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一章 无招之境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无招之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三套杀法,你们可以自己再琢磨琢磨,确认选择之后明日可至传武阁登记,然后于阁内借阅相应秘籍。杀法秘籍一次只能借阅一招,只有在前一招修成之后才能得到继续修习下一招的资格。”

  路凌川演示了诸多杀法,尤其是在聚沙成塔上花费了不少精力,此时便干脆撩起衣摆,与诸弟子一块在沙地上坐了下来。

  “传武阁之中,当然也不止这三门绝学。近百年来宗门从各种途径积累的武道知识在其中都有副本,再加上历代弟子门人参差不齐的‘自创杀招’,你们要学是学不完的。”

  “不过我建议你们不要随意涉猎三大绝学之外的杀法,其一是因为贪多嚼不烂,其二也是很多看着名字逆天的功法,实际上不过是些食之无味的鸡肋,哪怕是换了也是浪费贡献。”

  看着路凌川唏嘘后悔的样子,风云游就知道这位师兄一定曾被乱花迷了眼睛,在传武阁里剁了不该剁的手。

  “今日课时还有多余,我可以给你讲讲功法中的招式,以及这有招和无招的境界。”

  路凌川伸出右手往沙土里一插,不见什么特别动静,拔出来时就已经带上了一副栩栩如生的手甲。

  “武道杀法的所谓招式与你们之前练过的把式不同,并不是说的发招时出拳的动作或者出刀的轨迹,而是你灵台上的观想法与经脉里的真气运行路径。”

  就是一句话的功夫,路凌川的手甲上突然刺出了三根沙刃,好似风云游前世里金刚狼的艾德曼合金爪子。

  “我们在学习一个招式时,必须严格按照相应的观想法、肢体动作,以及真气运行轨迹才能成功。对初学者而言,这三位一体缺一不可,故称之为有招。”

  “而当你不断的熟悉你的杀法后,逐渐就可以省去外部动作乃至观想法。前者可以让你发招不被预判,后者则能让你起势随心所欲,到了这般境界,同样的杀法却可以有无限的变化,就被称作无招之境。”

  路凌川一边说着,一边在右手的沙甲上玩出各种各样的花活,看得众人目不暇接。

  “要修成这无招之境,一是要对真气的性质有着深入的了解与掌控,二则是对招式熟悉到了极致的层次。具体的练习过程你们可以自由发挥,像我练习‘披沙拣金’这招时就喜欢在兵甲表面雕上复杂的纹路,你们也可以参考。”

  ······分割线······

  有路师兄手上的功夫珠玉在前,风云游等人对于三门杀法都是兴致勃勃,早上的课业结束后,一路走到了饭堂都还讨论不止。

  行至饭堂前,有位弟子却停驻不前。这位名叫罗兴业的几番犹豫,最后还是拉着两位室友凑到了风云游身边。

  “风云游,有个事想求你帮忙。”

  他拉住风云游说道,眼睛却小心的瞟着饭堂里坐着的几人。

  “怎么了?”风云游有些奇怪。

  “我,还有和我住在一块的高元洲、杨立辉两日来都被同室的几位师兄欺侮。我们这一届弟子里,就属你最有威势,我们就想找你帮我们去说道说道。”

  罗兴业刚开口时还有些踌躇,后来越说越是顺畅。

  “他们怎么你了?”

  即便刚刚入门,风云游、钱雄飞等人也已听到了许多师兄拿捏师弟的故事,不过大部分也就是摊派一些活计。虽然和这三人不算熟识,但那些师兄们若是行事过分了,风云游也不介意管管。

  “我房里的那几个家伙不仅把打扫之类的日常都压在我们身上,这两日连洗衣打洗脚水什么的也都要我们替他们做,实在是欺人太甚。”

  说起这些,罗兴业满脸都是愤恨。

  “门主都说了,练武之人要争朝夕、争眼前,他们这样压榨我们的修行时间,真是可恶至极!等会风云游你对上他们,千万不用客气。”

  看着同学这般模样,周忠不禁想起了自家老爹硬拉着他充作人头,去与邻居争地时的模样。

  “他们怎么打你了,说出来等会让风哥给你做主!”

  钱雄飞当即说道。

  “不是,他们没有动手。”站在边上的高元洲有些尴尬的回道。

  “没动手,那是怎么了?他们说啥,你就应啥?”侯飞白问道。

  “那几人都是入门一两年起步,若要动手我怎么可能是对手。”罗兴业回复的理所当然:“我又没有风云游你那般天生神力,不可能反抗得了。”

  风云游虽然好管不平事,但也信奉自助者天助的道理——这罗兴业自己连与师兄当面说道都不敢,现在却在他面前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这让他有些看不上。

  “兴业,你若是忍不了这个,那至少得先自己去和别人说道说道,总不能你一遇到难题看都不看就直接就连锅端到风哥面前吧?”

  钱雄飞双手抱胸,说了句公道话。

  “不是,钱雄飞你说什么呢?要不是你和风云游一块住,你自己不第一天就被人家欺负!”

  面对同届的弟子,罗兴业倒是不愿处在下风。

  风云游伸手止住了还欲再说的钱雄飞,皱着眉头开口道:“行了。罗兴业,现在这事是人家一说你就自己应了,这我管不了。你要是不愿意,就自己去和他们说清楚,若是到时候他们对你动手,你再来找我。”

  说完,他就带着几人入了饭堂,再没管罗兴业脸上难看的神色。

  打完饭菜,几人刚坐下就见到罗兴业走了进来。

  “罗师弟,刚刚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不会是想避开我们几位师兄吧?”

  罗兴业几位正在用餐的室友显然早就注意到他在外头墨迹。

  “罗师弟你是不是对咱房里的事务安排有意见,想找外人帮忙啊?”

  周广汉对于自己被新来的师弟打服了这种事当然是秘不外宣,不过众人毕竟就住在相邻的几个院子,这几人对于他在风云游手上吃瘪的事大概也有点数。

  “怎么能呢,几位师兄,我刚刚就是和别人随便聊聊。”

  面对几位师兄,罗兴业却是换上了一张明媚的笑脸,全然没有方才面对风云游等人的模样。

  “嘿,兴业还会变脸呢!”却是周忠憨憨的说道。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这年轻黑汉子话说得稍稍有些响,让罗兴业脸上的谄笑扭曲得好似便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