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五十三章 陈平之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陈平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阎王点名的陈安乐强行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豁出最后的急智组织说辞。

  “风兄弟见谅,小弟我是被沙莫邪送的一千两银子给迷得昏了头,做下这等错事。回头我就再补上千两一共两千两银送到风兄弟府上赔罪。”

  “陈安乐,我的身名与这根风拓棍加起来就值两千两?”

  风云游素手一振,将风拓棍下端六个寒铁环上的鲜血与唾液甩入了泥土。

  “两千两当然是不够的,只要风兄弟说个数,我血煞帮定然让兄弟满意。”

  之前为了弥补鸿运斋的亏空,陈安乐已经支了上千两银子出去,刚刚许诺的两千两光凭他现在是万万拿不出的——沙莫邪是许诺了千两银的报酬,但那得等到风拓木到手之后。

  可不管之后如何实现,此刻的城下之盟由不得他说一个不字。

  “安乐哥之前也说了,你和沙莫邪乃是知交,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厚此薄彼。”

  风云游看着战战兢兢的血煞帮众人,突然有些失了兴致。

  “钱我就不要了,我今日也取安乐哥两条胳膊,当做赔礼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安乐心知风云游绝不可能放他全身而退。作为帮派中长成的浑人,他很想仗着血性放手一搏,但依照风云游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到时可能就不是双手那么简单了。

  “好,今日之果乃我咎由自取,两条胳膊恰如其分。”

  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他终究比沙莫邪多了些骨气。

  陈安乐翻转右掌暗运功力,将家传煞血手催至巅峰,掌面霎时浓黑如墨。他眼中厉光一显,右手就朝左上臂按下,然后随着阴毒掌力腐蚀经络肌肉的嘶嘶声,一路下拉到手腕。

  右掌收回,陈安乐左臂上朽烂的衣袖便随风而落,露出其下紫黑糜烂的肌体。从今往后,他这条左臂莫说养劲练武,便是端个茶杯恐怕都力有未逮。

  用如此残酷的方式自毁一臂,安乐哥竟然牙关紧咬、一声未出,让看不起他的古月也面露异色。

  “风云游,一条胳膊到账了。”

  陈安乐额上汗如雨下,面颊肌肉因剧痛而痉挛不止,但他还是强行挤出了一个洒脱的微笑。

  “这第二条胳膊,还劳烦你自己来取。今日事后,我们血煞帮与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也请你高抬贵手,不再与我的弟兄为难。”

  观其行听其言,随行而来的血煞帮帮众都面现悲愤,之前对风云游的恐惧再无踪影。

  “好,安乐哥,今日之后,只要你们不来惹我,我自不会再找上你们血煞帮。”

  风云游点头答道,收敛了眼里的鄙夷——对于硬骨头他向来高看一眼。

  少年伸展右臂擎起长棍就要动手,正在此时,却有一声疾呼将他的动作打断。

  “风少侠且慢!”

  声音未落,众人就看见一人排开人群飞速靠近,几步腾挪就靠到了陈安乐身边。

  来人留着长须戴着高冠,身着玄色绸袍一副文士风范,正是血煞帮帮主陈平之。

  “爹爹,你怎么来了。”

  陈安乐惊呼道,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但陈平之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再不理会。

  “甄首座,古小姐。”

  陈平之对着甄英杰与古月微微点头致意,显然与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

  “阁下一定是风少侠吧。”陈平之开口说道,“鄙人陈平之,忝为血煞帮帮主,陈安乐这不成器的正是犬子。”

  赶来途中,陈平之借着风声大致听到了此间的几句对白,对现下的局面便有了个基本的把握。

  作为血煞帮的创建者,他虽然不再负责帮中常务,实际上对于内部上下的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哪里是陈安乐想瞒就能瞒住的。事发后他假装不知,不曾参与危机决策,无非是想让自己的独子能多些历练。

  自鸿运斋出事,耳目灵通的陈平之就开始细致调查风云游的背景,及至今日终于把这位能够猎杀赤虎君的风家村猎户和狂沙门古月深入大风山一事联系上。

  正当他觉得此人棘手需要让陈安乐从长计议的时候,才知晓自己的好儿子已经会同沙莫邪去了狂沙门,要给与风云游致命一击。

  当下,他就感觉事情要遭。

  只是没想到,紧赶慢赶,最后还是没来得及。

  “未曾想到第一次见面就是这般境况,真是让陈某惭愧。我近几年淡出帮中事物,没想到疏于管教之下犬子就犯下如此大错。”

  陈平之没有揣着明白当糊涂,在狂沙门面前,他深知血煞帮没有糊弄耍赖的资本。

  “只是犬子如今自残身躯,已付出了巨大代价,难道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看到这位陈帮主行事说话温文尔雅,全然没有帮派中人的习气,风云游倒是有些意外。

  “陈帮主乃是一帮魁首,应当知道凡行事出格必有后果,令公子两次欲置我于险地,现在让我手下留情,岂非笑话。”

  风云游虽然曾在红旗下的文明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相比于此世的江湖中人,对人命有着更高的敬畏,但屡次被陈安乐犯上门来,心中也再无怜悯。

  “我愿用五千两银换安乐这一条右臂。”

  陈平之开出的价格,即便是甄英杰和古月也耸然动容。

  狂沙门是赤沙城甚至平沙郡内最大的武道宗派,不计附庸,直属的门人弟子就有千人不止,但每年的进项也只有五六万两上下。风云游只要点头应下这笔巨款,这辈子就算是天天吃喝嫖也足够安享晚年了。

  但陈平之并没有等到想要的回应。

  “好,好啊。”血煞帮帮主微微摇头,感慨道。

  “我自小混迹街头,年轻时做的也是刀口舔血的买卖,知晓这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道理。若那时的我与你易地而处,我也不肯的。”

  就在说话的当口,陈平之提运真气于左手,竟是突然出手。

  真气感应之下,风云游第一时间就应激防御,却发现对方劈出的手刀非为伤人,而是砍向了自己的右手。

  掌刀劈下,血光乍现。

  “风少侠,不知我这做爹爹的右臂,能不能换下我儿的那只。”

  陈平之不管断肘处的伤口,弯腰捡起落地的右臂,递到了风云游的面前。

  这一刻,血煞帮的陈帮主依然是和善的口吻,但风云游却看到了他当年仗之纵横赤沙黑道的峥嵘。

  “爹爹!”

  看到父亲为自己断臂求饶,陈安乐目眦欲裂,却被陈平之转身一脚踹倒。

  “闭嘴。”

  父亲轻声说道,积威之下霎时就让儿子住嘴。

  “陈帮主当真了得。”

  这一出严父救子的戏码看得在场许多人深受震撼、眼眶湿润,但在风云游眼里却是陈平之以退为进的策略。

  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能说不行么?

  “我和陈安乐恩怨已了,您请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