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五十八章 历史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历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狂沙门门中针对新进弟子设有四门常备课程,分别是功、法、技、策。

  其中功课乃是教授流沙劲以及炼气相关的课程,法课则教授狂沙门内包含狂沙刀、灼沙掌在内的几门杀法绝学,技课专注实战模拟与对抗,而策课在普及基础的文化课之余(识字等等),还会传授江湖见闻与武道历史等等。

  功法的课程主要是传授心法以及答疑,故而每月会有一课,平日主要靠弟子们自主修炼。技课则每旬会有一节,且常会有新老弟子合练。至于策课只对于新进弟子开设,每日开课半日,持续一个季度。

  辰时(早上七点),演武场中众人双腿盘坐与细沙之上,正在听授课老师简述武道的发展。

  “根据夏商记载的只言片语,上古之时天地间的主角都是些先天强横的神兽,据说它们吞云吐雾、神通无极,拔山倒海只在翻手。”

  授课老师乃是一位三阶的入室弟子,看起来大约在二十六七的年纪,虽然身着武服依然温文尔雅,名叫程力夫。

  “彼时我们人族极弱,就靠着给龙族服务建立了夏朝——说是朝代,实际上只能算是仰仗着龙族得以有繁衍生息之地吧。后来的商朝与西周也是一样的性质,只不过兴替之间所交好的神兽变为了玄鸟和凤凰。”

  程力夫据说少时读过私塾,算是门中弟子里少数入门前就识字知礼的。

  “后来,天道转轮,蛮荒神兽们搏杀征伐,加之繁衍困难,数量越来越稀少,而我们人族却发展的顺风顺水,这世间的强弱就转了过来。我们人族与兽蛮等族群广大、数目众多的种族逐渐占据了优势。”

  说到老祖宗们终于雄起,程力夫也显得兴致勃勃。

  “西周之末,周幽王因为王宫中供奉的最后一只凤凰涅槃而烽火唤诸侯,彻底暴露了周天子的孱弱,令西周灭亡。之后为避兽蛮等外患威胁,即位的平王东迁首都,东周的世代开始。”

  “春秋战国两代,是我们人族的黄金时代。诸子出世,机关炼器之道给与了人族第一次能够与蛮荒异兽掰腕子的能力,诸国筚路蓝缕,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尺寸之地。”

  说到人族崛起的段落,程力夫的眼中好似放出光来。

  “战国初期,兵家创立了武道,秦国则在商鞅的带领之下率先变法,定国策为‘农战’,只有农事与武道可以封爵,让秦国国力攀升,最后一统诸国。”

  “曾经与诸夏各国毗邻而居的兽蛮部落也尽数被驱逐到了东北方,可惜这些畜生也偷师并改良了兵家的体修功法,再次崛起与北陆。”

  说到此节,程力夫不禁扼腕叹息,显然对历史代入甚深。

  “至于上古时期制霸的那些蛮荒异兽大多都逐渐凋零,按照史书记载汉朝朝廷内还设有御龙大夫豢养龙类,但据说汉室衰败后御龙们死的死走的走,从此人世间就再也没有真龙现身了。”

  场中弟子们大都不曾修习史学,龙对他们而言完全就是神话中的图腾,此刻听闻这些光怪陆离之兽不仅有史载,更曾一度占据这片天地,都感到不可思议。

  “如之前所说,我将会同时担任你们功与策两课的老师,所以虽然今日上午是功课下午才是策课,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先让你们明白自己所修之道的由来,便调整了下内容顺序。”

  程力夫站的久了,便也在风云游等人的对面坐下。众人此刻所在乃是校场边缘,远处还有些其他师兄正在习练武技。

  “武道的由来你们已经知晓,接下来我就说一说真气的本质。”

  刚刚聊历史,新弟子中类似周忠之类的大老粗都听得昏昏欲睡,现在程力夫一提真气,这些人都霎时活了过来。

  “天地之间所有飞禽走兽捕猎奔逃都是依靠体内的生机提供活力,而进食消化也是抢夺他人生机化为己用的过程——我们所修的真气,也是由生机转化而来。”

  “当初的兵家先贤最初创下了的就是转化与积累生机的方法。不论是体修还是气修,无非是把生机提炼成了血气与真气,前者化入肌骨强化肉身,而后者则存入丹田待时而发。”

  程力夫于话间稍稍停歇,便有弟子发问。

  “那血气真气同出一源,如果有人体气双修,岂不是要抢起来?”

