

  “此处乃是我师大匠沙莫邪的私宅,你这歹人怎敢乱闯,还不速速退去!”

  这十一人俱是身穿玄色衣裤一副学徒打扮,看起来年纪从十六七岁到二十出头不等;除了前排的五人手持钢叉铁棍,站在台阶上的后列居然还端着两把长弓三把弩机。

  刚刚喊话的领头青年背负双手立于一旁,正是苏洛。

  “呵,你们这是早有准备,在这等着我呢?”

  风云游瞧着这一群半大小子严阵以待的模样,不禁有些莞尔。

  “我这人最是宽宏大量,只要你们把我的风拓棍还给我,我自当离去。”

  “不管你来寻什么,这儿都没有。”苏洛冷笑道:“我们也不是在这等你,只不过坊内弟子本来就打算在今日操练,你运气不好,正好撞了上来。”

  沙莫邪贪墨了风云游的风拓棍一事,除去高胜与苏洛两大弟子,剩下的学徒是不知晓的。今日这十人在这摆阵,乃是奉了苏洛的指令,眼下见了这一出,心里顿时各有想法。

  “你这说辞,骗得了你自己人吗?一个铁匠铺操练学徒,还需得带上强弓劲弩?”

  见了苏洛这颠倒黑白信口雌黄的样子,风云游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我看你们操持弓弩的手法也算娴熟,应当知道此等利器,如此距离下,发则杀人。你们都是些良家子弟,来这不过是想学门手艺,今日难不成为了他人的私欲黑心,就愿昧着良心脏了双手,摊上杀人的勾当?”

  风云游对着十名学徒说道,到了最后一句已是声色俱厉。

  沙莫邪行事不正,并不代表手下的学徒也都是些肮脏之人;面对一群受人驱策的半大小子,风云游心想总不能像打击血煞帮那样简单粗暴地尽数撂倒。

  果然,听了他的话,对面的学徒大半都眼中闪烁心生犹豫——沙莫邪自视甚高,平日收的学徒也都得是正经人家的子弟,要一句话就让他们取人性命,苏洛还没有这样的威望。

  此时,从后面追来的高胜也站在了第二重院子的门口,正好听到风云游的一席话,一时间脸上青白变幻,原本准备好的劝告也说不出口了。

  “师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苏洛左手边的学徒放下手里的长弓,面带瑟缩地嗫嚅道。

  “这事和你们没关系,都闪一边去,我自找沙莫邪分说。”眼见不战而屈人之兵,风云游抬脚正要上前,就被一支插在身前的利箭阻住了脚步。

  “风云游,我警告你,再往前一步,下一箭就是冲着你的头颅了。”

  一看自己人心生动摇,苏洛心中恼怒,当下就从身旁的学徒手中抢过了弓箭,悍然发了一矢。

  “你们平时吃的睡的学的,都是师父给的;这歹人三言两语挑拨是非,你们就连师父和师兄的话也不听了?!”

  苏洛口中厉喝,又当先开弓做了表率,顿时让学徒们心中一凛,手中垂下的家伙,又都提了起来。

  “我可没告诉过你我叫风云游,狐狸露了尾巴,还装不装?”苏洛心急之下口不择言,立时被风云游抓住。

  看着苏洛面上的窘迫,学徒们心下知晓对面的少年所言应是不虚,虽然手中未曾缴械,但眼中再无战意。

  三言两语间瓦解了对方的战意,风云游举步前趋,催鼓神足之力,打开观天神眼,将身侧的厢房一一查过。然而,念头一闪,就听见前方弓弦铮鸣,一支飞矢直奔眼眸激射而来。

  学徒人心已散,风云游显然也不愿退走,事急之下,莫邪制器的二师兄下了杀手。

  苏洛还记得一年前有一根完整的风拓木被带出昆虚山脉,最后辗转至内地,在竞价之下被卖到了四千两。当时,沙莫邪也不是没有想法,但不论是关系还是财富,这位赤沙大匠的积累都还不够,最后只能遗憾收场。

  此次,天赐风拓木至坊内,沙莫邪乃是志在必得,甚至不惜赌上自己多年来经营的名声。在此节中立下功劳者,说不得就能得传沙莫邪的“炼铁手”,成为赤沙城未来的又一位大匠。

  欲念驱使下,苏洛弓挽如月、心横如铁,出手就是必杀。

  昨日,陈安乐已将风云游的背景以及与血煞帮的仇怨向着沙莫邪全盘托出。在两家势力的帮衬下,射杀一位“强闯莫邪制器偷取配方”的山民,完全算不得什么大事——苏洛心中想道,脸上已然挂上笑容。

  想法很好,只可惜,箭没中。

  在跨入二阶炼骨境之后,风云游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电影中的美国队长,全力奔行之下速度可以达到八十公里每小时以上。苏洛此箭的初速不过四五十米每秒,完全在风云游的动态视觉覆盖范围内,而两人相距十数米的距离,也足够他完成肢体反应。

  眨眼间横跨庭院的锐矢,在风云游的手掌间戛然而止。

  “徒手抓箭,这怎么可能?”

  必杀一击以这种方式落空,苏洛的额头上霎时见汗,而他身边的学徒们更是目瞪口呆,愣在原地。

  “好,既然你要不死不休,我也还你一箭。”

  风云游回身走回雨廊之下,起脚就把一根三米高的廊柱踢歪,然后双手一拔,竟把整根木头扛上了肩膀。

  待他回身走出几步,那结构受损的长廊已在轰隆声中倒下了半段。

  如此木柱,少说有几百斤,要是被这样的“箭矢”射到,哪里还有命在?

  “风少侠,我看我们可能是有些误会。”

  生死关头,苏洛哪里还有原来的脾气,瞬间就服软求饶,心中将那陈安乐大骂不止。

  山中猎户,性子刚硬,没练过功夫,有一把子力气。苏洛回想起陈安乐的描述,心情如同连御数犬——这没练过功夫能徒手捉箭,一把子力气可以倒拔庭柱?

  眼看着风云游站定步子,托举木柱,即将出手,苏洛终于抑制不住恐惧狂呼起来。

  “少侠饶命,您的棍子就在书房之中……”

  话未说完,苏洛就见到被风云游推射而出的“木箭”在眼中不断放大,最后隔着他支起的双手撞在了胸膛之上。

  一“箭”下来,苏洛被轰飞倒地,生死不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