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章 军略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军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战国之后,诸国逐渐适应新的战争形式,原本臃肿而笨拙的凡人军队逐渐被淘汰,武者成为了各国作战的主要依靠。”

  古月的偷跑出门作战失败,风云游作为从者并未受到薛赤的处罚,还是安然参与了下午的策课。

  今日程力夫打算说说打仗的部分,给每日学字学的七荤八素的师弟们调剂一下。

  “在上三代的兵书之中,天时地利人和乃是战争最重要的三个因素,然而武道异军突起之后,曾经的雄关、险地、气候对于飞檐走壁素质极高的士兵能起到的限制作用极小。人成为了战争的绝对核心。”

  程力夫背负双手,双眼仿佛俯瞰着几千年历史长河中的战争变迁,让自己的形象在一众文盲师弟中进一步伟岸起来。

  “但天时地利的掣肘消失并不代表着兵法不再存在,只不过以往多种多样的战术目标全部向杀伤敌方有生力量的方向靠拢。从战国后期开始,随着军队自身素质与能力的增强,战略战术获得了更加精细化的发展,情报更是成为重中之重。”

  说起历史,大部分年轻人并不感兴趣,但一与战争相关,这些半大小子们就总是听得聚精会神。

  “所谓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正是当前战争的写照。现下所有军方的武者建制都是绝对机密,从不会简单的按城部署,以避免被突袭杀伤。至于普通凡人士兵,只是负责占领与治安,对于军争胜负几乎没有影响。”

  这就是说普通人连上战场卖命的资格都没有了吗,也不知这对他们是好事还是坏事,风云游想到。此前,虽然阿土伯解释说承平已久,但他依然对赤沙城几无“城防”有所疑惑,直到现在才明白这城防与城已经分离。

  “可师兄上次不是说诸子百家研制的军械特别厉害吗?”

  虽然已经走上了武道之路,但对于想象中骑军飞驰、战车陷阵,弩矢漫天如飞蝗暴雨的壮阔画面,有些弟子还是挂怀不已。

  “大宗军械的设计再巧夺天工,也受到材料的限制,出力非常有限。密集的飞矢,对于扛着铁盾依旧快于奔马的武者冲锋毫无作用。是故武道兴盛后,机关炼器快速衰弱,只余铸兵一道继续蓬勃发展。前朝末年,连诸子机关大道的最后继承者翟家也被除名于江湖。”

  程力夫解释道。

  “何况,旧式军队哪怕武装到牙齿正面能力再强,笨重臃肿的劣势也是其死穴。让你们统领十万装备齐整士气高昂的普通军队,面对一百名你们路师兄这样的二阶武者夜袭,能够有什么作为?”

  想到一百个沙巨人大半夜无声无息的杀入营中,凡人士兵除了疯狂逃跑降低对方的屠杀效率真的毫无办法,风云游想到。

  关键以武者的体魄,这种夜袭可以天天来,甚至一夜来几次。长期挨打却无法反抗,再精锐的士兵也得炸营崩溃。

  “师兄,那我们不能给大军配上相应的武道高手保驾护航吗?”

  反应很快的侯飞白问道。

  “这种配置先秦时不是没有,但是很快就被针对得千疮百孔。”

  程力夫颔首道,对于侯飞白的联想表示赞赏。

  “武者驻于凡人军队中便如同良驹驮负,同时丧失了机动性与隐秘性两大优势。对手只要抓着你的补给线打,你永远是被动的疲于奔命。”

  这其中的道理太过浅显,除去挠着脑袋的周忠,哪怕是不曾了解战争历史的钱雄飞等人,也是一点就明。

  “天时地利的限制被削弱之后,所有战略战术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以多打少。只要发现了武者军队的锚,敌人就可以无限针对。”

  以风云游当前的脚力,一日赶个千把里根本不在话下。若是情报明确,临时聚集三阶甚至先天高手作为骨干,打一个碾压式的定点歼灭战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但凡与突句汗国开战,边疆各个明面上的武道门派总是率先遭殃,我们定州武道凋敝,强者稀少也是这个原因。你们须谨记,不论是国战还是宗门仇杀,我方力量的位置和实力绝不能同时让对手知晓。”

  这倒是与前世的现代战争比较相似,风云游心中对比起来。凭借武者这种机动性和续战能力拉满的单位作为作战单元,此世虽然科技落后,但也发展出了综合“快速部署”、“闪电战”,“外科手术式打击”之类理念的战术。

  看到诸位师弟若有所思,程师兄知道他们听了进去,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你们再想想十万人要怎样的后勤,百人又是怎样的后勤?以人口万万计的我朝计,先天强者近千人,力境武者数十万,凡人军队哪里还有存在的必要?”

  程力夫口中的数字乃是掌武院发布的大概统计,当然其中九成以上武者都分属各个门派与世家,若非家国存亡之际,并不会全部参战。

  “我辈武者随着习武光阴日久,战斗力增长的特点正好与传统士兵相悖;是故凡是国战,都是反复试探周旋,进行情报与战略欺骗,如同虎豹潜伏,务求一击必中,非常珍惜羽翼。”

  纵观历史,突句汗国与大梁的多次战争都非常克制,也是因为极意境武者的破坏力太过可怖,双方都点到即止,不愿舍身肉搏。

  “要说仅剩的大军混合作战,恐怕就只剩下东北边陲的青州前线了。兽蛮为了养活部族,每年大规模入境劫掠,侵略如火以战养战,肆虐后便撤回高原,倒是很让朝廷头疼。”

  见程力夫讲完了军策方面的内容,搬出沙盘似乎又想让众人开始习字,钱雄飞灵机一动,立刻出言打断道。

  “师兄,我听闻今早掌武院张贴了新的三榜,我们又出不去,您给我们讲讲呗。”

  顿时,许大年、杨立辉之流都为雄飞的机智所倾倒,在桌下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程师兄性子温和,本来就喜爱与师弟们谈天说地,闻言停住了动作。

  狂沙门中,内门弟子报备之后就可以自由出入宗门,入室弟子更是毫不受限。像张贴三榜这类事情,没有特殊情况,门中弟子无人会错过。

  今日,得到消息的程力夫也是与刘鹏飞一起,一大早就等在了风雨楼。

  看着师弟们“求知若渴(不想读书)”的眼睛,程师兄心中一软,从善如流的放下了手里准备挂上墙去的沙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