  “你说的不错,故而若非天资绝顶者,常人行体气双修乃是事倍功半。”

  被打断的程力夫倒没有生气,反而赞许的回答道。

  “你看我狂沙门中招收弟子最小的也要十二岁,便是考虑到这一点。对于低于十二岁的童子而言,不仅理解能力和意志力不足,生机也还不够旺盛,修行效率较为低下。”

  难怪我这神足之力天天修习,几幅观想图景都练得轻车熟路也毫无进展,感情所有的弹药都被我贡献到移山之力那边去了。风云游听到此处,终于解除了心中的一个疑惑。

  “不过,体修与气修虽然在力境三阶之中都仰仗转化肉体生机,但在气境之后就分道扬镳了。达到三阶后,体修武者肉身全面强化,将达到血脉返祖的境界,能够挖掘出自身血脉中隐伏的神通与力量,血脉浓郁者更是能觉醒‘蛮荒本相’,战力非凡。”

  “不过我们人族血脉纯净,挖掘血脉后提升也只是平平,不如兽蛮蛮荒本相的厉害,所以大梁朝内体修者甚少,几乎全部转为气修。”

  程力夫见众人没有其他问题,继续说道。

  “我等气修武者则会抛弃生机之力,完成‘天人交感’后引先天之气入体。及至五阶元磁境,更是能抗拒大地元磁之力,凌空虚度如同陆地神仙。”

  听着诸如“蛮荒本相”、“凌空虚度”等等逼格无限的词语,诸弟子们都如痴如醉,满脸向往。

  “知其所以然之后,我们再来谈所谓练武的天资。”

  “所谓天资也有多种,生机尤其茁壮者为一,炼精化气极其高效者为二,感应先天特别敏锐者为三。及至六阶天人境之后,若要意破天门修成武圣,据说还需要有领悟武道之极意的天资,不过那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了。”

  谈到武圣,众人脸上满是憧憬,此刻只有程力夫知道,宗师到武圣之间的那道天门关,究竟离这些边疆小城的武道学徒有多遥远。

  “好了,今日策课到此为止。诸位师弟可去外门弟子的饭堂用饭,饭后可回房歇息会,未时再来参加功课。”

  ······分割线······

  “那师兄个头比阿忠还高,一脸凶相的怼在雄飞面上,明摆着就是要挑事。”

  去食堂的路上,侯飞白正绘声绘色地对着其他弟子说起昨天的“下马威”。

  不过两三日,报团取暖的三十二人已经都互相熟识起来。

  “然后风哥上去就把那玩意的被褥掀了。那货还要动手,结果一招都没走过,就被摁在地上,最后还不是乖乖服软哪儿凉快滚哪儿去。”

  他嘴上说得欢快,全没想到自己的床边就是这个“凉快地”。

  听到侯飞白与钱雄飞的境遇,剩下很多人都羡慕不已,恨不得自己也搬到风云游寝室去,好背靠大树乘凉。

  “你可真是运气,我们三人被几个狗师兄使唤的把院子里的大水缸全部挑满,还要负责以后房内的卫生。”

  一位弟子抱怨道。

  “俺们这还好,思邈说以后寝室里的哥几个去李氏药房买药全都打折,俺房里那五个师兄就一个赛着一个热情,差点都要和他结拜了。”

  周忠挠着头皮,憨憨的说道。他身边的李思邈显然也不以此为荣,侧着头装没听到。

  饭堂之内,有些师兄已经落座,让初来乍到受了些欺负的新人们颇为紧张,好在众人一块又有风云游这尊护法金刚在身旁,这顿饭食吃的还算香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