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五十一章 古月的刁蛮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古月的刁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得风云游被擒,刚刚还四肢并用疯狂逃窜的沙莫邪终于可以站直身子,抹去额上的冷汗。

  直到此时,他才感受到背上被残沙镖中的火辣疼痛,但看到风云游兀自紧攥在手中的风拓棍,沙莫邪顿觉所有的布置与付出都是值得的。

  “今日若非甄首座仗义出手,我等断不能降服此僚,狂沙门与甄首座的恩情,我沙莫邪铭记五内,莫不敢忘!”

  沙莫邪整理了身上脏乱的衣袍,向着漫步走来的甄英杰恭敬作揖。

  “无妨,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

  甄英杰虽然从始至终都未使出全力,但心下也被风云游的战力所震惊——这般体魄前所未见,若真是天资所授,入得门来说不定几年就能与他并肩而立、分庭抗礼。

  “山间野人虽然凶蛮,但再不服教化,也逃不出甄师兄您的手掌心。”

  仇敌被缚,陈安乐眉宇间的愁云尽去。他刚刚亲眼见得甄英杰翻手间显露的威能,此时说话更见谄媚。

  “哼,风云游,你凭着蛮力纵横山野,却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我们这赤沙城,占着理字的,才能走得宽。”

  血煞帮的少帮主以一副得胜者的姿态谆谆教导道。

  “风云游你天资卓绝前途无量,为了一身外之物实在不必如此。”甄英杰走到风云游面前,状似惋惜地说道。

  只可惜,少年的面上没有露出哪怕一丝的后悔与畏惧。

  “那这根风拓木,就物归原主吧。”

  他伸手抓住风云游右手中的长棍,发力一拔,却不能撼动分毫。

  “呵,还不悔悟吗?”

  甄英杰直视着少年幽深似渊海般的左目,他看到倒映其中的俊朗青年和那人脸上的嘲弄。

  不知怎的,他心头一凛,收敛了表情。

  “此人冥顽不灵,甄首座不如便废了他的右臂,也免得他以后再仗势行凶。”

  沙莫邪侧立在旁,进言如同蛇蝎。

  陈安乐与沙莫邪百般谋划,买通考生掐准时间,就是为了此刻。只有将风云游彻底按死,这位血煞帮的少帮主才能证明自己有资格带领血煞帮,能够搞定一切得罪自己的对手。

  虽然爱惜羽毛的甄英杰此刻未必会让沙陈二人取了风云游的性命,但只要过了今日,事情的“真相”就会被坐实。从今往后,风云游在赤沙城内将会头顶强抢伤人的恶名,别说拜入狂沙门、铁衣门之类的门派,就是想找个谋生的活计,都绝不可能。

  到时,若这小子识相的溜回大风山则罢了,假使他还要报复,那便是被掌武司挂上集恶榜,成为人人诛之而后快的奸邪之徒也大有可能。

  甄英杰闻言,似有意动。他右手虚握,流沙劲霎时催而不发,只需一个念头就能把风云游右臂上的沙锁化作荆棘飞轮,把其内的血肉锯的稀烂。

  “沙莫邪,你怙恶不悛,却是不知死期将至。”

  杀机感应下,风云游身上汗毛立起。他将丹田内所有的神足真气全部转化为流沙劲,只待甄英杰变幻沙锁,就能为自己挣得一丝转机,脱困而出。

  出其不意之下,他随手就能让沙莫邪命丧黄泉,再与甄英杰殊死一搏。

  只是这必然会暴露他“偷学”流沙劲的事实,即便能逃出生天,赤沙城也是待不下去了。

  千钧一发的关头,校场之外传来了一声娇吒。

  “甄英杰你个蠢蛋,还不给我住手!”

  却是关键时刻,小锁儿终于把自家小姐请到了。

  自从离开大风山,古月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已经被关了大半个月,其中除了古奇恼怒她离家出走去寻白蛇神之外,也是因为要每日给她灌下滋补参汤,弥补被白蛇神寒气波及后损伤的元气。

  虽然十几日的冒险确实让古大小姐找到了朱果,但沈有司的逝去也让她痛定思痛,再不复原来的我行我素。

  今日听闻小侍女来报说风云游真的应约赴试,古月本是喜悦万分,再听到有人上门来找他的麻烦,自然是当仁不让就要赶来。若非由于门人的阻拦纠葛了一会,本来她早该到了。

  古月为了抄近路,没有绕去演武场的正门,而是从之前小锁儿扒墙的地方飞身而入,在经过路凌川的时候,顺便还给了他一个“你小子很上道,以后我罩你”的眼神。

  可怜小锁儿迈着小短腿一路狂追,最后却被两米多高的院墙阻住,只得停在原地,嘀咕着什么“就欺负我个头小不会武功”之类的碎碎念。

  “小师妹,你怎么来了?”狂沙门中,只有入门最早的入室弟子会叫古月小师妹;此刻见到她前来,甄英杰很是意外:“师父不是不让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甄英杰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师弟?”

  看到这位以嚣张跋扈出名的大小姐如此不给甄首座面子,沙陈二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妙。

  “小师妹你有所不知,此人名叫风云游,虽然也是考生,却还未能入门。他……”

  甄英杰当然知道自家师妹的脾气,只是耐着性子解释。

  “未能入门?小锁儿都和我说了,之前考试的时候考官压根就不是对手,怎么就入不了门?”

  古月又是一顿抢白,完全不顾边上邓和同铁锅般的脸色。

  古大小姐虽然不知道风云游功力再进,但仅是在大风山中,少年就显露出了超越寻常內视境的实力,绝不可能过不了区区入门考。

  “古小姐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风云游此前仗着勇力强闯沙先生的后院,不仅伤了人还抢走了他手中这根名贵的风拓木。今日我与沙先生前来讨还,若非贵门甄首座出手,恐怕又要被此僚伤了数人。”

  陈安乐虽然在赤沙城中也算是个人物,但却一直没有机会混入古家、张家等层级的二代圈子中。此时他见到以美貌与刁蛮著称的古月真人,便想多多表现、出出风头。

  这一番话,陈少帮主说的是眼神真挚、表情到位,很努力的表现出谦然君子的姿态。

  但回复他的只是古月不屑的冷哼。

  “甄英杰,你平日就和这种满口搬弄是非的渣滓为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