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八十四章 冲突

我的书架

第八十四章 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日后,狂沙门主殿。

  沿着中线相对而列的高背座椅上,分别坐着五人。

  其中古河坐在左上首,在他对面入座的则是一位身子矮小不到一米七的短发老者。此人看上去约莫五十出头,留着灰白掺杂根根直立的短发,虽然是靠在椅背上假寐,却依然有着巨兽置身陋室般的存在感。

  正是镇守休密商道的“巨像”杜明俊。

  这位身名在外的强硬派长老披着玄碧锦缎织就的厚披风,上身未着寸缕,露出了被绷带缠得严实的右肩膀。

  此时,棉纱绷带上依然在缓慢的渗出殷红。

  “鹏飞,稍安勿躁,门主之前在闭关,急不得。”

  看到侍立在杜明俊背后的刘鹏飞面上稍有急色,古河出言宽慰道。

  约莫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主殿后门被打开,古奇走了进来。

  “门主。”

  在场的古河、杜明俊、薛赤、甄英杰,及刘鹏飞等五人一起起身行礼道。

  “都坐。”

  古奇看起来很是疲劳,脸色比受伤的杜明俊还要苍白;他一屁股在主位上坐下,整个人就完全靠在了椅背上,好似支撑这魁梧身躯也成了一种负担。

  “鹏飞,这不是还有空椅子,你小子站着作甚?”

  看到众人坐下后,刘鹏飞依然站在杜明俊的座椅之后,古奇皱眉说道。

  “去薛赤那边坐着去。”

  “尊门主令。”

  刘鹏飞躬身答道。见到亲传弟子坐下,面色一直凝重的杜明俊长老似乎也舒缓了些神色。

  “老杜,伤得怎么样?”

  众人各自坐下后,古奇开门见山问道。

  “禀门主,伤的主要是皮肉,肩胛处的经脉稍有受损,看着厉害实际倒不很不碍事。”

  杜明俊微微旋动右肩的肩关节,表示并无大碍——对于武者而言,骨肉伤势相对容易复原,但经脉和腑脏若是受损,就只能花费大量时间静养。

  “约莫到了明年二月,就能大好。”

  “那就好。不过你也一把年纪了,生机不比青壮时候旺盛,这几个月就悠着点,免得影响恢复。”

  古奇点点头,对着共事几十年的老伙计嘱咐道。

  “休密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胡须儿他娘的是活腻味了?”

  问完伤情,古奇转入正题。

  听到他的问话,杜明俊对着坐在下首的刘鹏飞抬首示意,让这位入室弟子代他回答。

  “禀门主,休密道目前已经恢复通商。二十日前,胡须儿领着沙盗掠走了卓氏的一批西域精铁矿石,后来被师父带人追回大半,剩下的部分我们已按照市价对卓氏进行赔偿处置,双方均无异议。”

  刘鹏飞起身恭敬回道,却见古奇挥挥手,让他坐下说话。

  “在与无生沙盗交手后,我已带着门人将整条休密商道周边再度肃清,尽量减小对于往来商队的影响。”

  不过,刘鹏飞有所避讳的回答显然无法让人满意。

  “具体胜败如何?胡须儿那厮突破了?”

  古河知晓刘鹏飞作为弟子谈及师父有所顾忌,转为向杜明俊进一步问询。

  “老实讲,算是个六四分吧,他六我四。胡须儿依然是天人交感境界,并未突破先天,否则你们大概也见不到我了。”

  杜明俊哼了一声说道,也不知是在嘲讽胡须儿还是他自己。

  “不过,他的咬血剑法倒是更加犀利,‘蓄势’之后居然一剑洞开了我的沙盾和沙甲,刺了我这肩膀一个对穿,三年前他可没这个本事。”

  江湖中尊称狂沙门杜明俊为“巨像”,就是因为他的荒沙拳已经修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一招“聚沙成塔”施展开来,能够化身为十数米高持盾披甲的砂石巨人,冲阵杀敌万军辟易,威严煊赫便如巨灵神。

  胡须儿能一剑捅穿厚度按米计的凝砂盾甲,这杀伤力着实有些惊人。

  “不过我拼着中招也还了他一拳。后来我招鹏飞过去带队巡视,也未见无生沙盗再有活动迹象,想来被我那水缸大的拳头轰中,他也不好过。”

  说到此处,杜明俊语气恨恨,脸上泛出一股狠劲。

  “我们做过这一场后,门中伤了有四十三位门人,残了十一人,死了四人。这十五人里十人为一阶,五人为二阶,抚恤我已经放下去了。”

  谈到伤亡,在场众人面色都严肃起来。

  狂沙门直属门人弟子过千,但现役的门人中二阶不足二百,一阶也不过两百出头,一次性少了十几位堪用的人手,可不是什么不值一提的损失。

  “沙盗那边伤亡自然要大得多。我也没细算,大概是我们的两到三倍吧。”

  虽然都是亡命徒,但论起综合素质,无生沙盗还是比不上狂沙门的武者——不过无生沙盗月月都会接收不少从各地逃过来的法外流亡之徒,反而比寻常武道宗门更不缺炮灰。

  “嘿,胡须儿既然还是天人交感境,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寻我狂沙门的晦气。”

  古奇狮子般的眉眼一瞪,便生出无边煞气。

  “听说挂在他头上的赏银也有两千两,再加上其他那些杂碎,合起来说不得也有个四五千两银,正好可以补贴门中用度。嗯,既然如此,过几日我就去……”

  主座上的门主摸着下巴,越想越觉得这笔买卖做得,正打算一锤定音,却被一票否决。

  “去不得。”

  古河斩钉截铁地插口道。

  “胡须儿虽然是个无心无肺之人,却不是没有脑子。他这一趟突袭休密道,总不能是专为了与我们两败俱伤,其后必有目的。大兄乃门中庭柱,情况不明不可轻动。”

  狂沙门中,能够与胡须儿正面抗手的只有正副门主与两位长老四人。虽然总体实力压倒性的强过无生沙盗,但只要古奇不亲自出马,剿灭沙盗必然要付出重大伤亡。

  面对一帮苟延残喘的恶鬼烂人,古河可不愿意拿门中的良家少年去兑子。

  通常而言,古奇凡是定下的计划,谁劝都是没用,但今日被古河反对后,居然没有再接口。

  这般情景,配上古奇苍白的面色,让坐在下首的甄英杰仿佛确认了什么。

  “这段时日,杜长老就请在门中安心养伤,休密道上的事情我会让薛赤再调些人手过去,统一由鹏飞管辖节制,杜长老觉得如何?”

  按住了兄长之后,古奇开始发号施令。

  “就按副门主的安排。”

  杜明俊颔首道,对古河的决定表示满意。

  “鹏飞,如今你要一人挑大梁,凡事必须要用心。若遇事不决,要多与慎之他们商量。”

  杜长老对弟子嘱咐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