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八章 戒备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戒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甄英杰退出去不久,古奇的房门就又被敲响,这次进来的是薛赤。

  他的身后,还引着一身玄底暗银纹官袍、系着白玉腰带的李观鱼。

  “观鱼来了,快坐。”

  古奇见着李观鱼,很是亲热的说道,但却没有从椅子上起身的意思。李观鱼对此也不动怒,显然对古奇恣意倾奇的性子很是熟稔。

  “薛赤,快给李武监泡壶热茶去。”

  得了师父的吩咐,薛赤当即动手干活,却发现厅中小圆桌上的水壶内装着的一满壶水早已冰凉,只得赶紧拎着出了门去。

  “哦,这风云游最后是入了古门主彀中吗?”

  见到古奇桌上的文字平摊毫不遮掩,李观鱼也随意瞟了一眼,正见到了风云游的名字。

  “李武监也识得我这名新入门的弟子?”

  听到李观鱼的问话,古奇倒是有些意外——风云游一直于大风山中生息,不该与这位出身高贵的武监有所交集。

  “半月前,我曾陪同掌院在街上遇见此子,正见到他打发了几个混混,掌院当时对他颇有青眼。”

  李观鱼口中的掌院显然有着相当分量,让一向惫怠的古奇也面色一肃。

  “门中弟子能够得到观掌院的赞赏,这是狂沙门的荣誉。”

  寒暄两句,古奇便切入正题:“现在昆虚山中的情况如何了?”

  “三位君驾截住了森罗万象两次,但都在纠缠一番后被其逃脱。拥有了观气之眼后,即便是时宗主使用《大梦无觉经》的‘五感剥离’也没法很好地限制住辛天极了。”

  说到正事,虽然屋内并没有六耳,李观鱼依然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

  “之前辛天极曾经尝试朝赤沙城这边突围,但恐怕是得到了掌院曾在此出现的信息,复又转为向北,深入昆虚山脉。”

  听到此言,古奇面现异色问道:“围追堵截之中,魔门也能够给辛天极传递消息吗?”

  “估计是采用了一些特殊的方式示警,以诸位武圣的追逃速度,哪怕有信使也不可能赶得上。”李观鱼答道,“掌院此来,本就是避免辛天极逃回人世。他转身向北,正是我赤沙城的幸事。”

  魔门的源头乃是部分在百家争鸣中没落的诸子,其根基则立足于不被世家武阀重视的市井下九流,以其无孔不入,在情报收集传递方面被公认为当世翘楚。

  “三位君驾联手主攻,掌武院精英则隔断魔门支援,要击杀辛天极依然如此艰难……这般实力,恐怕修罗道的武胜公也做不到吧?”

  立场不同让古奇面上沉凝,但眉目间却有佩服的神色。

  “‘修罗斗战经’越战越勇长于正面搏杀,若论变幻莫测自然不如‘万法化尽天罗经’。而且在最新一期的天榜之中,辛天极已经越过屈处士,排行第二了。”

  虽然赤沙城中还未张出三才榜,但李观鱼作为负责此事的武监,自然能提前知晓。

  “有了修远侯的眼睛,观形查气无所不能,苍茫山海里要抓住这魔门门主,谈何容易。自家胞弟的仇,后家主这次恐怕是报不了了。”古奇说着,面上满是遗憾神色:“四位当世武圣对决,不能亲身旁观,实在是人生憾事。”

  大梁朝的武圣,除去处在灰色地带的辛天极,其余七人都有朝廷册封的爵位。除去皇室萧家的武圣“气冲星河”萧忌乃是当朝皇帝的弟弟故封号镇山王之外,其余六人都有公爵尊号。

  君驾特指武圣,武胜公乃是不死斗帝屈处士的封号;而后家的地榜宗师后知野,则受封修远侯。

  当然这些爵位都是虚封,并无实地,除了勘正地位的功能就连食禄都是没有的。

  “也还未必。按照院中观察,辛天极虽能熟练运使观气之眼应对时宗主,却没有显出远视与透视的神通。估计他是在袭杀修远侯时出了岔子,并没有获得另一只眼睛。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李观鱼说道。

  在大山之中追捕一位功法千变万化的武圣,可谓是大海捞针,若非有后知秋“洞照太虚”的观察力以及掌武院大量好手的搜捕与谋划,哪怕是再多两个武圣也未必能够对一心逃窜的辛天极造成威胁。

  “这几年来天下承平,魔门的生存土壤越来越小,辛天极本人更是谋定后动,从不随意现身。若是今次事败,下次能集合镇山王、光誉公、广睿公这般的阵容不知又要何时了。”李观鱼微微叹了口气,忧虑地说道。

  光誉公乃是心圣宗宗主“心外无物”时浩然的册封,广睿公则是“洞照太虚”后知秋的尊号。

  “目前,此事详情只有定、贺二州相关各郡武监以及守护知晓,院中也在尽力隔断魔门的情报网络,防止消息传至塞外,引来变数。”

  李观鱼于座上起身对着古奇躬身施了一礼。

  “赤沙城方面的戒备还需要古门主您多多操劳。”

  李武监起身作揖,古奇当即离座侧身以示不敢当——此时,这间书房内对谈的已非是两位好友,而是一郡武监与郡城守护。

  “分内之责,李武监不必如此。”

  两人还未还座,就听到房内吱的一声被人推开,却是薛赤提着热气腾腾的水壶回来了。

  开水房离古奇的书房甚远,演武场外又禁止高速驰掣,打一次水要走良久。极少给人端茶倒水的狂沙门大师兄走到一半才想到可以直接用流沙劲运转灼沙掌的技法将水加热。

  然而把水灼沸之后,薛赤心中又担忧这样会显得对李武监不够尊重,最后几般踌躇,还是把壶里的水倒了,重新去开水房打了一壶。

  一来一去,开水摆上桌子的时候,书房内的正事都已经谈完了。

  “古门主,我就先告辞了。”

  薛赤刚刚烫完茶杯开始斟茶,便听到李观鱼抱拳告辞;茶还没有斟完,古奇已经将客人送至了门外。

  古奇回到书房,看见薛赤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不由莞尔。他信步走到桌旁坐下,然后拿起茶杯轻啜一口,却是摇着头叹了口气。

  “你这小子,打水不成,泡茶不成,当个陪客那是更不成,也就只能练练武了。”

  放下茶杯,看着茶汤中打着旋儿的细碎茶叶,古奇摇头笑道。

  不知怎的,看到自己初代弟子中硕果仅存的一位那副欠点灵光的样子,他却心生欢喜。

  “行了,坐下陪师父饮茶。最近外头有些事端,门中须得外松内紧,不得随意出入。此外,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给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