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四章 预期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预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技课的授课师兄身量不高,不过一米七多点,但进退之间总是负手在背,显得威严甚重。他头上寸许长的黑发根根直立如同钢针,配上硬朗的轮廓,一看就不好相与。

  今日乃是新晋弟子们的第一堂技课,这位师兄显然也把重心作了分配,几句话让老人们开始热身对练后,就站至了风云游等人的面前。

  “我叫刘鹏飞,乃是门中杜长老的入室弟子,从今日起,将担任你们的技课老师。”

  刘鹏飞的开场白简单直接,通名报姓之后就开门见山。

  “功法之外,还有许多能够左右战斗的东西,江湖中多将之概括为心、技、体三个方面,其中心乃是精神意志,技包含技巧与经验,体则是功体的状态。我们这门技课,顾名思义就是关于心技体中技的部分。”

  与程力夫不同,刘鹏飞授课没有一句废话,节奏极快。

  “当然,古人云绘事后素,武者相斗,功法乃是根本,能很大程度上左右胜负;但在这两项没有绝对差距的时候,其他细枝末节的方面也能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刘鹏飞说道此处,就见到弟子中有一人高高举手,示意有问题要问。

  正是罗兴业。

  “刘师兄,我听闻说高妙的武学招式能够打出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这样也是细枝末节吗?”

  罗兴业自从第一个突破之后,心气一下子就膨胀了上来,不仅自认为是众人之中不言自明的领头羊,更想在授课师兄面前搏得更多的存在感。

  “这位师弟,师兄我孤陋寡闻,没听说过这‘四两拨千斤’,你能解释解释吗?”

  刘鹏飞面上依然严肃,风云游却在他的眼中看出了嘲讽的意思。

  “就是在别人出招之后,加引化劲于对手动作上,诱其落空;或者施力于对手薄弱处,将其出招破坏,露出破绽。”

  罗兴业信誓旦旦的说道,脸上颇有些鹤立鸡群的自负。

  但刘鹏飞却回以哂笑。

  “照你所说,在别人出招之后因势利导,恰好施力于对手的薄弱处,将其出招破坏乃至反伤?你不觉得这话就是脱裤子放屁么?”

  刘师兄显然不像程力夫、路凌川二人对这些牙牙学语的师弟有着特别的宽容。

  “能在对手出招瞬间找到薄弱处,说明你眼界更高;后发先至且对手无法应对,说明你速度更快;于对手动作之中出手即中、指哪打哪,说明你更准,控制力更强。”

  “你有这本事直接先手一剑戳到对方眼珠子上不就完事了?搞什么花里胡哨的?功法为根本,技艺是下乘。我知道你们受到话本小说荼毒,满脑子都是招式、变化、破绽之类的玩意,但要记住了,破绽都是相对的。”

  “功体不及,满身都是破绽,功体更强,你自是天衣无缝。”

  刘鹏飞嘴皮子翻飞,好似疾风骤雨般喷的罗兴业狗血淋头。

  看到众人锐气被挫,刘师兄满意的颔首,继续自己的授课。

  “所谓技艺包罗万有,但从我多年习武的总结来看,全都可以总结为两个字——预期。战斗之中,我们所有的招式应对都是基于‘预期’,而所有积累的经验也都是为了完善‘预期’。”

  “什么是预期?对方出拳,能否击中我,若能,退多远能最方便反击,这是预期。避无可避或者以伤换伤之时,怎样用最小的伤害换取最大的战果,这也是预期。出手进攻之时,如何留有余地,对方会怎样应对,这些都是在提前建立预期。”

  “只要建立了正确的预期,所谓的见招拆招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招式基于预期,经验完善预期;这般总结风云游此前从未听过,此刻醍醐灌顶之下,七窍瞬间通了六窍,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建立预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需要大量的学习以及实践。你们刚刚入门,最亟待训练的有两项,第一是挨打,第二是距离感。”

  刘鹏飞先高屋建瓴的梳理理论结构,然后又落到实处的从基础着手,一下子让各位师弟都心生钦佩。

  “‘要学打人,得先挨打。’这话你们在各种话本里应该听得多了。但是这挨打可不是像里头说的要练什么抗击打能力。”

  刘师兄背负双手,一边说着,一边踱步到了风云游的面前。

  “练挨打,练得是去除你对拳头的畏惧之心!”

  说话之间,刘鹏飞气贯全身,闪电般转身出拳轰向了风云游的面堂,爆发的拳风把站在风云游身后的李思邈都吹得发鬓飞扬。

  刹那后,众人望向定格的两人,便看见刘鹏飞之拳离风云游的眉心只差半寸,但风云游却双目不瞬岿然如石。

  “为什么不躲?”

  刘鹏飞问道,脸上满是意外——但本来想用此拳逼起风云游的闭目反射,给接下来的训练做个引子,但没想到这位风师弟的表现却如此完美。

  设计好的风头被别人出了,让刘师兄有点膈应。

  “师兄的这一拳,动了手臂却未动肩胯,距离不够。”

  风云游冷静的回道,在观天神眼面前,刘鹏飞刚刚的动作完全逃不出他的观察。

  “嗯,师弟你有点东西啊。”

  面色僵硬的赞了一句,刘鹏飞再次将双手负回背后。

  作为入室弟子,他当然比此刻在另一头热身的外门弟子消息灵通,早就耳闻门内来了个姓风的“怪物师弟”,只是他没想到这怪物这么扎手。

  “看见没,风师弟这番表现就给你们在心和技上做了表率。”

  虽然被破坏了理想的课程效果,但敬业的刘师兄还是把话圆了下去。

  “我要你们达到的,也是这般‘重拳至眉心而目不瞬’的境界。”

  刘鹏飞踱着步子,一双眼睛锐利的环视着诸位师弟。

  “先天之前,双目是最重要的感知窗口。若是不能克服闭眼的本能,你们在战斗之时就成了瞎子。尤其是生死相搏,千钧一发时哪怕是丢了眼睛也不能丢了视野。”

  “今日的技课,我给你们安排了同是外门的师兄作为陪练,待会他们会和你们一一配对,让你们好好挨顿打。”

  说到这儿,刘鹏飞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挨的打多了,你们就会知道疼痛也没什么大不了,才能习惯这种将会陪伴你们一生的示警系统。如此,比斗之时就不会被本能的畏缩扯着后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