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六章 废物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废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习武之人,吃饭可能是武道之外数得上重要的事了。

  外门弟子虽然每顿不限饭量,菜汤也总有多余,但来得晚了就只能从残羹冷炙中挑选,故而每天一到时辰,饭堂总是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今日风云游四人即便赶了个早,排队打饭的时候饭堂内的长桌也已坐满了一半。见到其他弟子们大快朵颐呼哧吞咽的样子,挥汗半日的少年们更觉饥饿。

  “哎呦,今天这还有鹿肉啊,这可稀罕了。”

  几人顺着队伍站到了餐台之前,钱雄飞望着热气腾腾的菜式,口中涎水直流。

  但不知不觉间,原本人声鼎沸的饭堂内慢慢冷却了下来。

  这几年吃鹿吃到腻味的风云游自然不像眼珠子掉在了荤食上的钱侯二人,十几年来肚里都没进过多少油水。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氛围的变化,眼睛一扫就发现那些已经坐下的年长弟子们面色不虞,一个个都瞟向了排在自己身前的莫询。

  “这些家伙你都认识吗?”

  风云游轻轻拍了下莫询的肩膀,示意他不用紧张,然后用随意的语气问道。

  “是,好多都是我同届的师兄弟,还有些是比我高一届的师兄。”

  莫询别过头去,避开了那些弟子们横斜的眼光。

  “话说你不就是举报了一个师兄,也没有抢其他人的修行资源。部分与那人有私交的也就罢了,同届的弟子怎么也对你如此不客气?”

  学生之间的抱团与排挤风云游前世也都见识过,不过那都是小学、初中时的事。狂沙门的弟子都是快成人的年纪,不该闹到这个份上。

  “我被确认不能修习武道之后,起初大家待我也一如往常,甚至还有些怜悯。不过与我这一介废人并列久了,或许他们也心中不满吧。”

  面对毫无威胁的同辈,稍有脑子的成年人都不会吝啬廉价的关心,以显示自己的品德;莫询被如此针对,若说后头没人推波助澜,风云游是不信的。

  不多时,四人就轮到了队伍最前。打饭的大娘对于杂役出身的莫询自然不会陌生,面对这位命途多舛的“杂役弟子”,她微微踌躇了下,却是给他打了特别多的分量。

  端着小脸盆大小的木碗,众人回头便在一张未坐满的长桌边依次坐下。

  然而,莫询刚一落座,对面吃了一半的浓眉弟子便黑着脸站起身来。他不屑的瞥了眼莫询弟子服上的补丁,往侧边的地上啐了一口,端起碗来就要离开。

  还没等他迈开步子,风云游隔着桌子就伸手攥住了他的肩膀。

  “师兄,饭没吃完就要离席,这是看不起我风云游?”

  浓眉弟子虽然鄙视莫询,却不想与门中的公认的天才正面放对。他身子发力一挣,本想脱开风云游的掌控,可谁想到肩膀上的五指如同钢钉,越钉越紧。

  “风师弟,我只是想换个位子,这你也管得?”

  感到肩上痛感渐增,此人不得不转过脸来,拧着浓眉朝风云游反问道。

  “师兄,今天你要么坐下把这顿饭老实吃完;要么以后凡是我在这饭堂之内,你就在外头候着。”

  风云游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话音虽轻,气势却重。

  “你自己选。”

  出了这一档子好戏,原本还有些热络的饭堂,霎时落针可闻。

  我选你个头,浓眉弟子在心中叫道。

  面对风云游面无表情的逼视,他很想发狠把手中的碗给摔了——但他知道,这一秒他敢摔碗,下一秒,对面的师弟祖宗就敢摔他。

  “我吃就是。”

  深吸口气,浓眉弟子心头观想着“风平浪静,海阔天空”,从紧咬的牙间挤出了这四个字。

  “你看,这样多好,都是同门师兄弟,不要伤了感情嘛。”

  风云游松开左手,轻轻拍了拍对方肩上不存在的灰尘,一副和善模样。

  等到两人同时坐下,饭堂内才又有了动筷子的声音。

  但风云游的嚣张气焰,却终究堵不住门中正直弟子的悠悠之口——众人才吃了一半,就又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饭堂的最里头的长桌上传了过来。

  “有些人明明武道无望,还能厚颜至此,真让人羞于其为伍。若我是他,早就自己滚出门外了。”

  声音虽然不响,但以风云游的耳聪目明,当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说话之人。

  此人名叫向成武,乃是是莫询同届的弟子。

  “最里桌左数第二个那个驼背的,刚刚是你在狗叫?”

  风云游放下筷子,沉声喝道。

  “我最讨厌习武之人做这些藏头露尾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现在就转过身来,当着我的面指名道姓的说清楚!”

  吃饭如此重要且神圣的事情屡次被打搅,哪怕是风云游一向自矜胸怀宽广,心中也不由起了火气,说话开始难听起来。

  像向成武这种爱好指桑骂槐过嘴瘾的人,一般胆气都不太壮,但此时被师弟点名,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做不出缩卵的事情。

  “风师弟,莫询他就是个杂役,你把他带到我们弟子专用的饭堂用饭,不合规矩吧。”

  向成武硬着头皮说道。

  “莫询乃是门主拔擢的弟子,入门两年,现在名字还在弟子名录之上。你质疑他的身份,是要挑战门主吗?”

  风云游冷笑着站起身来,好似现在就要拉着向成武去古奇的书房。

  “要不你现在就与我一起面见门主,亲自问问他莫询还是不是弟子?”

  古奇平素不理门中俗事,对众人针对莫询的事并不知情;向成武知道这一点,自然不敢接风云游的话茬。

  眼看局面有些僵,坐在向成武对面的邓和同站出来说和道。

  “风师弟莫恼,向师弟不是针对你。”

  入门二试时,邓和同作为考官与风云游还有些过节,不过现在对方搬出了门主,他也不得不避重就轻。

  “你可能不知道,莫询他就是个武道废物,终生都不可能修出真气,只要他知道点羞耻,就不该占据外门弟子的资源。”

  这话避开了风云游,但比之前向成武说的还要难听——莫询原本苍白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

  “武道废物?呵,刚刚还和我讲规矩,现在又开始说天赋?”

  风云游怒极反笑,目光睥睨扫出如同锋锐的麦芒,把里桌那一片鄙视莫询之人刺得浑身难受。

  “你邓和同入门三年,还是个內视境,我一只手都能把你按翻在地,在我面前你自以为就不是废物?”

  少年不仅话语放肆,姿态更是跋扈,浑然未将这些入门二三年的师兄放在眼里。

  “我也不是针对你,我是针对在坐所有看不起莫询的垃圾;要论将来,你们这帮废物全部绑在一块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风云游单手一撑翻过长桌,信步走到向成武等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坐在一块的八名师兄,嘲弄地建议道。

  “既然各位都这么珍惜修行资源,不如一个个都别练了,早点滚回家去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