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七章 声名大振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声名大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行了,都停下来干嘛?我喊停了吗?”

  看到钱雄飞甩下对手跑了过来,刘鹏飞终于强行压住了内心的喜悦,故作威严地喝道。

  “周师弟和风师弟就不用再练了,你们俩刚刚的训练量已经太够了。尤其是风师弟,刚入门就这般努力修行,当真难得。”

  刘鹏飞亲热地拽着风云游到演武场四周的长椅上坐下,就像是刚刚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哦,广汉啊,来来来,你也不用傻站着,也过来坐着吧。”

  正当刘鹏飞打算好好给风云游讲讲习武之人天赋与勤奋需要并重的时候,便看见了周广汉还一个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于是顺带性的把他也招了过来。

  作为杜明俊长老的弟子,刘鹏飞今年二十九,一身业艺达到了三阶高段,虽然此生先天基本无望,但在门内的入室弟子里,也是排行前列的好手。

  自从好几年前,刘师兄就开始负责教习的工作,如今已经完美融入了老师的身份,见到风云游这般天资过人的师弟,自然心中欣喜。

  一场大战过后,场上众人心怀激荡,也无法立时再次投入对练。尤其是诸位新入门的师弟见到原本严肃异常的授课师兄变成了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都心中生出“大丈夫当如是”的感慨。

  “俺家边上以前住着一位秀才,以前俺经过他门前,就听他在给弟子教授什么‘萤火与皓月争辉,燕雀同鸿鹄逞志’的绕口句子,还一直不明白是啥意思。”

  周忠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脸上一副顿悟的表情对着边上的罗兴业说道。

  “现在俺好像有点明白了。”

  看着这个傻乎乎的黑汉子望了望风云游然后又望了望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罗兴业恨不得把自己的布鞋塞进他微张的嘴里,但脸色几般变幻,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不能和铁憨憨一般见识,罗兴业想到。

  接下来的对练中,侯飞白、钱雄飞等几位与风云游交好的弟子都受到了师兄的照顾,没有再吃到什么苦头;郑子实也再没心情“结交”对面“天赋堪比甄师兄”的罗兴业,而是想着回去怎么和风云游重修于好。

  和明摆着就要走上康庄大道的天骄对着干,他郑某人还没有蠢到这般地步。

  心思散漫之下,郑子实再也把握不好出手的度,很是让罗兴业挨了几下重的。

  自从这一堂技课之后,风云游的大名几日内就传遍了狂沙门,在众人的八卦之下,之前被甄英杰封印的二试情况也不免传出了一鳞片爪。

  得知了风云游不仅能够压制入门三年的邓和同,还能和甄英杰过上几招,周广汉不由的面上发绿,对于当初拾掇他收拾新人的郑子实也摆了好多天的臭脸。

  依仗风云游的突出,同届的弟子们都感受到了在门中的关注度陡升,颇有些“狂沙门黄金一代”的感觉,一个个都与有荣焉——哪怕是很多入门更早的师兄,对风云游也很是好奇。

  是故,最近少年敏锐的感官常常能感知到有同届弟子领着师兄“强行”路过自家甲字院落,嘴里说着什么“风哥天资卓绝还异常勤奋,每夜都修炼到天明,从不睡觉”之类不知从谁嘴里传出去的鬼话。

  ······分割线······

  “风云游者,大风山风家村人士。父名风阿枝(音),母名秋英(姓氏不详),两人俱是大风山生人,未曾识字。”

  “风云游三岁,其父狩猎亡于猛兽,其母同年过度悲伤而死,由伯婶将其抚养长大。自幼时起,风云游就生有宿慧,行事说话有如成人,后跟随大伯学习狩猎技巧,及至十四岁开始单独出猎,两年内猎取了七头成年大虫,在大风山中享有武名。”

  “根据我与村人还有风云游伯婶的对谈,他的神力主要在两年前才开始显现,少时除了聪睿老成,并无类似传闻。”

  狂沙门的门主书房之中,古奇将门人送上来的书面调查结果摊在桌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

  “所以背景调查的结果是没问题了。”

  古奇伸出手指,在提到天生神力的部分点了点,脸上却没有变化。

  “是的,门主。这次门人去了风家村,将风云游入门的消息告知之后,就得到了村内的热情款待,村中之人知无不言,应当没有隐瞒。”

  站在书桌对面的甄英杰肃容道。

  “嗯,十日之内,接连突破一阶,学会割沙,这等天赋莫说是我,怕是比张鹤卿那个骄矜的老家伙也强多了。”

  古奇抚了抚散乱的长须,颇有些感慨的说道。他口中的张鹤卿乃是平沙郡最出名的世家张家的家主,少时上过天骄榜的榜尾,与古奇乃是一个辈分的人物。

  可惜,张鹤卿虽然天赋出众,却囿于家传功法的限制,最后也止步四阶先天境界,甚至在平沙郡内名声还不如武功赫赫的古奇。

  “咱们狂沙门扎根这定州边陲,多年披沙,总算是拣着金子了。风云游,可是一门掌门之资啊。”

  听到古奇这般评价,低眉顺目的甄英杰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

  “身世虽明,但是从各方信息比对来看,风云游幼时都没有战力超群的迹象,他的天生神力恐怕是托词。”

  甄英杰意有所指的说道,却见到古奇开怀笑了起来。

  “嘿,我狂沙古奇在江湖之中虽然算不上什么人物,但也不是心胸狭隘之辈。一个能教出五阶强者的狂沙门在我看来,不论是姓风还是姓古,都比现在的好出百倍。”

  古奇感慨道,面上微微有些萧索,但是不过一转眼又洋溢出振奋的神色。

  “不过,良才美玉再好,也需要巧匠雕琢。英杰,你要多用心啊。”

  难得说出了有些文化的句子,古奇摸着散乱的胡子颇为得意,心中可惜自家弟弟此时不在身边。

  “弟子定然全力以赴。”

  甄英杰应道,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