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五十章 擒虎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擒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演武场上,风云游的咆哮穿云裂石、拔地而起,好似猛虎踞山威风酷烈,把沙莫邪、陈安乐二人骇得面色青白耳膜剧震。

  偌大校场竟被凝噎,半晌无人说话。

  望着千夫所指下依然意气飞扬的风云游,钱雄飞周忠等人心中震撼,再不相信沙陈二人给他安上的污名——这样骄傲的大丈夫,不可能如此小人行事。

  “风云游,你小子休要猖狂,有甄首座在此处主持公道,你还敢想反抗不成?”

  终于,沙莫邪厉声喝道,心里却不自觉的想起了那日屋墙被风云游一脚踢爆的场景。

  不知怎的,他每与这少年当面,都如同对峙猛虎,不由得就要心惊胆战。

  甄英杰被沙莫邪推上了前台,却没有马上接口,反而用凤目深深地看了后者一眼。于沉默中,他好似得到了什么保证,终于开了尊口。

  “我既开口,这事就这样定了。沙先生,你自上来取你的风拓木,我保你无忧。”

  甄英杰的声线冷清依旧,一身明黄色入室弟子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好似完全没有把风云游放在眼里。

  只有校场上几位狂沙门的门人还有薅了流沙劲羊毛的风云游才能感知到,整个擂台附近所有的砂砾都异常地沉寂下来,于风息之中岿然不动。

  好似枕戈待战的士兵。

  让沙莫邪上台去风云游手中取风拓木对他而言无异于去虎口拔牙,但众目睽睽之下,饶是沙莫邪这个伪君子,也做不出遣弟子代取的窝囊行径。

  “好,多谢甄首座。”

  沙莫邪吞了吞口水,强行定了定神,就顶着风云游刀子般的逼视一路爬上了擂台,但等行至风云游面前数步,他终于还是乱了心神踌躇不前。

  以风云游的蛮力,若是当面不管不顾一拳轰来,恐怕他沙某人的脑壳就会像西瓜一样爆成漫天红泥。

  看着甄英杰还背负双手站在擂台的另一侧,沙莫邪不由担心这位声名在外的三阶巅峰高手是否能及时救得下他。

  “沙莫邪,你还记得那日我的话吗?你哪只爪子敢碰我的风拓棍,我就废了哪只。”

  看着这条六神无主的老豺,风云游轻蔑地嗤笑道。

  被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赤沙大匠终于心下一横,鼓起勇气双手一把抓在了风云游插入石面的长棍之上。

  宝物入手,沙莫邪正待发力取回,便感到恶风袭来。

  见几次警告之下沙莫邪还是不知悔改,风云游左手暴长五指箕张,再不留情。

  这爪若是落实,瞬间能把他的一只小臂捏得粉碎。

  “放肆!”

  甄英杰见到风云游悍然动手,眼中怒意一闪,霎时起脚前踏催发流沙劲。一脚踏下,风云游脚边垒石的缝隙中就猛然窜起一条沙龙咬住他的手腕,将其去势制止。

  手腕受击,风云游却是不管不顾,筋肉绷紧便要二次发力,誓要废掉沙莫邪的左手。

  此时,砂流纠缠在风云游左小臂上回旋不止,但除了摩擦出的刺耳鸣声,却无法伤到少年分毫。

  一击无用,甄英杰左手虚握,沙流当即降速凝成沙索,这才将风云游的左臂锁死。

  电光石火间,两人便几度交手较劲,速度之快场中只有几位达到內视境的武者才能勉强看得分明。而空有一身贯通境内力的沙莫邪,更是直到风云游袭来的左臂悬停半空才反应过来。

  全力而发的风云游身上气血疯狂轮转,体内心脏起搏如鼓,血液奔流似江。虽然少年被甄英杰的沙索拉住,沙莫邪却感觉自己正面对着一道蓄势到了极限的水坝,一旦崩毁就会将他碾得粉身碎骨。

  狮虎暴怒,豺狗终究难当。

  恐惧之下沙莫邪再也不顾手里握住的风拓棍,踉跄地倒退几步,当即就转身逃下了擂台。

  “撒开!”

  风云游力从地起,爆喝一声,竟然将左臂的沙锁崩断。他右手拔起深入垒石的风拓棍,飞身一跃,如同鹰隼扑兔,举棍就向逃跑的沙莫邪轰去。

  身为狂沙门修为排入前十的高手,出手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子挣脱,这让甄英杰如何能忍。他单掌虚劈,一道数米长的恐怖沙刃瞬间成型,带着蜂鸣朝着风云游的后背急追而至。

  以这招割沙的威势,就是三重钢板甲也能一刀两断,即便以风云游移山之力二阶的防御,也绝不可能硬吃得下。

  飞跃之中,风云游听到背后的动静,当即凌空旋身,凭借观形之眼的透视神通,一棍劈在沙刃的结构弱点之上。

  寒铁与沙刀交击,震耳欲聋的音爆瞬间席卷全场。

  风云游此棍含怒而发,棍稍甚至在空气中压出了锥形雾气,竟是一击就将沙刃打爆。

  霎时,演武场中砂砾飞溅,好似来了一招大范围无差别的荒沙刮骨,旁观的考生皮肉衣服多少都被划伤。

  “什么?这小子居然正面破去了甄师兄的割沙?”

  旁观的邓和同虽然未曾修炼狂沙刀,但却深知那道沙刃的恐怖威力,心中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甄英杰一招失策,风云游当即借力飞遁,朝沙莫邪飞速迫近。

  “好个天生神力。”

  这下,狂沙门的二师兄终于动了真火。

  校场的地面大片的沙流汇聚,化作四道沙柱冲天而起,将刚刚落地的风云游四肢全部锁死。

  “狂沙刀,葬沙!”

  路凌川口中喃喃,显然也被这毫无烟火气的一手所震撼——整场战斗,甄英杰完全依靠流沙劲控沙应对,没有离开原地一步。

  “甄师兄不声不响的,居然把葬沙也练到了无招之境,怕是能够和薛师兄五五开了。”

  “小锁儿怎么还没把小姐找来,再晚点可得坏事!”

  作为门中“老人”,他知道古月若是打定主意,什么门禁都关她不住。

  四肢被控,风云游的脊柱大龙如同龙游浅滩,再无法聚力——若是与钢铁等死物对抗,少年或许还能依靠蛮力挣脱,但葬沙刀法制造的沙柱却是刚柔结合,毫无破绽。

  譬如当日的赤虎君,纵横驰骋间,转眼已入死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