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五章 真气线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真气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午的策课之后,回到甲字院二号房的诸位弟子们,除去已经有所预料的钱雄飞和侯飞白二人,都非常惊讶房内来了位新住户。

  虽然周广汉、郑子实等四人入门都才满一年,未曾与莫询有过直接交集,但显然也都听闻过他“武道废人”的名头。只不过如今风云游制霸寝室威势甚重,他们伴风如伴虎,却是不敢表达什么异议。

  唯有牛高马大的周广汉,看着自己心爱的八号床被其他男人占据,眼中还是不免有了些苦色。

  好在,风云游毕竟不是恃强凌弱者,房内新老弟子之间的隔阂倒是在不断消弭,关系有所升温——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没有聪明人会和注定前途远大者为敌。

  饱经世故的莫询当然看得出这几人对他的客气乃是逢场作戏,不过即便是这种虚假的礼遇,他都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亥时(晚上九点)之后,房内熄了火烛,众人各自上床,开始修习流沙劲。

  “我会用真气探一探你的经脉情况,你注意身心放松,莫要抗拒。”

  七号床上,莫询盘腿而坐,闻言点了点头。

  风云游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背心,小心催动神足真气刺入其督脉,发现果然极其堵塞,几乎无法通行。

  以常人而言,即便是在浑然境前,经络未曾全部贯通,也只是类似堵着几块巨石的溪流,依然能够过水。所以风云游等人此时不过冲开了几条正经,却依然能够气行周身,差别仅体现在速度与劲力之上。

  然而莫询的督脉之中,却好像是被砂石堵死的河床,可谓是滴水难过。

  寂静之中,风云游凝聚精神专注于神足真气,想尝试刺激一下其中的淤堵,却发现自己探出的真气自动形变,收束成了坚韧非常的真气线。

  神足之力还自带这种花里胡哨的操作?少年有些意外。

  惊讶过后,风云游发现这种真气成线后如臂指使,操纵精度非常高,于是再次定下心神,开始疏通莫询的经脉。起初他乍一使力,似乎难以撼动,但逐步加力后,终于让死脉中的淤堵有了些许松动。

  有门?

  风云游心中想到,正想再接在励,却发现身前的莫询已经疼痛难当,浑身都被冷汗浸湿,只是全凭着意志,才没有喊出声来。

  “真是对不住!”风云游赶紧撤回真气,连声道歉。

  “这点小痛,算得什么?”额上满是冷汗的莫询笑道,然后满是期待的问道:“能行吗?”

  “虽然不是全无效果,但是要凭借这种办法清理全身经脉,恐怕不现实。”

  风云游并未欺瞒,莫询跌跌撞撞的走到今日,最不需要的就是虚假的慰藉了。

  “明日一早,你与我们一同去演武场,我先教你些强身健体的方法,你好锻炼身体补益血气,方便未来炼体。”

  当晚,虽然众人把木窗关的严实,还是不时有冰风从窗棂的缝隙间钻进来,但对于裹着陈旧薄被的莫询而言,这一觉却是近两年来他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次。

  ······分割线······

  第二日一早,依然是天色将要破晓的时候,风云游几人就与莫询一起来到了演武场。

  按照历史对照来算,此时的大梁差不多对应的上前世地球的隋朝,但是狂沙门中的练力器械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几乎比得上现代。除去石担(哑铃和杠铃)、重刀、石锁、强弓之外,由绳索滑轮组合而成的“健身器械”也很齐全,为风云游的教学省了大力。

  “刚刚我教你的几种俯卧撑、硬拉、挺举,还有深蹲之类的动作都是锻炼身体肌肉的,配合足量的饮食,能够让你的身子骨强壮起来。”

  即便是在富裕的狂沙门,杂役们的伙食标准也很差,平日莫说肉食,连蛋都别想见到。再加上繁重的杂务,莫询的身子非常消瘦。

  “既然要走炼体的道路,就必须精研发劲,让身体习惯如何最快速的进攻、防御,与躲闪。你热身之后,我再把几个基础的拳法动作教授给你。”

  前世之时,风云游虽然不是职业格斗选手,但也学过一系列的散打与拳击课程,是MMA与站立式格斗赛事的老观众。结合这辈子丰富的搏杀经验,他教个直摆勾、拍挡、摇闪什么的基础训练算是绰绰有余。

  在教会莫询后,少年继续摸索昨日神足真气新激发的形态——在昨晚众人入睡之后,风云游鬼使神差的将“真气线”应用在了贯通气脉之上,意外发现此举大大提升了“手阳明大肠经”的疏通速度。

  按照少年自己的估计,只需再过半个月,他就能贯通“手三阳经”,满足修习卷沙的前置条件。

  半日的修炼很快过去,精疲力竭的诸人腹中空空,一等到午饭时间,立时就朝饭堂行去。

  “所以你是在成为外门弟子一个季度后被确认为经脉堵塞,然后被排挤回了杂役房。”

  一路上,风云游继续向莫询了解情况。

  “那么你的策课是完整的学完了,至于功法两课,既然要转为体修,自然也不必再去听。但是这技课乃是关于搏杀的方方面面,刘师兄的讲习也极有水平,却是值得一去。”

  对于风云游,莫询现在是极为敬服,对他所嘱咐的内容完全没有二话。

  “对了,既然你的名字还在外门弟子的名册之上,勤务房就必然会按人头备好你的那一份。这后来的七个季度,你有去取过吗?”

  风云游看着莫询身上衣衫的补丁,突然开口问道。

  “我都住回了杂役房,自然是没有脸面去勤务房领补给的。”

  莫询闻言苦笑道。

  “只是我的名头也不算在杂役册上,所以原本杂役的两百文月钱也就没有了,否则日子倒也能稍稍过得好些。”

  原来这一年多来,莫询相当于在帮其他杂役们干白工,难怪风云游要领他走的时候那个头目急的不行。

  这多雇一人,一月就要少两百文,一年足有二两多,对于干苦力的可是笔巨款了。

  “那到现在为止,勤务房欠着你七两银子,九套衣衫,还有一应杂物。明日得空,我就陪你去取回来。”

  昨日看见莫询身上的衣衫与使用的被褥如此单薄,风云游就有心帮忙。原本他打算自己花些银子去置办,但现在知道了缘由,也不能让那些中饱私囊的白占了这个便宜。

  七两纹银加上其他琐碎,怕是总共不下十两。对比前世一线城市的物价来算,可以抵得上十万元人民币。

  虽然莫询不愿去为这些俗物麻烦,但见风云游说话斩钉截铁,也就没有推辞。

  几人说着,便走到了外门弟子的专用饭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