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一章 初试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初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边上等着的领路门人正要将众人领往初试场地,就见到一位衣着锦绣的公子哥被专人带着,越过了长长的队伍,一路就走到了案几之前。

  “刘师兄早。”

  这位一身墨绿绸缎长衫的公子哥显然与狂沙门负责登记的门人熟识,上来就毫无生疏地问好道。

  “李公子来了。甄师兄早就打过招呼,公子就不必登记了,正好跟着他们几个一块进去吧。”

  这位刘师兄见到来人,也自座位上站起身子,换上了副笑脸,浑然不似刚刚面对风云游等人的冷峻模样。

  “过了今日,以后可就得称呼李师弟了。”

  “到时思邈还需师兄多多照拂。”

  两人旁若无人地寒暄道,言语之中似乎都不觉得入门考对于这公子哥是个问题。

  客套几句后,李思邈也与风云游等人一道,被领着去了狂沙门的演武场。

  狂沙门的演武场作为一派之中使用最为频繁的场地,配置很是精良。

  演武场分为露天与不露天两部分,俱是夯实的黄土地。露天的部分比四百米大操场略大,侧畔立有数十个满是伤痕的硬木人靶、繁复的练力器械,以及一片下覆沙地的梅花桩林,校场尽头还有一座五米见方离地米许的石头擂台。不露天的部分比篮球场稍大,配有木柱撑起的天顶,方便雨天使用。

  此刻,露天的黄土场上初试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风云游抬眼望去,就见到三个半大小子正拎着两个石锁满头大汗地蹒跚前行,额上青筋暴绽得就要炸开。

  “薛师兄,人带到了,这是名单。”领路的门人将众人领到一旁伫立的三名考官身边,恭敬地向为首之人递上了记着各人信息的名册。

  “嗯,你回去吧。”主考官点了点头,又转头对身边两人说道:“你们看着点漏刻,这三人里有超时的就不让过。”

  吩咐了一句,他就转过身子,站到了众人的身前。

  此人年约三十,身形不算魁梧,但站姿却是昂藏挺拔,双眼之中神光内敛,看似敦厚,但目光扫过如同风沙席卷,让面前的考生们无不绷身肃容不敢造次。

  “我叫薛赤,乃是狂沙门的大师兄,门主的入室弟子,今日也是这初试的主考。”这大汉一边端详着眼前的考生,一边说道。

  “看到那边的三个石盘和三对石锁了吗?初试分三步,从那开始,先把三个百斤重的石盘从地上抓起举过头顶三次,这是第一步。”

  薛赤刚说完第一项,风云游就见到有几个考生脸上现出难色——这些个十几岁的半大少年,有些体重都还未过百,要举起这个重量,着实是不容易。

  “然后,双手拎起那对总重百斤的石锁,行至三十步外的白线再回到原位,这是第二步。”

  “最后,跑到演武场那头的梅花桩林,从一头上桩再从另一头下来,这是第三步。”

  “在漏刻里的水泄完前完成整个过程,就能进入第二轮复试。”

  听完薛赤口述规则,风云游环视了一眼众人的神色,发现钱雄飞一脸跃跃欲试,周忠则盯着远处那片两米高的绵延十多米规模的梅花桩林面现难色,反而是看起来文弱的李思邈一脸轻松最不在意。

  “对了,思邈你就不用参加这初试了,但下午甄师弟负责的二试还是要去。”

  薛赤出言把李思邈留下,然后也不管众人面色,就让身边的门人领着众人去了出发点。

  “凭什么那个富家子就不用排队和初试,还说什么规矩……”等到薛赤离得远了,周琦仿佛又喘上了气,嘴里嘟囔起来。众人之中,有些少年虽未出声附和,但从表情看显然也是不满。

  相比之下,风云游心中倒是释然。一是从初试管中窥豹,这入门考对他而言毫无难度;二则是前世也在职场跌打滚爬,知道这公平的规矩从来就不意味着平等。

  上一辈子,魔都各大投行里混吃等死的各类二代也是很多,他们不需要讨好上级和客户,不必劳心劳累就能坐享高薪——但对比他们所能带来的资源,这本就是应有的回报。

  说不得这李思邈就是个带资进组的,风云游心道。

  “时间到,褚荣、李阳没过,车瀚海进入下一轮。”众人刚刚在起点站定,就听到另一头薛赤中气十足的话音。尘埃落定后,除了成功的车瀚海如释重负,其余两人都垂头丧气,褚荣甚至抹起了眼泪。

  “下一轮,周琦、周忠、汪华准备。”

  待身旁的门人自备好的水缸中舀水将漏刻再次灌满,薛赤当即下令。

  “开始。”

  一声令下,考生当即行动起来。

  三人之中,周忠块头最大,只见他弯下身去腰胯一沉,就将百斤重的石盘捧到了胸口,然后稍稍蓄力便闷喝一声将其高举过顶。

  显然,百斤重的石盘还远未到周忠的极限,只见他扎稳马步,几息之中就将三次托举完成,那干净利落的动作看得身后的众人忍不住叫好。

  此时,同组的二人还未完成第二举。

  周忠身高一米九出头,再加上虎背熊腰,体重决计不下两百斤。这第二关里的两只石锁合起来也不到其体重的一半,自然无法带来任何困难。

  提着石锁,这看似二十七的十七岁少年依然健步如飞,等到组内第二个完成托举的周琦进入第二项时,他已行至白线,开始回程。

  “厉害啊忠哥,稳了!”

  见得刚认识的同伴表现出众,钱雄飞一阵兴高采烈,真心实意地为其喝彩。

  但这一路领先的“壮汉”,却是在梅花桩上遇到了难题。

  攀上了离地两米的梅花桩,原本沉稳扎实的周忠好似旱鸭子上了船,莫说前行,便是站直身子都有些难。

  这高大汉子每次起身迈步都摇摇晃晃,看得风云游几人捏了一把冷汗,几番拖延,却叫第二的周琦追了上来。

  好在周忠这家伙有些急智,眼见平衡困难,竟然四肢并用,整个人如同一大只螃蟹在梅花桩上横行起来,虽然提不起速度,却胜在一步一进极其稳当,最后与周琦一起抢在漏刻滴完前摸到了终点。

  “时间到,周忠、周琦通过,汪华失败。”随着薛赤的高声宣布,又是一轮结束。

  周忠通过之后没有马上离去,又回到了初试的起点,显然是想看看两位新交的好友表现如何,而那周琦不知怎的,也跟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