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十六章 叠甲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六章 叠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兄,请了。”

  侯飞白在台上站定,抱剑草草行了一礼,显然心中对于这位“恃强凌弱”的师兄没有多少亲近的意愿。

  “递招吧。”

  邓和同见状心中略有不满,面上却无表现——待会,他手中的家伙自然会传递他的真情实感。

  侯飞白双腿分立,横成一字,一把单手长剑居然双手握持,剑锷立起,颇有些用刀的模样。

  “他没有使用兵器的经验。”

  台下众人中,精通把式的也有不少,马上就看出了这少年对于手中的利器,怕是没有半点理解和把握。

  众人却是不知,这小子家中贫穷,一家五口连顿顿果腹都有困难,哪里能拥有什么金铁用具,平日他打熬力气的用具,也不过是河边捡来的沉重石块罢了。

  侯飞白本就不通兵器,什么佯攻周旋、试探破绽也是一概不知。比试一开始,他疾冲两步就是劈剑如刀,莫说速度力量,便是动作都有些滑稽。

  面对空档如此大的进攻,邓和同完全不需要格挡。他微微侧身让出中线,避过了这记劈斩,然后双手斜提,木剑的剑身就狠狠地撞在了对手的小腹。

  这第三场的考生,居然是连第二招都未出就已经扑倒在地了。

  毫无保护的腹部被木剑砸中,侯飞白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被打成了几段,在肚里揪成一团痉挛打滚。他双臂肌肉束紧,几次发力想要起身,最后却都是颤抖着软倒下去。

  “剑都不会拿,你凭什么入门?”

  邓和同单手柱剑而立,冷笑着嘲讽道。

  “认输吧,你不可能过的,早点下台还能少受些苦。”

  考官的声音尖锐锋利,好似往棺材上钉下的铁钉。

  但倒在地上的侯飞白充耳不闻,他咬紧牙关伸出右手,想要去抓落在身边的长剑。

  一时间,演武场上的冬风也悄然止歇,氛围有些令人窒息。

  “听不懂人话吗?”

  邓和同起脚踢出,踏在侯飞白的肩膀,一下将他踹得翻滚出去。

  在参与比试前,邓和同就专门练习了特殊的击打手法,可以用流沙劲最大限度地制造疼痛,同时尽量少的伤害到考生的身体。刚刚这一击虽然是踢在肩膀,但入体的灼热真气却如同风沙般反复刺激神经,让侯飞白直觉得肩骨被巨石碾过。

  然而疼痛带来的也不总是屈服。

  冷汗把侯飞白披散的头发打湿,紧贴在他的头脸上,但隔着发丝,邓和同依然能看到其后充满愤恨的眼神。

  这种眼神,让今日自觉高高在上的考官很不喜欢。

  “不认输吗?还不够痛?”

  邓和同单手提起木剑,瞄准了侯飞白的肋下直插而下——这一击若是命中,将直接冲击没有肋骨保护的肝脏部分,所带来的剧烈疼痛能够令一位硬汉直接休克。

  “好了,侯飞白通过。”

  笔直下刺的木剑被甄英杰的喝令截停,邓和同收剑回身,面上似乎还有些戛然而止的遗憾。

  连续三场,终于出现了第一位成功入门的考生,这本该炒热全场的气氛;但刚刚侯飞白所遭受的“酷刑”历历在目,让这些年轻考生都如鲠在喉,心中战栗——演武场出口处,还能见到几位考生头也不回地弃考而去。

  “呵,这考试可真是……”

  钱雄飞见氛围压抑,本想说两句玩笑话,但瞥见风云游面上阴沉的表情,就又把话语吞了回去。

  从一开始,风云游就能猜到考试的用意,但刚刚邓和同的表现与其说是考试,不如说是施虐。他那种沉浸于角色并乐在其中的样子,让向来反感恃强凌弱的风云游有些不满。

  向弱者挥刀,酗霸凌如酒,这种行为少年最看不得。

  “下一位,游立辉;石保准备。”

