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三章 问询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三章 问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午的课业结束,众人三五成群各自离去,程力夫正准备去用午饭,就被风云游叫住。

  “程师兄,我想向您问件事。”

  即便是甄英杰和薛赤,风云游也是直呼你,但面对程力夫,他这个您倒是称呼得心甘情愿。

  传道授业解惑之恩,何其重也?

  “我想问您知不知道门内有一位名叫莫询的弟子?”

  程师兄被师弟拉住,脸上挂着一副欣然的笑容,以为他是有修炼上的问题要请教,谁知少年问的却是莫询。

  “倒是确实有一位莫询,你怎么会问起他?”

  提到此人,程力夫稍稍有些迟疑。

  “在我入门之前,莫询他曾救下我的长辈,但无论如何不肯接受我的报答。正好师弟今日早起晨练,却见到他身穿弟子服在干些杂役活计,所以想向师兄请教。”

  看到师兄的表情,风云游就知道自己问对了人,当下也未曾隐瞒,把所有情况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哎,这事倒也没什么不可为人道的。”

  程力夫知道风云游的性格,哪怕自己能搪塞他一时也无法搪塞一世;虽然担心这位性子刚硬的师弟会闹出事来,最后还是据实以告。

  “莫询师弟原本是孤儿,从小就被门内收作杂役。大约是两年前,他向门中揭发了一位有所任职的弟子借着职权贪墨银两,就被门主破格攫升为外门弟子。”

  “至于那位犯事的弟子自然就被废去武功开革出了狂沙门。”

  狂沙门内,虽然大部分行政后勤类的事务都由门人管辖,但也有一些能够任事的弟子承担职务——最典型的就是任职首座的两位入室弟子,和负责传武的几位授课师兄。

  “你也知道,这种‘揭发’虽然对于本门是好事,但很多与涉事之人交好的门人弟子心中肯定是不痛快的。原本莫师弟要是能精进习武,日子久了也就罢了。可惜被升为弟子一段时日后,他又被发现经脉天生堵塞,没有任何希望能够修出真气……”

  说到这里,他也叹了口气。

  程力夫入门十年,莫询则从小在门中长大,两人虽然因为阶层差别没有私交,但相互间自然都有耳闻。

  “我记得在入门之前,莫师弟做杂役时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据说因为为人出头,还曾与血煞帮有过几次冲突。被门主破格收入门后,他修行也非常努力,后来因为迟迟入不了內视境,被门中师长亲自指教才被确认是个武道废人。”

  至于下面的故事,风云游不用继续听也知道是怎样的发展。

  都不必说那些本就被莫询的仗义执言得罪过的前辈与门人,就是原本共事的杂役们,对于这位攀上高枝又摔下来的伙伴也很难不心生嘲讽。

  冷眼旁观的凡夫俗子,最爱用的句子就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因为只有看到先行者摔倒,驻步不前的他们才能自我安慰。

  相似的人与事,风云游前世也不是没见过。

  在这种环境里被折磨了两年,这位莫师兄没有抑郁自杀,反而依然愿意站出来救下阿土伯,这让少年心中更生敬意。

  “那门主现在已经撤去了他的外门弟子身份了么?”

  风云游问道。

  “我可以确定他还没有被正式开革出弟子籍,但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听说他被赶出了外门弟子的居所,搬回到了杂役房,饭食用度都与杂役等同。”

  从头到尾,程力夫未有欺骗,但却有些保留。他没有告诉风云游那位因贪墨被开革的弟子乃是甄英杰的好友,而对一位依然留名于名册上的弟子撤去后勤配给,没有传武堂堂主的首肯或者默许,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对于甄英杰,他很佩服;对于风云游,他很喜爱。程力夫着实不希望在二试之后,两人再度产生新的矛盾。

  “你们也知道,门中的规矩是入门后可以无条件的享受三年的弟子待遇。莫师弟虽然到现在才成为外门弟子两年,并未超过这个期限,但因其前路已断,人缘又不好,难免收到了许多欺侮。”

  对于这件事程力夫也有些微词,但他与甄英杰相识多年,关系也是极好,不可能为了没有私交的莫询顶着众人出头。

  “风师弟,我知道你行事直截了当,莫师弟他又是有恩于你,但这笔糊涂账牵连甚广,实在是不好理清。”

  程力夫踌躇了一会,还是劝了一句。

  “师兄放心,我素来为人沉稳,行事忍字当头,绝不会孟浪处事的。”

  风云游对着师兄诚恳说道,没有见到身后钱侯二人脸上对这句“忍字当头”不屑的表情。

  风哥都算忍字当头,天下哪里还有莽夫?钱雄飞心中想到。

  不过,少年这“忍字当头”倒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只不过旁人的忍是“忍气吞声”,而风云游的忍却是落在“行事有度”上。

  君不见,即便是占据绝对的上风,几番冒犯了他的沙莫邪与陈安乐,也都被留了一条狗命。

  说完,风云游领着钱侯二人躬身行礼,转身告退。

  ······分割线······

  午饭过后,风云游按照问来的方位,独自一人一路往杂役房行去。

  原本钱侯二人也想跟来凑个热闹,却被风云游制止。

  狂沙门建筑规模不小,类似前世的一个大学校区;风云游走了差不多十分钟就找到了挨在一起的伙房与仓库,杂役们的居所正在仓库的后面。

  与外门弟子们白墙青瓦、三屋合院的居住条件一比,几十名杂役们蜗居的大通铺显得非常寒碜。

  风云游走入屋内,便见到几十张地铺边上杂物散乱,很多杂役正打着呼噜睡得香甜——这些狂沙门中最底层的服务者每日天还没亮就要起身干活,一直到供完了午饭才终于能得空歇息。

  “这位师兄来我们这腌脏地,是有啥事交代吗?”

  一位没有睡着的杂役看见一身赭褐色弟子服的风云游进来,赶紧钻出被窝,挂上笑脸走上前问道。

  “我来找莫询,你知道他在哪吗?”

  房内此刻也有二三十人正在休息,但风云游双眼一扫就知道莫询不在其内。

  “哦,师兄您找莫询啊。”

  杂役闻言有些意外,但还是老实答道:“他现在应该在后头的小树林子里吧。”

  说着,他脸上还是不自觉的带上了讥讽:“这人倔得很,门里的高人们都说了他是个废物,每天还自顾自的捣鼓。”

  你自己也还未放弃吗?风云游心中想到。

  少年微微颔首表示感谢,然后就出门往屋后寻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