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六章 低调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低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辗转腾挪间,周广汉又是连续几段的踢击落空。竭尽全力的快速进攻让他肺中清气渐浊,呼吸散乱。

  一鼓作气之后,他的进攻开始衰竭,只是惯性化的追逐着风云游的身形,其实周广汉内心也知道,要让风云游在这场对练中挂彩,已不可能。

  周广汉翻身轰出了最后一记高扫腿,却被对手轻松拍挡击落;众人只见风云游接腿顺势一送,就把身高近两米的周师兄推飞了出去。

  周广汉连退数步站定,心中已经丧了战意,但一双牛眼还是倔强地瞪死了风云游,好似要生吞了对方。

  “周师兄真是辛苦了,要不要先顺顺气,歇会再来?”

  见到对手呼吸急促,风云游还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体恤,但配合上风云游的面无表情,却如同嘲讽般让周广汉怒火中烧。

  “刘师兄,我才疏学浅,若身负掣肘,恐怕无法让风师弟练得满意。”

  周广汉深吸口气,高声向刘鹏飞问道,但锋锐如箭的眼神始终不离风云游分毫。

  “许。”

  刘鹏飞抱臂颔首,回了个单字。

  “风师弟,若是挨不住了,可要及时喊。”

  周广汉双臂叉字交叠于胸前,沉腰坐马吐气开声,一身流沙劲霎时摧至巅峰。众人只见他单膝跪地,双臂往地面上一贯,大量砂砾便攀缘而上,在其身上铸成了一副朴实沙甲。

  这一招披沙拣金,倒是使得挺规矩,刘鹏飞心道。

  自从入门起,周广汉对于荒沙拳就爱不释手,一心钻研,虽然还没到路凌川的无招之境可以自在变通,但三位一体下运使招式也是有板有眼,好似教科书一般。

  “你可小心了!”

  警告之言还未落地,粉碎重拳已然飚出。

  沙甲附身,流沙劲的强化效果再度攀升,周广汉的力量已达到常人八九倍,只比风云游炼筋境界时稍逊。

  “这才像话!”

  真正“沙锅”大的拳头当头而至,风云游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兴奋神色。

  左脚后撤,右掌切格,风云游截下对手第一击,然后左手提掌上托又撑开了第二拳,最后退身提膝再与周广汉沙蛇扑咬般的正蹬对捍。

  膝脚猛然相抗,如同巨锤锻铁,竟然发出了金石般的烈声。

  众人见风云游借力飞退,周广汉却未追击,定睛看去,才发现周右脚上的砂石甲靴已在刚刚的碰撞中崩毁过半,此时正在缓慢修复。

  刘鹏飞见状当即朝风云游棉裤的破损处看去,却发现其后露出的膝盖毫无伤痕。

  这是怎样的钢铁身躯,竟然比披沙拣金制造的沙甲还要硬?这他娘的是山里的异兽披了人皮混进来了,刘师兄有些懵。

  沙甲加身,周广汉自忖便是徒手上山伏虎也大可去得,可是却依然奈何不得风云游,心里哪还不知道这位师弟“有古怪”。

  想起前些日子找几位二试监考的师兄打听消息时他们敷衍暧昧的回答,周广汉心里不由暗骂不已。

  但事情至此,他已是骑虎难下。

  周广汉长出一口浊气,将两人的过节以及周遭的关注抛之脑后。此刻,他终于把风云游视作了实力更胜自己的对手,全部心神都聚焦在眼前的比试之上。

  一时间,两人都未有动作。

  风沙相卷,譬如两军对垒;杀机显发,刹那电火流星。

  周广汉瞬步启动,掠过了数米的距离后右足一踏,就在了风云游的正前方震起了一片沙云;他自身则借机跃起,在半空中打出了必胜的一拳。

  “不好!”

  见到这招,刘鹏飞心中咯噔一下,当即纵身飞渡,想要挽回——以他的荒沙拳造诣自然看明白这团凝而不散的黄雾,乃是“折戟沉沙”的低级运用,不仅会遮蔽风云游的视野,更是能伪造风息流动,炮制错觉。

  所谓披沙拣金,练得乃是“化柔为刚”之道,奥义在于砂石塑形后的坚固,故而其制造的沙甲难以覆盖全身(不然反而成了枷锁);而沉沙折戟则是从“化柔为刚”到“刚柔并济”的突破,砂砾沉而不死,故能在变幻之中贯彻刚力。

  只有将两招都修至炉火纯青,才能将其结合,化作无缝无漏又灵活迅捷的沙巨人。

  若是风云游丧失视觉之下,真的根据风流感应向身前格挡,恐怕会被真身凌空的周广汉一拳打成重伤。

  授课第一天就废掉一个“武道种子”,这个责任刘鹏飞可担不起。

  “割沙!”

  眼看重拳就要砸下,众人就听到黄云之中一声清喝,然后一道一米余长的锋锐沙刃就自沙团后直劈而出,正好挂在进击的拳峰之上。

  吃了割沙一斩,周广汉倒飞而回,沙云也消散无影,露出了其后风云游并指如刀的割沙尾势。

  入门一年,贯通四条正经,而且摸到了荒沙拳第二式的门槛,周广汉着实当的起天赋上佳的评价。然而此时的校场之上,却没有一人的关注点落在了他的身上。

  “入门十日就能使出割沙,我这是花了眼?”

  郑子实的眼珠子快要瞪了出来,而他身边的罗兴业更是难以置信的模样——不过要论兴奋,场中还是刘鹏飞为最。

  我狂沙门立门五代,难道终于是要出一个五阶强者了?

  刘鹏飞再也绷不住脸,急晃晃的上前问道:“风师弟,你是什么时候修成的割沙?”

  “就在昨日。”

  风云游还不知道自己这一下已经把在场的许多人惊得怀疑人生了——哪怕是最为易学的荒沙刮骨(灼沙掌第一式),能用几个月修成也已经算得上迅速,十日之内修成割沙,这是个什么水平?

  “那你什么时候入的内视境?”

  刘师兄复又追问。

  “就在入门后这几日。”

  关于这个问题,少年自己仓促间还没编好。

  事实上,风云游用出割沙乃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观形之眼——方才一被黄沙迷眼,他就感应到了周广汉流沙劲真气的波动,心知其中有诈,立马打开了透视神通,这才捕捉到对手的方位。

  然而,若是在五感失灵之时准确接下了来袭的拳头,他自认再长几张嘴也说不清,就打出了这一道大范围攻击顶缸。

  “入门后这几日?程师弟的第一节课过去才九日,当然是这几日。”

  刘鹏飞对自家师弟敷衍的回答极为不满。

  “师兄是问你具体哪一日。”

  “要不,就是第四日?”

  风云游试探性的说道,总共就九日,也只能尽量平均分配下了。

  “四日入內视,五日成割沙?”

  刘鹏飞目光炯炯地看着风云游,好似在欣赏一块璞玉,这让他自诩钢铁直男的师弟感觉浑身发痒。

  “风哥,这么大事你怎么不早说?”

  青了一只眼的钱雄飞奔跑过来,半是欣喜半是埋怨地说道。

  “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喜欢低调。”

  刚刚高调了一把的风云游如是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