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三章 试探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试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钱雄飞提起石锁努力前冲的时候,风云游正在往梅花桩赶去。

  虽然没有刻意示弱,但他也没有全力以赴——风云游心中知道,初次亮相,超越常人几倍的天生神力是惊讶,而超过几十倍可能就是惊悚了。

  几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风云游行至梅花桩前不见减速,只是轻巧一跃就升上了两米高的桩头,足尖轻点飞起三大步,浮光掠影地横跨了整个桩林。

  薛赤转眼一看,漏刻中的水流才走了四分之一,脸上阴晴不定。

  很快,漏刻中的时光流走,最终钱雄飞顺利通过桩林落地,而聂明轩则未能达标。

  “你有拜师习武,这是带艺投师?”

  薛赤见三人比完,没有马上宣布结果,而是走到风云游的面前问道。

  “未曾,我从小在山中长大,这是第一次离开大风山,只是天生力气大些......”

  风云游按照想好的台词回道,但话没说完就见到这主考官蓦地欺身前探,流沙劲勃然而发,当胸就是一拳。

  薛赤这一击乃是由流沙劲驱动,浑然不似纯靠肉体力量的体修有着明显的发力预兆,再加上风云游毫无准备,根本来不及反应。

  躲避或是格挡的念头还未厘清,这一拳已命中了风云游的左胸。

  风云游本能的绷紧肌肉接下此拳,正要摆出自卫的架势,却发现薛赤已然收手归位。

  “你过了。”薛赤点点头,然后高声宣布:“风云游,钱雄飞通过,聂明轩淘汰。”

  就在刚刚,薛赤本欲震散风云游的身架,然后用柔力将少年推飞出去,以试出其真气的应激反应。然而他一拳击出,却如同命中了钢板,微一听劲,就知道这少年真的是筋有千钧力、骨似百锻钢,刚刚那超人的表现,显然还不是他的身体极限。

  天生神力,确实不是虚言。

  在江湖之中,要鉴别一人是否为炼气武者有两种方法。第一种为运使真气深入其丹田,感知之下一清二楚。

  不过,第一种办法虽然究竟,却很少被采用。上中下三丹田(分别为泥丸宫、绛宫、气海)乃是武者的命门气根,若是被人用真气制住,不仅所有秘密无所遁形,连性命都操持在他人一念之间,若是遇上某些特殊功法的修习者更是可能被留下暗手受制于人。

  这般行为如同逼人下跪,极具侮辱性;面对大概率会成为师弟的风云游,薛赤自然不取。

  第二种则是采用各种手段逼受试者自己露馅。

  武者积年累月修习武功,运使真气就如同操纵肢体一般成为本能,除非长年累月地经受特殊训练,断无法在下意识时控制。刚刚薛赤偷袭风云游,一是测试后者的肉体强度,二便是看看他在意外遇袭失去平衡之下是否会露出功夫。

  听到薛赤终于一锤定音,风云游虽然未能在电光火石间悟通关窍,但心中知晓,自己过了狂沙门大师兄这一关。

  小插曲一过,众人的喜悦霎时涌了上来。

  “风哥,你这可真是……”

  钱雄飞本想绞尽脑汁地想个出彩的夸赞,但奈何他下等出身大字不识,乃是个一句牛bi行天下的文盲,最后也只得悻悻地比了个大拇指,放过了颈上那颗空空如也的脑袋。

  “兵器还你。”另一边,周忠扛着风拓棍也凑到了风云游身边:“你这棍子可真是沉,要是俺来用,瞎挥两下准就没力了。”

  风云游将风拓棍插回背后,正想着谦虚两句,却被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

  “风老弟,你这表现也叫没准备过?这就一场比试,也没必要糊弄大家吧?”

  看了风云游比完后,众人连带薛赤都是一脸赞叹的模样,周琦心中酸味泛个不停,这嘴里的话语也愈发不中听起来。

  “哎,你这人不会说话能不能闭上嘴,自己讨不讨人厌心里没数吗?”钱雄飞性子刚烈,眼里容不得沙子,此刻又是第一个出言反怼:“风哥这般本事,对上这种连你都能过的关卡,哪还用得上准备?就你这点斤两,风哥还得专门费心思糊弄?你配吗?”

  被钱雄飞一顿抢白,周琦挂不住脸面,当即就想上前发作,但他一瞥见风云游眼里的玩味神色,就如同被一盆凉水浇个透彻,心头什么阴火阳火的都霎时缩了回去。

  风云游这一波过来的,除去李思邈外,一共十二人,如今全都考试完毕。最后入了第二场的五人中,便包含了他排队时的一串四人,也是很巧。

  每年狂沙门入门招收弟子,从郡中其他城池赶来的也是不少,是故门中都会安排简单的食宿。风云游三人比完初试又都顺利通过,便顺势前去饭堂,至于周琦,在与钱雄飞撕破脸皮后自然也没脸再凑将过来。

  虽然目前还算是外人,但狂沙门的招待倒也没有缺斤少两,完全是按照外门弟子的标准,不仅面食米饭管够,每人都还能分上一份肉蛋皆有的荤腥——对于大梁的底层人民而言,除了猎户,要天天吃上肉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午后,便是由狂沙门排名第二的入室弟子甄英杰负责的二试。

  未时(下午两点),通过第一轮的考生在演武场上齐聚,等待着比试开始。

  “各位,时辰到了,请站至我面前。”

  演武场顶端的垒石擂台上,一位身着明黄色武服的青年对着三三两两而立的众多考生喊道,他身材修长,剑眉星目,单论外貌,甚至不比风云游逊色。

  “我是甄英杰,狂沙门入室弟子,今日的入门考二试由我监考。”

  午饭之时,风云游就听人说起了狂沙门的内部架构。除去狂沙古奇作为门主之外,其弟烈沙古河则任副门主,与两位长老一道负责门内大小常务事宜。弟子之中,最为出众的两位便是今日所见的薛赤与甄英杰,前者负责外务堂,后者则统领传武堂。

  对于狂沙门的外门弟子而言,不论是功法、津贴,亦或是考评基本都在二师兄甄英杰的职权范围内,故而此刻校场上的许多考生都昂首挺胸打起精神,希望获得这位未来“顶头上司”的青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