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四章 回响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回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舍之后的林子很浅,不过足够遮人耳目。

  风云游缓步走入林中,看见干枯落叶的残尸铺了一地,每一步踏下都咯吱作响碾碎无数。

  没走几十米,他就瞧见了在叶毯上双盘而坐的莫询——依旧穿着外门弟子单衣的年轻人双目紧闭,一双露在袖外的双手被冻得铁青。

  “风师兄,你怎么寻到了这儿。”

  因为风云游没有掩饰行藏,莫询很快就被惊动。见得来人,年轻人不顾血气不畅的双腿慌忙起身,就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难言之隐。

  “莫师兄,我已向程师兄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风云游开门见山。

  “是吗?”

  莫询单手支着一棵枯木的树干,双目低垂,轻声回道。

  “那他也和你说了我经脉的事对吧?”

  他强行在脸上挤出些笑意,但是话音中的黯淡艰涩根本隐藏不住。

  “我是没法练武的,所以自然也算不得弟子,这身衣服也就是留个念想。”

  莫询嘴里说的轻松,但垂在袖间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捏得死紧。

  “风师兄还是请回吧,我现在做杂役也生活的很好,不需要你什么报答。那日阿伯被人欺负,就是其他人遇上,也不会坐视的。”

  他说着,双眼定定地望着对面少年身上齐整的赭褐色武士服,有些出神。

  “武道之路,乃与天争命……”

  莫询喃喃道,浑身颓丧更胜身边的寒冬残林。

  “然而天命不予,人又如何争得?”

  “风师兄,我听说你是门中前所未见的武道天才,光阴宝贵,就不要再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了。”

  莫询抬起头来,第一次与风云游的双目对视,虽然百般掩饰,眼中还是露出了一丝羡慕。

  “莫师兄,你入门刚刚两年,弟子身份还在……”

  风云游刚刚开口,就被对面的年轻人打断。

  “风师兄!”

  莫询声音微颤,满盈着痛苦。

  “我莫询就是个杂役的命,请你放过我好吗?”

  一时间,林中无人做声,只有无心无肺的冰风在光秃的枝头盘旋呼啸。

  风云游吐出一口浊气,默默颔首,转身往林外走去。

  眼见少年的身影逐渐被林木遮挡,莫询如得解脱,颓然坐倒在了地上。

  这时,他听到渐行渐远的风云游停住步子,回身问道。

  “你求我放过你,但你自己愿意放过你自己吗?”

  风云游话语的声量不高,却如夔鼓鸣雷,隔空击打在他的耳畔。

  “你会忘掉流沙劲吗?你会脱去这身弟子服吗?你会从今往后再也不来这片林子吗……”

  一个个反问,把莫询刺得心乱如麻。

  “一辈子做一个杂役,你甘心吗?”

  呵,曾经沧海难为水;甘心,怎么可能呢?

  “风云游,我不甘心又如何呢?!”

  终于,莫询纵声喝道,好似要把所有沉淀压抑的情绪都在这句咆哮中迸发出来。

  “你不懂吗?我是废人,我不配!”

  话音未落,他竟是留下泪来。

  “你不配?”

  风云游踏步而回,笑着问道。

  “你位卑力弱,却嫉恶如仇;你历经磨难,但百折不挠;你受尽屈辱,仍挺身而出。你不配,谁配?”

  望着少年望来的灼灼双目,莫询感觉自己好似在直视太阳。

  “你是狂沙古奇越过门规亲自拔擢的弟子,你是得到我风云游敬佩的师兄。你这样的人不习武,就让那些欺软怕硬蝇营狗苟的鼠辈们沐猴而冠吗?”

  被风云游几番激励,自悲自艾的莫询好似快要找回了曾经热情无畏的自己,但振奋过后,冷硬的现实又让他沉寂下来。

  “风师兄,我知道你是激我。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但我这种经脉堵塞之人的回响又在哪儿呢?”

  莫询摇头苦笑。

  “经脉堵塞,我们就找不需经脉的武学;修不出真气,我们就走体修的路子。”

  风云游信步上前,把手伸到了莫询的面前。

  “君曾施恩与我,我欲涌泉回报。”

  少年说着,笑容灿烂。

  “如若不弃,就请当我风云游,是你来迟的回响。”

  铿锵语句中,莫询抬头仰视,正看到正午的阳光穿过层叠的树木枝干,将风云游的身影镀上了黄金。

  如此耀眼的辉煌,自在被门主宣布破格提拔成为弟子的那天之后,莫询再未见过。

  这一刹那,无数的记忆片段在他的眼前浮现:弟子们对他的侮辱,杂役们对他的嘲讽,还有那日血煞帮的阿肆朝他吐的那口唾沫……

  但所有种种,譬如冬雪,都会被暖阳化去。

  终于,他握住了风云游的手,站了起来。

  ······分割线······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既然要习武,这杂役的地方就再住不得。”

  走回杂役房的路上,风云游对莫询说道。

  “你先随我搬到我那间宿舍去,然后我们再试试这经脉的问题有没有解。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尽快给你寻一本体修功法来。”

  以风云游如今轻外物重义气的品性,这移山之力他还真不是舍不得教给莫询。只是若没有一个可信的来源,平白无故自己就变出了一套顶级体修功法,这恐怕会给两人带来巨大的麻烦。

  而且,力士移山经中的四大神力乃是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秘密,也只有风悟空这种不虞泄密的过命兄弟才能分享。

  “体修功法与气修不同,不存在真气相冲的问题,不同练法可以叠加。我如今也小有身家,可以去外头看看能不能先求购些基础的法门让你先练着,等我武道实力更进一步,再去给你谋取更好的替代。”

  两人说着就走回了杂役房,开始替莫询收拾东西。

  “风师兄,您这是要让莫询去哪儿啊?”

  一位杂役头目陪着笑上来问道——风云游如今风头正劲,门内不认识这位爷的人可不多。

  “莫师兄作为外门弟子,自然是要搬到弟子宿舍去。”

  风云游答道。

  “您这可就开玩笑了。”

  少了莫询,这工作量岂不是又得回到我们头上?杂役头目闻言慌忙来拦。

  “莫询这小子是个废人啊,他如何做得弟子?”

  这句“废人”,让莫询眼中又泛出刺痛的神色。

  “废物?莫师兄是门主亲自甄选的外门弟子,你得叫他师兄!”

  风云游上前一步,单手一把就将此人拎起,沉声喝道。

  “啊,是,是,风师兄息怒,是小人口误!”

  少年一怒,便如猛虎张目,凶威煊赫,吓得杂役头目霎时求饶不止,哪里还敢多嘴。

  不多时,两人就打包好行礼,出门往甲字院落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