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二章 莫询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莫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眼之间,又是过了将近两旬日子,来到了十一月初。

  自从当年扑杀狼王宗阵打出了一片无生沙海之后,赤沙城周遭的地理环境就日益干燥,虽然还不至于缺水,但雨雪却比从前少了许多,不过这也给狂沙门弟子的修行带来了便利。

  冬日渐深,霜降飒然,夜幕也变得更加缠绵;此时雄鸡的鸣声虽然响彻,但天边的晓光却迟迟未到。

  “唔!”

  风云游身着单衣站在甲字院的水井边,猛然将脑袋浸入刚打上来的井水之中,皮肤被冰流一激,饶是以他寒暑不侵的体魄,也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狂沙门弟子居所处的连片水井埋地均不深,故而井水“冬暖夏凉”的恒温功能并不显著。

  “走了,风哥。”

  穿戴整齐的钱雄飞与侯飞白从屋里出来,向风云游招呼道。如今众人入门差几日就要满月,基本上所有人都突破了內视境,成为了真正的武者——值得一提的是,看起来身体最为单薄的侯飞白仅耗时十二日,在罗兴业后排在“第三”。

  身具真气之后,三人每日一早就会去往演武场,在早饭之前先练习一段时间的杀法。

  “这破损的人靶总算有人来换了。”

  三人行至校场内,正见到七八名门中仆役正在合作更换破损的硬木人靶——这种人靶乃是由专门的木匠切削拼接而成,每个都要花费近一两银子,但即便是其中运气好的,也很难在连续的摧残下坚持过五日。

  也就是狂沙门家大业大,才能将如此开销的设备配为基础设施。

  “唉,那群仆役里怎么还混着位师兄。”

  侯飞白说道,钱雄飞定睛一看,顿时发现身着灰衣的八人之中确实有一位身着赭褐色外门弟子服。

  “这人,我怎么感觉见过……”

  虽然天色还很昏暗,风云游凭借超人的目力,还是能将此人的瘦削身架、陈旧衣衫,以及弟子服上的补丁看得分明。

  “莫询?”

  风云游试探性地出声问道,果然那人闻声转过身来,正是一个月前救了阿土伯一命的穷苦年轻人。

  “原来你也是门中的弟子,这都一个月了,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再次见到这位仗义出手又不收回报的年轻人,风云游喜不自胜,当即领着两位室友走上前去。

  “这位是莫询,看来也是我们的师兄。你俩也知道我入门前与血煞帮有些瓜葛,那次要不是莫师兄路见不平救下了我的长辈,我都不知道回村怎么和大伙交代。”

  自第一次见面以来,钱侯二人就心知风云游内心极为高傲,从未曾见过他如此热情地称呼哪位外门弟子为“师兄”。这位莫询能让他一改冷脸,想来所作所为必然让人心折。

  不过门中近两百位外门弟子,他们虽然没有全部认识,但基本都碰过面,这一位莫师兄居然先前从未见过。

  “莫师兄好。”

  有风云游这般态度,以他马首是瞻的两人当即上前行礼拜见。

  “我,几位师兄使不得,这是个误会,我……”

  谁知莫询见到三人口称师兄作揖拜下,脸上却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莫师兄,哈哈,还不快来搭把手。”

  几人身后犹在忙碌的几位杂役见状都强忍着促狭的笑意,有一位正在搬动人靶的还亲热地出言唤道。

  “几位师兄,上头还等着让我们把这些废弃杂物运过去,要是晚了,小的们就要挨骂了。”

  这位杂役敢向莫询出言调笑,却不敢对风云游三人失了礼数。

  “这是怎么回事?”

  狂沙门内尊卑极严,除了风云游背靠古月实力又强,保持着天老大我老二的脾性,其余人都轻易不敢僭越。看到一位杂役这样对外门弟子说话,三人都不自觉的皱起眉来。

  “风师兄,那日之事真不算什么,我,我这就继续忙了。”

  莫询听到杂役同伴也用“莫师兄”三字调笑他,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对着风云游从牙齿间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后,便低着头回身凑到了人靶边上,继续干起了苦力。

  看着莫询脸上的窘迫,风云游识趣的没有再强行上前帮忙——他知道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示好”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让本就自卑的年轻人更加难堪。

  “风哥,这位莫询或许是门内的杂役,穿了别人不要的弟子服?”

  杂役们搬着换下来的人靶残骸走远之后,钱雄飞问道。

  “这不可能,门规这么严,谁敢啊?”

  侯飞白马上出言反驳道。

  “不过,要说他是弟子也不太像。门中一年给弟子分寒暑配给六套衣服,穿坏了还能去勤务房报损调换,没有谁会穿这样破烂的衣裳。更别说和杂役混在一块干苦力活了。”

  都说居养气移养体,钱雄飞与侯飞白在为入门前也都是处在杂役苦工的阶层,但是成为外门弟子一个月后,已经很自然的会把自己与他们切割开来。

  “或许莫师兄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无妨,我回头去找几位授课师兄打听下便知。”

  风云游说着,用单手屈指一弹,就打出一道疏松沙鞭,在身旁的沙地上抽出了些许痕迹。

  依靠智慧之力的加持和每日不厌其烦的机械性苦练,风云游的割沙已经摸到了无招之境的门槛,他自认最多再有个十天半月,就能将其练成。

  ······分割线······

  第二日上午,新入门的弟子正在上第二节“功课”。

  “在一阶与二阶之时,你们全身经脉还未交通无碍,所以不同部位发招之时真气运转的速度相差极大,这就是所谓‘命门’。对敌之时,若能及时判断出对方的命门所在,然后针对性的进攻,会有非常好的效果。”

  程力夫说道。

  由于他同时教授策课与功课,故而诸位师弟在流沙劲上的问题随时都能得到答疑,不必拘于这一日;现下,这一月一节的功课还显不出其宝贵。

  “等到了浑然境,所修功体的气脉穴道全部被打通,真气运转一片浑然之时,原有的命门就不复存在。这就叫做小无漏境。”

  程力夫说着,看到罗兴业举手,很是耐心的停下来示意他先问。

  “师兄,那是不是还有大无漏境。”

  这种没有档次的强行提问,当下让钱雄飞忍不住对身边的风云游做了个无奈扶额的鬼脸。

  “这是自然。”

  以三阶武者的观察力,程师兄对于课堂里正发生的小动作当然心中有数,不过他只是微微牵了牵嘴角,并没有对钱师弟当头棒喝。

  “所谓‘大无漏境’指的是武者晋入五阶元磁境之后,能够用先天之气从无处不在的元磁介质上随时随地借力,所以再不会有前四阶武者类似身体凌空、下盘不稳、失去重心之类的窘境。”

  程力夫看到众人虽然点头,眼中却是似懂非懂的样子,再次解释道。

  “你们可能很难想象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试想当你发力之时,不再需要用手脚当做凭依,所有位移与肢体打击都不再有任何前置动作,那是怎样的光景?”

  若非十年前亲眼见证了狼主与先门主的大战,我恐怕也无法想象这样的境界,程力夫悠悠想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