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四章 二试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二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轮也是最后一轮,每位考生需要与考官在擂台上进行一对一的比试,我有言在先,这可不是切磋。”

  看到众人就位,甄英杰开始叙述二试规则。

  “凡是上台的,胜负生死伤残全都自负。我作为考官,会在擂台上执裁,若是有致残致死的危险我会尽力制止,但刀剑无眼,既然选择上台就要对自己在比试中受到的所有伤情负责。”

  这位主考官环视众人,面上的冷漠更胜穿过校场的寒风。

  “每场时间为一炷短香,如有一方出言认输,比赛即刻终止。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希望各位都不要逞强,该认输就认输,量力而行并不丢人。另外,唱名不立即上台,也算认输;不想参加的,可以随时离开。”

  一炷香的时长按照所燃香的不同长度,从五分钟到半个时辰不等,不过看到擂台旁的计时台上被整齐锯短的线香,风云游估计一场切磋的长度不会超过三分钟。

  按照目前场中百多人算,今天的比试怕是一直要比到晚上。

  “上场顺序按照上午通过一试的顺序排定,上台前,诸位考生可在擂台两边的武器架上自取一把兵器。待会钟响后薛子明第一位上场,可以开始热身了。”

  甄英杰说完,就走下擂台,与另外三位狂沙门弟子一道,在旁坐下,没有理会场下掀起的议论声。

  “胜负伤残自负,这是啥意思?合着等会入门没选上,回去还得少条腿?”

  有人不敢置信道。

  “没听甄师兄说了他会制止危险吗,招人而已怎么可能来真的?”

  议论纷纷中,百多名候选者无人退场,显然并不认为考官会在比试上真的下狠手。

  很快,热身时间过去。

  “薛子明上台,下一位宿昊天准备。”甄英杰话音不响,但声音却凝而不散传遍全场。

  “和同师弟,接下来就辛苦你了。”

  “师兄放心。”

  擂台之下的三位狂沙门弟子中,一位身穿赭色弟子服的门人起身说道,他在擂台两侧的兵器架上取了唯一的一把木质长剑,跃上了擂台。

  这人名叫邓和同,在狂沙门外门弟子中排行前列,一身狂沙劲修为达到了一阶巅峰;此时他立于擂台之上,一手背负、长剑斜指,很是有一派高手威风。

  “师兄,请指教。”

  他的对面,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的薛子明手中擎着一把亮银柳叶刀,恭敬说道。

  “你出招吧。”邓和同对于师兄的称呼不置可否,只是淡然出言。

  薛子明看着不大,但却有些刀术经验,他前手持刀稍作试探,见到邓和同完全不为所动,干脆就迈步前冲,辟出一刀斜斩。

  他当然砍不中。

  一刀不中,薛子明立刻收刀退守,却见对手未曾反击。

  “这是只守不攻,考校大伙的本事?”场下有人猜道:“我就说这选弟子怎么可能下狠手。”

  台上,薛子明也如是想,这让他的进攻欲望大为高涨,略微调整呼吸,就是连绵三刀递出。但他刀速虽快,却比不上邓和同的步法,即便竭尽全力地后招追前招,还是无功而返。

  正当薛子明身形微顿,打算换气调整的时候,邓和同却一改防守姿态,悍然反击。

  木剑钝笨,相比起薄锐的柳叶刀沉重许多。此刻邓和同闪电上步,运剑如棍,精准地砸在了薛子明的刀格上,竟然一击就把对方的武器击坠在地。

  兵器脱手,薛子明正要应激退后,却比不上对手的迅速追击;下砸的长剑去势未尽,就好似没有惯性般被再度拉起,重重地挑在了他的右腿弯。

  膝盖关节处受创,薛子明当即站架被破立足不稳,被邓和同接踵而至的贴山靠撞得倒飞出去。

  人未落地,杀机已刹那追及。

  电光火石间,薛子明望着破风而来在视野中不断放大的无锋木剑,只觉得杀气扑面,割体生疼,鼻端好似嗅到了鲜血。

  这一剑下来,我会死,他在心中喊道。

  “我认输!”

  呼喊声一脱口,那柄破风而来的木剑瞬间就横置于半空,薛子明眼耳边一清,这才感受到腿上的痛楚,与胸腔里心脏的狂跳,而他的面颊不知怎的也被划开了几道口子,正汨汨地渗着鲜血。

  不过四招,他后背上的衣衫竟然全部湿透。

  “下一个,宿昊天。”

  直到甄英杰淡漠的话音想起,薛子明才反应过来比试以自己认输结束,心中顿时满是羞耻;但他能做的也只不过是狼狈地爬起身来,将甩飞在地的柳叶刀送还刀架,再站回到擂台下的考生之中。

  此时,无人注意到校场边高两米有余的围墙上,探出了一个圆圆的小姑娘脑袋,好似一头机灵的小兽,眼光一转就悄悄地往擂台这边窥视。

  “路凌川,邓和同这用的是什么招啊?”

  小姑娘一眼望去,正见到薛子明被木剑逼得认输,便向身旁同样攀上墙头的青年问道。

  “这是灼沙掌的第一式荒沙刮骨,是用真气催使风沙进行切割杀伤的技法。能将掌法化作剑法使出,和同是将这一式修到了无招之境了。”

  姓路的青年说道,显然对这灼沙掌非常了解。

  “小锁儿,你寻我来帮你攀这墙头究竟是干嘛呀?虽然这是演武场不是传武阁,但要是被甄师兄发现了,少不了又得挨训。”

  江湖之中,功法武技向来是法不传六耳,故而演武场之类都会设上围墙防止随意围观,虽然今日这演武场中没有传功,但攀墙头终究算不得什么好事。

  “我这是要帮小姐找个人,你放心啦,你要是为了帮我被甄英杰骂了,回头小姐肯定去帮你找补回来。”小姑娘头上梳着个包子头,一边努力踮脚一边随口回道,显然下头垫着的米许高的桌子还不太够用。

  “路凌川,等会我找到了人,你就是帮了小姐的大忙了,等小姐过两天出了冷宫,一定有你好果子吃的!”

  听着小姑娘用宫斗小说的语句说着不着边的话语,路凌川只能无奈地笑笑,对身为内门弟子二阶贯通境巅峰的他而言,擂台上的对决不着四六,完全谈不上精彩。

  “路凌川,我要找一个叫风云游的,他身穿葛布衣衫梳个发髻,个头和你差不多高,你也帮我看看。”

  小锁儿小脚踮起,手上使劲,发力之下,连圆脸上的两根小眉毛都倒竖起来;可惜她终究身矮力弱,虽然勉强露出两只眼睛,却无法得到稳定清晰的视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