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八十一章 破敌制胜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一章 破敌制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邓和同!”

  风云游的咆哮如同旱地闷雷,将演武场四周的墙檐震得簌簌。

  刚刚邓和同将流沙劲驱入莫询丹田的行为不仅太过残忍,更是极尽侮辱,连黎承业也看得皱眉,想要出手制止。

  然而,风云游终究是赶在了他之前。

  这突如其来的暴喝把满场弟子都骇得心中一凛,也让邓和同退出了之前的狂热状态。

  风云游压住盛怒,正欲迈步前趋,却被人拉住肩膀。

  他转身一看,居然是周广汉。

  “风师弟,今日需戒急用忍。”

  这位身形壮硕更胜周忠的汉子垂下眉眼,低声说道。

  “多谢。”

  风云游闻言略一停顿,道谢后就挣开他继续前行。

  “黎师兄。”

  少年走到授课师兄的面前,朗声问道。

  “邓和同以喂招之名,行凌虐之实,师兄何以处置?”

  “风师弟,习武之人于对练中受伤不过家常便饭。依门中令,只要未有杀心,以及致残致命的实质后果,无以处置。”

  风云游面沉如水,一路走来如龙行虎步,即便以黎承业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其气势着实不凡。

  “未有许可,强行以真气驱入同门师弟的丹田,如此侮辱,师兄何以处置?”

  风云游开口再问。

  “师弟如此指证,可要拿出证据,否则亦无以处置。”

  黎承业面上不阴不阳,只是淡然回道。

  “师兄当真为人师表。”

  风云游语调生硬,心中的盛怒含而不露,但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他的嘲讽之意。

  两问无果,少年再不费口舌,只是转身朝邓和同行去。

  “邓和同,我知你心头恨我,今次我就给你个机会,在这演武场上一决雌雄如何?”

  问句出口,却丝毫没有留出选择的余地。

  “求之不得。”

  邓和同狞笑着回道,脑海中浮现出此前与对方两次不如意的对决——也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疲劳,他的额上居然也已出了一层细密的牛毛汗。

  风云游微微颔首,用眼神示意边上的许大年和杨立辉把莫询扶至一旁,为他们空出战场。

  一时间,两人之中,再无阻隔。

  “入门两月不到就挑战邓师兄,简直是自讨苦吃。”

  虽然刚刚邓合同的做法很多人觉得过火,但将他与风云游放在一块,那些看不惯风云游的还是站在邓合同一边。

  “他还以为此处也是饭堂,大家都用不了真气?”

  许多门人虽然对风云游另眼看待,但那是因为他的天赋,而非是武力。

  众人瞩目之下,风云游朝着对手步步逼去,行走间有风沙飘悬环绕,好似猛虎捕猎时助势的伥鬼。

  两人距离越短,少年的步频越快,其势汹汹逐节高涨。

  “装腔作势!”

  邓合同冷笑着右手一扬,灼沙掌第一式荒沙刮骨霎时激发,回旋飓风平地而起,朝着对手卷去。

  沙风起陆,遮蔽了少年面前的天日,但他速度不变,只是左足发力一踏,一道沙刃便从身前冲天劈出,一路吸附砂石迎风便涨,最后居然以点破面,在风涡中冲出了一道通路。

  “这是割沙的无招之境?”

  有识货的一阶高段弟子当场那惊呼出声:“哪怕是最简单的风沙刮骨,寻常弟子也得花个小半年才能融会贯通,这风云游难道是武圣投胎不成?”

  便是自觉“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黎承业,面皮也不由地绷了起来——风云游显出的天赋越是惊人,他所冒的风险就是越大。

  前路洞开,风云游飞身一跃,朝着邓合同就是猛踏而下。

  这招接不得!

  邓合同看见来势,心头当即警醒,强行停下原本的动作向后暴退,在毫厘间远遁开去——而铺沙地面吃这一踏,居然如水面般被掀起了环形沙澜,留下了一个凹陷的冲击坑。

  此子力大,但只要不让他近身,就能稳操胜券。

  邓和同一边拉开距离,一边左右开弓,运使“含沙射影”射出两道迅疾沙弹,阻隔追身而来的对手。

  谁想到风云游不闪不避,只是左手翻掌盖下,就击溃了第一道沙弹,反手作鞭甩出,又把第二道沙弹抽碎。

  “徒手破招,诚非人哉!”有旁观者喃喃道。

  邓和同心下还在震惊,下一刹那,霸道绝伦的重拳已经当头压至。

  如此威势,决不可硬挡!

  他瞳孔急缩,心中念头电转,借着勉强捕捉到的模糊影像,在闪避的同时伸手推格,勉强从风云游的拳峰前挪出身形,让开了这一拳。

  重拳打空,追在其后的拳风才姗姗来迟,将邓和同的发髻吹散。

  这种鬼魅的速度与修罗的力量,寻常内门弟子怕也比不上,只怕我有半点疏漏,就会一败涂地……

  灼沙掌的强化层次虽然不及荒沙拳,但真气差距之下,此刻邓和同的各项素质也能达到周广汉的两倍——但即便如此,他自觉力量也只有对方的三分之一。

  此前,他对风云游的实力印象最深的片段就是轰散甄英杰的沙刃,但心中却一直觉得那次一是甄首座留力甚多,二是风云游借兵器威能,从没想到此人真的能与全力出手的自己相抗衡。

  及至后来,听说风云游依靠新学的割沙险胜周广汉一招,邓和同心头更是轻视;也正是如此,那日在饭堂被风云游趁人之危击败,他才如此不忿。

  但这些印象到了此刻,全部都被少年展现出的压倒***所粉碎。

  邓和同强忍着掌骨处针扎般的疼痛,运使点沙步拉开距离,然后双掌交错胸前强摧内力,吹出了滚滚沙岚。

  灼沙掌第四招——灼热沙风。

  高温沙流一出,就将校场上的残雪升华大片,一时间水雾风沙混成一团朝着风云游携裹而去,声势浩大无比。

  “邓师兄胜了!”

  向成武斜了一眼身边的周忠,胸有成竹的说道。

  “灼热沙风一出,风云游再无法近身,割沙又不能致远,他败局已定。”

  与此同时,成功放出杀招的邓和同也心下一松。他吐尽肺内浊气,打算操控灼沙将对手逐渐逼死—,浑然不知在沙岚的另一侧,真正的杀机正在绽放。

  面对漫天沙尘,风云游左目中波纹闪过,竖掌为刀上撩斩劈,身后黄沙如同得令,竟然也聚成沙矢朝前飞驰。

  “这是……”

  周广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卷沙!?”

  一旁的郑子实接口道。

  与大风山中沈有司一刀挥出的上百矢阵相比,风云游这招卷沙不过有七支沙箭;但七支沙箭却都洞穿风幕,精准的射向了其后的目标。

  有心算无心之下,邓和同哪怕在最后一刻全力闪躲,也被三支沙箭命中,身上霎时多了三个血洞。

  胜败已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