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十七章 群架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 群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云游,你安敢如此口出狂言,真是,真是欺人太甚!”

  邓和同自觉已经放下师兄的身段,却还被这般侮辱,如何还能再忍住,当下拍着桌子就起身喝道。

  “怎么,我说的哪一句错了?还是只许你们做初一,不许我做十五?”

  面对众人好似火墙般扑面烧来的狂怒,少年依然云淡风轻,但正是这种淡然背后的无视让邓和同几人最难忍受。

  “我今天就教教你师兄的规矩,动手!”

  邓和同一声令下,坐在对面的向成武以及另一位弟子就默契的同时发动,一左一右的朝风云游双腿扑去;而他自己则单手抓起碗中的实木筷子,反手持握如匕,纵身跃上了长桌。

  至于剩下几人,则碍于没有足够的战线展开攻势,不得不先绕到两旁,再图近身。

  被人几面包围,风云游不退反进,眼看就要送入向成武的下潜抱摔中,左膝却顺势一提,霎时撞得来者鼻梁开红,闷声软倒。

  撂倒向成武后,风云游闪步后退,让过右侧的飞扑,飞起左脚蹬出,正中一名弟子手中提起的长凳,把他连人带凳子都踹得倒飞出去,砸翻了身后的两人。

  就是两招的功夫,邓和同已经从桌上凌空飞扑而至。

  但即使是乱战之中,依然没有动作能够逃过风云游左眼眶中的观天神眼。

  电光石火间,众人只见少年闪身上步,右臂舒展,手掌就如同铁网天降,一把盖住了邓和同的侧边头脸。

  “喝啊!”

  风云游吐气开声、力发勃然,一喝之间就将对手从空中按了下来。

  刹那之后,整个饭堂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人体重重砸在木桌上的声响。

  吃了这一下,邓和同浑身骨头如同散了架,莫说挣扎,就是连出声呻吟都做不到。

  风云游右手将其按死,左手举高一抓,就把刚刚从邓和同手里飞出的筷子抓住,然后毫不犹豫的朝掌中的首级扎去。

  千钧一发间,只见少年左臂残影一闪,整根木筷就擦着邓和同的双目钉入了厚实的桌面之中——坐在远端的弟子甚至还能瞧见从木板下方透出的木屑与筷尖。

  “都给我停手!”

  接踵而至的是他雷鸣般的怒吼。

  一招制住众弟子中的头领,彰的是勇力;与首级只差半寸的木筷,显的是决心——风云游此时借势暴喝,顿时就把所有人的战意震散。

  控制住局势之后,风云游回身视线一扫,便见到之前坐在他对面的浓眉弟子头上扣着个木碗,整个上身都淋满了汤菜,而钱雄飞和侯飞白正与几位师兄扭在一块,尝试掩护被人按在地上的莫询。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整个饭堂已经打成了一片混乱,不说撒了遍地的餐食,连餐具桌椅都损坏不少,餐柜之后的几个杂役瞅着这一片狼藉就如同死了爹娘般面露绝望。

  还好众人严格遵守了不使用真气私下斗殴的门规,否则有些受伤的就不是头破血流,而是骨断筋折了。

  风云游运使左目神通确认了几位室友并无大碍,正打算发言,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叫。

  “你敢欺负俺兄弟?!”

  声音未落,只见到一条黑大汉猛地冲进门来,好似一头狂飙的犀牛,把站在钱雄飞身边的浓眉弟子合身撞飞出去几米远。

  “雄飞别慌,俺来助你!”

  来人不是周忠还能有谁?

  眼看刚刚稳定下来的局势又要爆炸,风云游赶忙开口,把满腔义气正待舒张的莽夫喊住。

  TND,不是说了停手吗?

  撒着汤水自由落体后还砸断了一张椅子的浓眉弟子很想高声质问是谁这么不讲江湖道义,却被痛得岔了气,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好在,这场闹剧到此终于截止。

  “各位师兄看不惯我的为人处世,这没问题。我风云游自小在山中长大,行事本就放肆,方圆百里内的披毛戴角对我有意见的多了去了。”

  风云游走到饭堂中间,环视着诸人说道。

  “我们习武之人,练得是断钢碎玉的功夫,不是八面玲珑的手腕,有分歧要动手,这也没问题。”

  “但既然我们有缘在这狂沙门中做了师兄弟,相互间总要守些规矩。”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从刚刚动手的十几人脸上一一扫过,好似在确认他们的容貌。

  “要讲道理,我欢迎;要和我打,也随时可以。我们去演武场、上擂台,不管是伤残自负还是生死不论,我都定然奉陪。”

  虽然是毫无波澜的平铺直叙,但配上风云游一往无前的态度,却让众人听出了漫天煞气。

  “至于不想讲道理又不敢正面发难,只知道阴阳怪气的,可别怪我发作起来不顾及师兄们的脸面了。”

  风云游说到这里,转头瞟了还未止住鼻血的向成武一眼,让他身上不由一凛。

  “你们几个没什么事吧?”

  少年放完话,朝着几位室友问道。

  “又不是豆腐做的,这能有啥事?”

  钱雄飞拍了拍灰尘仆仆的衣衫,混不吝地答道;而莫询经历了这一番搏斗之后,虽然脸上多了几块乌青,整个人却好似雨后的箭竹,终于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行,走吧。”

  风云游点点头,顶着饭堂里僵硬的气氛以及诸位师兄阴鸷的视线,领着几人往门外走去。

  “啊?这就走了吗?可是俺这才刚来,还没吃饭呢!”

  周忠挠了挠脑袋,有点犹豫——他的肚子呐喊着要留下来吃饭,但是被肌肉挤到犄角旮旯里的脑子又警告他应该跟着走。

  “群敌”环伺中,就在黑汉子几次斟酌决定留下来吃饱饭再走的时候,还是之前跟在他后边进来的李思邈与许大年回身把他扯将出去。

  “风云游,你给我站住!”

  风云游走到门口,便听到身后邓和同咬牙切齿的呼喝。

  “你自恃武力、暴戾恣睢,不过能得一时风光。今日我们治不了你,来日自有你吃苦头的时候!”

  可怜他这下才顺过气来,连起身都需要旁人搀扶,虽然心中对风云游憎恨至深,也只能抛出句无力的狠话。

  “那我等着。”

  风云游撂下四个字,背影便消失在了饭堂之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