  看到已经升级为“师弟”的侯飞白被门人小心地带下台去,甄英杰给了邓和同一个“火候够了”的眼神,然后继续唱名。

  ……

  二试的进程,要远比风云游预估的快。申时未到,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有四五十人完试,通过者大约占到了四分之一。

  进程快速,一是因为部分考生弃考,二也是大多数考生没有等到一炷香烧完就已经出了分晓。

  虽然从侯飞白开始,考生们就大概知晓了秘诀就是坚持,但落到自己头上终究是艰难。除去疼痛和死亡的威胁之外,还有十几名考生受不了众人旁观下邓和同的羞辱,被激得下台放弃。

  “下一位,李思邈;周忠准备。”

  擂台上人来人走,终于要轮到风云游几人了。

  好在侯飞白之后,邓和同的压力尺度有所减小,更多的是依靠杀意来培植恐惧,而非单纯使用疼痛进行折磨,让各位考生的信心有所回升。

  至于李思邈,他显然不需要如同普通弟子一般备受考验。甫一上台,甄英杰与邓和同就对他点头微笑示意,等到公子哥流程性地挨了几下,就放他过去了。

  擂台下依旧在等待的周琦见此,顿时又愤世嫉俗的讽刺个不停。

  终于,随着钱雄飞激情洋溢的鼓劲声,周忠上台了。

  这条年轻的猛汉提了一把关刀上台,凶悍的模样引起了台下一阵惊呼,但等到比试开始,却是挥舞了几下就当成了盾牌,沉默的抵挡着邓和同木剑的攻势,再也不出一刀。

  不论考官如何挑拨创伤,顶着各处乌青的周忠就是闷不吭声,只余一双牛眼瞪得滚圆,盯着对手的动作,随时准备用更好的姿势叠甲。

  “你这是属乌龟的?就知道缩进壳子里挨打?”

  几个回合的逼迫下来,见周忠不为所动,邓和同出言挑衅道。

  “你要不就打死俺,要不就让俺入门去。”

  周忠把面目藏在架起的双臂中间,只露出一双警惕的牛眼,闷声说道。

  凭借一副固执的牛样,周忠顺利通过。

  周忠之后,轮到了周琦。

  他显然受到了前一位的本家启发,上台之后战意全无,意思性的进攻之后就一副“请毒打我”的模样。

  但看似同样的应对最后却有不同的结果——这位殚精竭虑的十八岁青年比到一半就被甄英杰筛下。

  “师兄,凭什么?我没有认输啊!”

  以为自己十拿九稳的周琦如遭雷殛,再不复上台时的恭顺模样,质问道。

  “你以为我们是要选什么,选个最能挨打的?”

  却是邓和同哂笑着反问道。

  “那周忠凭什么过?”

  自命不凡的周琦显然不服。

  “呵,周师弟身材高大,身形不够灵便,专注防守是为策略。从头到尾他双眼都锁在我身上,心中战意未丧,可以说是只守不攻。”

  周忠才通过二试,邓和同嘴上已经换了称呼。

  “你呢?人还没上擂台,心里已经没有比试二字,从里到外都是等着挨打的模样,就这本事还想入我门中?”

  众人旁观之下,邓和同依然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

  “那前头那个李思邈凭什么就能过,他一试都没考,二试也是全凭你们放水作弊,他有什么本事?堂堂狂沙门就没有公平吗?”

  连考三年尽皆失败,周琦梗着脖子不愿下台,也不管邓和同面色铁青,就把心里话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

  这一下,邓和同也被他噎在了原地。

  “能够让考官放水,这就是本事;把机会留给有本事的人,这就是公平。”

  正在这时,甄英杰却是开口,两句话斩钉截铁,把场下的喧哗压下。

  “下一位风云游,钱雄飞准备。”

  狂沙门二师兄唱名道,左手一挥,就有风沙平地而起,把周琦送下了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