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二章 锋芒毕露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锋芒毕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恭喜啊忠哥,我就知道你肯定稳当!”

  就在钱雄飞说话的档口,下一组三人的初试已经开始。

  “俺是运气好。刚刚俺一上那梅花桩,就感觉天旋地转的,若不是想到俺家的牛四个蹄子走得稳,准是到不了了。”

  周忠听到夸奖,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

  “呵,我刚刚看到你趴下身子撅着个腚,居然在梅花桩上四脚并用,也是为你捏把汗啊。”跟在后头的周琦也是开口,只是嘴里说着捏把汗,语气却总不是那么个意思。

  “好在监考的师兄放得宽,没直接把你判作不合格。”安稳的过了一试,他又恢复了之前高高在上的刻薄劲,天然地对周边这些农猎子弟有些看不上眼:“这练武的事,可不是光有一把子力气就行的。”

  “你这人咋回事,舌头上是长着刺,就不能好好说话?”钱雄飞听了周琦的阴阳怪气,不悦地质问道,倒是周忠自己反而是点点头,一副听进去了的样子。

  虽然没有开口,但风云游倒是觉得哪怕周忠最后没有按时完成全程,也未必就会被淘汰——就在刚刚周忠展现过人的力量之时,他清晰地看到了薛赤脸上的满意神色,显然对这少年过人的体格满意非常。

  “嘿,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我这人就是直,有啥说啥。”

  周琦见周忠自己都没有反驳,气焰更盛;在他眼里,未来可能会是同门的周忠还算有些分量,至于风云游与钱雄飞,那不过就是个同程一段的过客。

  几人一通叙话,又是一组比试结束,却是三人全军覆没。

  “该你们上了,不用太大压力,你俩年纪小,今年不行,还能明年再来嘛。”

  周琦貌似和气地劝慰道,瞟着风云游的眼色却不太友善。

  从一开始,周琦对这毫无准备的少年就不是很看得上——为了这入门考,他已经反复准备了三年,可前两次还是功败垂成。风云游那对考试明明一无所知却又混不在意的表情,在周琦眼里看来,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一个山中猎户,居然还穿了一身棉衫,什么玩意儿。”周琦心中想道。

  在这大梁朝中,蚕丝织出的绫罗绸缎那是上层阶级的专属,类似周琦这种小有积蓄的人家则会用舒适的棉料,像周忠钱雄飞之类的普通人家,就只能穿粗糙硌人的麻布衣衫。

  而先秦时代普及如今已被逐渐淘汰的葛布,也就是边陲地区的山中居民才会使用。

  从一开始,冷眼旁观的风云游就注意到了身边各人的态度,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钱雄飞、风云游、聂明轩,三人准备。”

  薛赤高声说道,他身边的漏刻里已经装满了水,只待他一声令下,就会拔开插栓开始计时。

  “周忠,帮我拿一下棍子。”

  风云游将背上的风拓棍解下,递给了身后的周忠,然后转身预备——无人注意到接过棍子后周忠突变的脸色和前臂上拉紧的肌肉。

  “开始。”

  漏刻中水声一响,三人当即出动。

  风云游健步向前,微一弯腰就双手握住了石盘的两侧,动作之随意,就像是要拾起一个布袋。

  见了他的动作,旁观的考生顿时嗤笑出声。

  “用出这种姿势,这是脑子缺弦吗?举不起也就罢了,要是硬来,说不得就被那百斤的石盘伤了身子。”周琦心中已经笃定这少年过不了初试,顿时肆无忌惮地说道。

  但下一刻,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大约就是一次深呼吸的功夫,也没见风云游有什么发力的迹象,这百斤重的石盘就像是上头吊了根绳索,直上直下了三个来回。

  边上的聂明轩第一举正到了紧要关头,看见风云游魔鬼般的表现,差点就散了心气。

  放下石盘,风云游稳步前行,在经过石锁时双手随意一勾,就把两个各五十斤的负重提起。整个负重来回转眼间就被他走完,轻松地就像是拎着两个空菜篮子。

  “这是石头换了木头?”

  旁观的考生有的不敢置信地抹了抹眼睛,甚至怀疑就在刚刚有人给负重掉了包。

  “就是石头啊,你们看地上的脚印。”却是周忠说道。

  众人一看,风云游留在黄土地上的脚印轮廓清晰,下沉明显,显然就是负重的样子。

  “嘿,俺一开始看着这根棍子就觉得沉,但没想到这么沉。”

  周忠两手一松,手中竖提着的风拓棍就垂直下落,在地上砸出了一声闷响。

  “俺娘一直都说真人不露相,今儿可是见到真人了。”

  这大黑汉子咧开嘴,面向周琦憨笑着说道,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意有所指。

  在进入炼体二阶之后,风云游的身体素质已经达到了美队的水平。现在的他单臂至少能有两吨的静力输出,拉个直升机也不在话下,全力狂奔能够有八十公里每小时以上。若是在地形复杂的山地林间,即便是回到前世科技发达的地球,也绝不可能有什么机械车辆的速度能够与他相比。

  这种超人般的身体,对付初试这百把斤的水平,实在是割鸡用了牛刀了。

  说起来,风云游如今也是有功无法,但炼体本就是锤炼自身,功法从来都是一体。只需要会发劲,炼体高手就能打出百分百的伤害,不似炼气武者,有了功体还需要学会相应的杀招来配合真气特性。

  此前,风云游也曾想过是否将实力完全隐藏,搞些什么扮猪吃虎的戏码,但是思量之后还是否决。

  两世为人,他都是坦率直白的性子,最不喜欢的就是阴阳怪气笑里藏刀,尤其是这辈子与山间猛兽们相处久了,做事更是单刀直入,连口舌都不愿意多费。阿土伯整日挂在嘴上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吃亏是福”之类的人生哲学,他是真的半个字儿都不信。

  自从炼筋小成出猎山中,少年的“朋友圈”里就多是大虫熊罴,它们规避风险都是靠着锋芒毕露——不论是蹭树还是撒尿,都是为周遭有实力的对手划好红线,告诉它们,踩了红线即分生死。也只有这样把开罪于我的后果赤裸裸地放出来,才能让这些山中霸主们在这野蛮的丛林法则中谋得一片清净。

  而来到这赤沙城,风云游先被血煞帮豪夺,又遭沙莫邪巧取,便都是因为被这些没有眼力见儿的蠢材看作了无力自保的羔羊。

  不论是山中还是人世,只有亮出爪牙和利齿,豺狼们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