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八十五章 风向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五章 风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休密道上的诸事安排妥当后,刘鹏飞就退出主殿,回去准备诸项事宜,好早日出发上任。

  至于其余几人,则还有其他议题要议。

  “好了,英杰,说说莫询的事吧,从最早的开始说起。”

  解决了外患,古河长出口气,转眼于“内忧”。

  “是,师父。”

  甄英杰起身回话。

  “莫询之前被诊断为断脉之身后,由于无法修炼,遭到众人排挤,虽然三年未满,却也没有享受到部分的弟子待遇。”

  这一次,门主只是听着,没有挥手让他坐下。

  “这事我没听说啊?”

  古奇状若随意的问话,却让甄英杰一揖到底。

  “是弟子失察!”

  “别急着认错,你先说清楚你究竟是失察还是未报。”古奇靠着椅背,有些不耐烦地斜眼睨着。

  一字之差,代表的意思可大不相同。

  “弟子执掌传武堂,确实对此事有所耳闻,只是想到莫询杂役出身又无法习武,也就未曾向门主禀报。”

  事实上,虽然被莫询举报的弟子乃是甄英杰的近人,但他折腾莫询的缘由却非是为好友报复,而是向门中的诸位弟子门人造势——即传武堂的甄首座,有资格和能力对门主的命令进行修正。

  这也是邓和同在汇报风云游帮助莫询的事情后,甄英杰心中甚为不满的原因。

  “继续说。”

  看见古奇双目微阖懒得回话,古河说道。

  “在入门之前,莫询曾救下了风云游的长辈,后来风云游入门后为了报恩,便为莫询出头,与一些师兄交恶。”

  甄英杰组织了下语言,尽量说的避重就轻。

  “后来诸位师弟为此事在饭堂发生口角,最后动起手来,邓和同与向成武被风师弟打成轻伤,几人也因此落下嫌隙。”

  “嗯,小孩子打架正常,多打打才有血性,这点挫折都受不了,等到以后老天来磨你们,哪里还遭得住?”

  古奇瞑目颔首道,倒是边上的古河撇了撇嘴,他作为狂沙门门规的主要维护者,显然对于兄长的观点不敢苟同。

  “三日前,刘师兄因休密道的事情不在,我就招了黎师弟来代弟子们的技课。没想到黎师弟不知几人恩怨就里,把邓和同与莫询分在了一起,结果就触怒了风师弟。”

  饶是以甄英杰的面皮功夫,也觉得这事实在有些难以开口,只得把细节全部略过只讲结果。

  “风师弟愤怒之下失了计较,在对决中不仅把邓师弟打成重伤,还运使流沙劲冲撞了他的丹田。黎师弟自觉失责,急着挽回之下就与风师弟定下了季考赌斗的约定。”

  甄英杰以举荐黎承业获得入室弟子资格的条件安排他去代课,本来也有诱风云游出手的计划。但他们都没想到风云游会如此克制,而邓和同会如此残忍。

  实际上,二世为人的风云游骨子里是个信守规矩的人。在他看来,既然莫询要学武,技课上就要服从授课师兄的安排。对练之中哪怕对方下手重,只要没有过线,也只能自己挨着,没什么可说的。

  在风云游堪称“逆天”的资质之下,这事不但闹的门内人尽皆知,就连赤沙城中其他门派,也知道“隔壁”收了个武道怪物。

  这下不仅邓和同被重伤,甄英杰自己也惹了一身腥臊,至于直接导致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的黎承业则在门内大失人望——对于“登堂入室”的弟子选拔,作为传武堂首座的甄英杰原本也是只有些建议权,现下的情况让他原本给出的承诺变得毫无价值。

  哪怕是逼着风云游最后去当了杂役,这场事端对于甄首座而言,也已经是弊大于利。

  “这个赌斗有意思啊,入门五年的打入门两个月的,还是以季考为擂台。门内传的条件是什么来着?一个输了去当三年杂役,一个输了就下跪认错?”

  古奇一手支腮摇头笑道。

  “都他娘的是人才啊!”

  饶是甄英杰心有七窍,也没听出门主这句究竟是褒是贬。

  “大兄,风云游两月贯通三条正经,更是学会了狂沙刀前两式,据说割沙都到了无招之境,这般才华便是在定风风家也是拔尖。我看他也是有些持才傲物,加上年纪小,才会应下这种荒唐赌约。不如由我们做主,这季考他还是别参加了。”

  古河作为狂沙门的大管家,最为珍惜的就是人才,要让风云游去当三年杂役,他或许是在坐最舍不得的。

  “倒是黎承业,我看他一向也都上进,这次真是脑子进水,行事都不如头猪来的稳当。”

  不过这一次,副门主的提议并未被采纳。

  “干嘛不打,让他打啊。遇到这种事不知道来找老子打小报告,宁愿自己去参加季考赌斗,是以为我老了管不了事了吗?让他去打!”

  古奇背靠椅背双目微张,露出一线精光,这话也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当三年杂役怎么了?风云游这小子反正天赋好,我看浪费点时间干点杂活长长脑子也挺好。再说,当杂役又不是不能练武。战国时候的那个猛子不是说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一个个都得吃点苦头吗?”

  古奇扬着下巴瞟了弟弟一眼,对于自己灵活运用先贤名言感到非常骄傲——至于另一边的古河则已经对文盲哥哥的文化水平绝望了。

  “师父,是孟子……”

  只有薛赤傻不拉几的出口纠正道,然后被古奇眼睛一瞪,赶紧把刚放的屁咽了回去。

  “风云游此子,我听鹏飞说起过,并不是什么恃强凌弱,得理不饶人的主。而且,寻根溯源之下,也不是他和莫询搅出的事端。”

  一旁的杜明俊眼观鼻鼻观心了一整场,此时突然发声,表明了立场,让甄英杰心头一凉。

  “行了就这样吧,都散了,老杜也好早点休息。”

  古奇轻轻拍了拍桌子,率先离场。

  “对了英杰,鹏飞走后,空出来的技课教习,就让路凌川一并担了吧,反正一个月就三个半日,不妨事。”

  古河临至起身,突然对甄英杰说道。

  一人身兼两课教习,这在门中可不寻常。

  “英杰。”

  主殿之中众人很快散了个干净,只有古河以及在等候师父先走的甄英杰还在。

  “你是我的亲传弟子,我素来知晓你的能力,但有些事情现在绸缪还是太早。”

  古河转身想与弟子对视,却看到甄英杰垂首掩住了目光。

  “谨遵师父教诲。”

  最后他只得到一句诚挚而恭顺的回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