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五章 心性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心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擂台之上,宿昊天提着白蜡木制的大枪,双手抱拳行了一礼,然后便沉腰坐胯,将两米多长的大枪束在了腰间。

  他是有学过把式的。

  所谓把式,就是使用武器的技巧,落到长枪身上,无非就是扎、刺、挞、圈、拦、拿、扑、点等等,看似能把手中的百兵之王舞成一条大蟒,但没有功法的支撑,终究还是凡人的境界。

  此前上台的薛子明不过出了四刀,就被邓和同以泰山压顶的态势击败,整个过程仅维持了两个回合。前车之鉴在先,宿昊天认为最重要的是在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显出自己的功夫,方能得到考官的青眼。

  是故,少年吐气开声双臂翻飞,刹那间便用手头的大枪泼出了一片银芒。

  单论枪技,宿昊天已有所小成,枪头伸缩中每一秒都能点出数朵枪花,若是对上寻常人,一个照面就会被扎出成排的血洞。

  果然,面对密集的枪击,邓和同没有硬拆,而是顺势后退。

  迫退对手的宿昊天自以为得计,更是穷尽浑身解数,一点烂银枪尖好似被舞成了漫天飞蝗,于厉啸风声中向前罩去。

  “花里胡哨的可不管用。”台下的风云游出言评论道。

  邓和同几次退让,终于反戈一击。众人只见沉重的木剑劈斩而出,正中藏身红缨残影中的枪头本体,刹那间便让宿昊天的凌厉攻势如水中月般被搅个粉碎。

  一击建功,邓和同剑交左手,右手又是一掌拍出,真气牵引下,擂台石面上的沙尘凌空悬浮,以宿昊天为中心化作了游动的沙团,遮蔽了他全部的视野。

  飞沙蔽目,宿昊天丢失视野,心中战意顿时受挫。

  “左手。”

  慌乱之中,听得邓和同冷硬的声音响起,宿昊天刚要反应,左手背就是一阵剧痛,手中长枪提拉不住,当下脱手。

  “右腿。”

  “右臂……”

  众人眼中,邓和同言出剑随,指哪打哪,仿佛是在攻击一个人肉沙包,完全没有留手;而目不能视的宿昊天于混乱中接连受创,心智已然濒临崩溃。

  “左眼。”

  及至进攻宣言从肢体移到要害,宿昊天终于承受不住,完全崩溃。

  “我认输!”

  众人眼中,高速前刺的木剑从极动瞬间转为极静,剧烈的反差让人好似置身幻觉。

  狂沙散去,大汗淋漓的宿昊天便见到木剑顿挫的剑尖悬停在自己的眼眸之前,好似刚刚晚认输一秒,就会真的废去他的一只眼睛。

  直到邓和同收剑转身,大脑一片空白的考生才晃动着透支的身体,顶着几处挫伤的剧痛,蹒跚地走下了擂台。

  “这到底是考试还是殴打?”

  原本一片喑哑的演武场上,霎时沸反盈天。

  “甄师兄刚刚说了通过条件是什么来着?”钱雄飞问道,面上满是焦躁:“难不成是打赢那个考官?”

  宿昊天那手枪出如蛇探、一招之内点出漫天银芒的手段,刚刚钱雄飞看得是目眩神池,心中自认不及。眼下见到他也被不留情面地击败,一下子就有些乱了阵脚。

  “擂台旁的两排武器架上,却是只有一把木剑,其余全是真家伙,显然考官们对于这位‘和同’师兄压倒性的实力很有信心。”

  不同于钱雄飞的焦急,风云游冷静地分析道。

  “场上众人,都是没有练过武的,本身也缺乏搏杀经验,对上能运使真气的对手,根本毫无胜算。所以,这对决的关要,显然不是落在胜负之上。”

  被风云游气定神闲条理分明的思路一带,钱雄飞和周忠也逐渐平静下来。

  “这类压力测试下,要考的无非就是韧性、勇气、性格之类,我猜若是刚刚那个宿昊天最后咬紧牙关不认输,估计就能过了,总不可能真的废了人家一只眼睛。”

  如果每年招生收徒都要考出几十个残废来,别说狂沙门以后该如何招人,单是掌武院想必早就找上门去了。

  远处的墙头,努力露出大半个脑袋的小锁儿也鼓着小圆脸向着身边的路凌川发问:“邓和同这家伙怎么这般欺负人,我看那个被打的都快站不起来了。”

  “你不知道,先上来的这两人是被当做杀鸡儆猴的鸡了,和同这小子就是用这种压迫式的胜利来在这些考生面前立威,去了他们心中‘不是真打’的侥幸。不过,我听说邓师弟本就有施虐的恶癖,为了得到这个光明正大折磨人的机会可没少在甄师兄那儿花力气。”

  路凌川小声说道,一副热衷传谣的八卦姿态。

  “甄师兄设计此试是想测试他们的心性,从这一群小子里把不服输、骨头硬的挑出来。你也知道,门主宁愿收不知进退、死不悔改的下愚,也不要贪生怕死、畏首畏尾的上智。”

  “可我看话本里头说,修炼最重要的不是资质吗?资质不行怎么逆天?”小锁儿眨巴着眼睛,还是有些迷惑。

  “武道资质这个东西又不是上街买菜,新不新鲜指甲一掐就知道。大智大勇能够成就武道极意的豪杰,可不一定就是真气练得快的。否则谁上天榜就成了老天摇骰子,岂不让真英雄扼腕?”

  面对与古月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侍女,路凌川显得非常耐心。

  “我听说我们大梁最强的五大门派确实从六七岁的孩子开始培养,先通过教授打基础的基本功法来判断资质,然后择优真传。但那是中原武道辉煌之地才能有的玩法,我们赤沙城这凋敝边疆,哪有这么多好苗子可以挑选。”

  听了这一席话,小锁儿恍然大悟,频频点头,却也不知到底懂了没懂。

  不过,路凌川也有些话未说——流沙劲虽然是平沙郡有名的武道功决,却最高止步先天境界,故而也不似那些经、典级别的武道传承,需要从小择徒,最大化成就六阶天人七阶武圣的可能性。

  “下一位,侯飞白。”

  內视境的邓和同连败两人,总共也没出几招,脸上连滴汗都没出,自然不需要休息,故而甄英杰待宿昊天下了场,就直接唱名。

  这一次,上来的却是个衣衫褴褛、稍显瘦弱的半大小子。

  侯飞白身高不到一米七,身上的麻布衣衫上满是补丁。如今入冬的天气,他脚上却是穿着一双草鞋,看得台下的考生们都霎时觉得冬风呜咽得更响亮,冷得更刺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