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十九章 偷跑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 偷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狂沙门演武场上众多弟子正在磨练杀法,风云游也独自一人占据了一个角落,反复地化生沙刀,复又散去。

  演武场上,训练者众稍显拥挤,不过风云游这儿倒还空旷。周遭很多弟子不时投来视线,想要看看天才的修行与普通人有何不同——好在,没有人不识趣的挤到少年的身边打扰他的钻研。

  至于钱雄飞、周忠等人,则还在静室培养气感,没到能修习杀法的时候。

  虽然已经修成了割沙,但是在程力夫的提点下,风云游没有立刻修习狂沙刀的第二招卷沙——按照程师兄的说法,卷沙的最低修习要求需要贯通三条正经,完全施展则要求二阶的内力。如果流沙劲的境界不够,强行修习杀法只会是事倍功半,不如先把割沙尽快练到无招之境,反而能够最大化的提升即战力。

  如果说把其他弟子练到无招之境的难度比作完美连击音游中的一首高难度曲子,智慧之力就相当于“自动化”了其中的绝大部分板块,虽然还需要有个十几秒钟需要自己操作,整体难度却降低了不知多少个级别。

  自从得知纯血人族无法挖掘出强大的先祖血脉,蛮荒本相不过是提升基本素质、威力平平之后,风云游不再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移山之力,在气修方面也下了更多的功夫。毕竟他虽然靠着朱果与引气丹,目前已经领先别人两条十二正经,但若是以后被后来者居上,那也太过丢人了。

  正当风云游不断重复割沙刀之时,却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唤他。

  “阿游,你原来在这呢,让我一通好找。”

  声音入耳,如同珍珠落玉盘,让少年不用见人便知道是古月到了。

  二试那日古月闯了门禁,虽然是事出有因,回头还是被她爹关回了院子里,两人连顿饭都没能一块吃上。有门主的禁令,风云游也不能上门表达谢意,今日见面,居然是白蛇谷一别之后的第二次。

  现在,经过多日的修养和进补,古奇判断自家女儿的身子基本恢复旧观,这才终于重新放了她自由。

  “你这家伙,上次帮你解围,你也没句感谢,这些天也不想办法来看我,真是白眼狼。”

  古月嘴里说着不饶人的话,扑闪的眉眼间却有着藏不住的笑意。

  “现在感谢也不晚啊,再说你古大小姐也不是施恩图报的人嘛。”

  故人相见,少年难得地露出笑脸,他知道古月与自己一样都不是对于恩情精精计较的人,故而还开了个玩笑。

  说着,风云游便注意到了古月身后探出个小圆脑袋的小锁儿。这个包子头小侍女竖着眉毛噘着嘴,一副生着闷气的模样。

  “也谢谢你,若不是你那天传信得力,我怕是不会在这狂沙门了。”

  看着这位身高不知道到没到一米五的小姑娘闹着别扭,风云游马上猜到了关节,出言感谢道。

  果然,听到这句情真意切的感谢,小姑娘脸色再绷不下去,饶是百般努力压抑,也忍不住喜笑颜开。

  “哎呀,你是小姐的体己人,我作为小姐的肱股之臣帮你也是应该的。那天还有路凌川也帮我搬了垫脚的凳子,他也算是有从龙之功啦。”

  小锁儿故作豪迈的说道,一副虽然我帮了大忙,但你也不用太谢谢我的样子。

  不过,小丫头还未表完功,就被自家小姐红着脸用一个爆栗打断——显然这个“体己人”三字让古月有些尴尬。

  “我听人说,今日掌武院就要张出秋季的三才榜了,这可是城内的盛事,就来拉你一块去凑凑热闹。”

  被满口胡话的小锁儿一通瞎搅和,古月觉得两颊有些发烧,赶紧搬出了正事。

  “阿月,这三榜我倒是想看,但是外门弟子每年只有春节前后有着半月的假期,按照门规平日是不得随意踏出宗门的。”

  想到辛天极、后知野名垂金榜、天下皆知,风云游也不由意动——尤其是天骄榜上末尾的那些个吊车尾,他很想看看离自己有多远的距离。

  “这你担心什么。规矩都是束缚庸人的,你可是入门前就能从白蛇神面前逃生,入门后刷新修行纪录的武道种子。今日去了,就当是给以后上天骄榜做个预演。”

  说起门规,古月弃之如敝履,显然是糟蹋惯了。

  不过,风云游并没有马上应承。

  虽然入门前入门后经历了多场风波,以至于闹得名声闻于众人之耳,但少年骨子里是个低调沉稳的人,并不愿意为了一点私欲就打破规则。

  直截了当,是这一世大风山教给风云游的性格;而遵守规则,则是前世的太平天下留给他的素养。

  “你这人,在大风山的时候不是很有决断的嘛,来了赤沙城怎么反倒是婆婆妈妈的。”

  见到风云游还在犹豫,古月眼波一横,扯着他的袖子就走。

  “你放心,有我在保你不受责难。要是遇到哪位入室弟子阻拦,也都由我去分说。”

  古月跋扈惯了,说话也没有刻意放低声音,于是不少演武场上的弟子都听到这位小祖宗要带着风云游出去游玩。

  天底下的好事怎么都让这个小子占尽了?

  就因为他长得帅气吗?

  于是,当风师弟被拉着走出演武场时,几乎是顶着满场师兄羡慕与嫉妒的目光,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好在少年修了移山之力后面皮硬如钢板,否则还真是抵挡不住。

  然而,两人还未出得大门,就被薛赤挡了回来。

  “大师兄,人家这一个月来都被关在屋里,你是知道的。现在好容易被爹爹放出来,你就让我去透透气吧~”

  面对薛赤,古月没有上次对着甄英杰的嚣张,反而一副讨好的乖巧样子。

  “你要透气,还拉着风师弟作甚?”

  有大师兄上来做这恶人,看门的两位门人不由的长舒口气,显然也是吃过古月不少苦头。

  “阿游他在武道上进境极快,不差这点时间。再说他以前从没出过大风山,第一次有机会看看三才榜,这你这做大师兄的也要拦吗?”

  听到刚刚还信誓旦旦说“我去分说”的古月,居然立刻就把自己拿来作了由头,风云游很是后悔信了这位大小姐的邪。

  薛赤知道每次只要稍稍露出心软的样子,最后总会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师妹得逞,故而只是板着脸,怎么都不肯通融。

  “你看看你,都十九了还是內视境,我记得你上半年就在贯通手少阴心经,现在突破了没有?你这样贪玩,再过几个月,说不定风师弟的流沙劲都要强过你了。”

  修习武道的进度,从来都是古月的痛脚。这下被薛赤当众拿来一捏,一下子噎得她抿嘴说不出话。

  “三才榜张出,张家的射侯公子肯定也在风雨楼,你一过去肯定又要被他纠缠,还不如乖乖呆在门内”

  一见古月哑火,薛赤赶紧乘胜追击,把小师妹连哄带骗地赶了回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