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八十七章 举重若轻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七章 举重若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练习场中,风云游候不多时,就等到了优哉游哉晃荡过来的路凌川。

  “抱歉啊风师弟,刚刚被甄师兄拉去叙话耽搁了会。”

  这位一向惫怠的师兄挠了挠脸皮,看上去颇为无奈。

  “最近师兄我头上又多了个差事,以后你们的技课也是我兼了。”

  对于门内任何一个有些上进心的弟子而言,这种担子都是求之不得的——授课师兄的职位几乎就是入室弟子和准入室弟子的专属,同时身兼两门课,那“登堂入室”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更何况每带一届弟子,便是多了一层人望;狂沙门就这点人,多干几年,何愁以后登不上高位。

  奈何路凌川就是个异数。

  “托你的福,这边的练武场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环境与私密性,啧啧,可比外头的大场子强多了。”

  路凌川脚踩细沙行至场中,单手一招,在手中团起了个沙球。

  “你看这儿的沙子多洁净,没有咱上课处的一股子汗味。”

  虽然说的煞有介事,但风云游当然看出他在开玩笑。

  “来,风师弟,我先给你说说这荒沙拳在实战中的优劣。”

  单论关系,风云游与路凌川之间甚至称不上熟稔,远远不如与程力夫的交心——毕竟法课一个月一堂,一堂不过半日,入门至今,两人见面的次数都超不过双手之数。

  今日他愿意过来开小灶,一是有个“传道受业解惑”的情分,二则是古月的亲自拜托(吩咐)。

  当然,黎承业对于路凌川这个后起之秀的警惕导致两人关系不好,也是一个因素。

  “荒沙拳虽然只有三式,但却是本门在对外征伐当中声名最响的武技,自然是有其道理。”

  路凌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没有过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在同等修为之下,灼沙掌速度最快,攻击范围也最大,但这都是牺牲了对真气与沙流的控制力换来的。比如同样以沙流及远的招式,含沙射影为了追求突然性与射程,对于所控之沙几乎没有细致塑形,所以在硬度和杀伤力方面都不足。

  灼沙掌五式,大部分都是沙岚形式,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外强中干,若非有独特的‘煮沙’升温手法,是无法与荒沙拳还有狂沙刀并列的。”

  路凌川当年突破二阶,先修习的就是荒沙拳和狂沙刀,对于灼沙掌不是很看得上。

  “至于荒沙拳则正相反,完全放弃了射程与速度,专注于极致的控制。只有足够的控制力,使用者才能同时发挥出此法在刚柔两方面的威力——当然,这也导致其发招留出的破绽较多。”

  毕竟不是什么战斗都会给变身留出“无敌时间”,风云游想到。

  “至于狂沙刀的招式,则同时具备上述两者的特点。例如其第二式卷沙,不仅同时激发复数沙矢,还要求每一道沙矢锋刃分明,飞出数十米后形态不衰。你也知晓,真气御物,越是及远越难保持威力,所以这门杀法要用出架势来,需要的真气量特别恐怖。”

  路凌川素手一甩,掌中沙球就先后化作两道飞射而出,射向十数米外的两个木耙。

  风云游定睛看去,左边的沙流起势虽快,威力衰减却更显著,最后只在靶子上打出了个黑魆魆的孔洞,而右边的沙矢则直接将靶子洞穿。

  “刚刚左右两边分别是同等真气消耗下‘含沙射影’与‘割沙’的效果。”

  担心风云游看不清楚,他还补充了一句。

  “黎师兄擅长的是灼沙掌与荒沙拳,平日作战喜欢通过前者远距离骚扰纠缠近身,然后用后者终结,总体来说远近皆能,没有什么大的缺陷。

  我听说你之前使用割沙放出了七枚沙矢,虽然进境极快,但要以此为主要手段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你与黎师兄的这一场,我看最后还是要在近身战中分出胜负。今日的重点,也是让你更加了解荒沙拳的杀招‘聚沙成塔’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风云游看得出来,路凌川并不相信自己能真的胜过黎承业——毕竟按照门中弟子们的评价,十个邓和同联手也未必能打得过一个黎承业。

  “风师弟,你去边上的武器架上取一把兵器来。”

  路凌川站起身来,双脚立地如扎根,臂膀一震就吸引了四方细沙蚁附上身。

  “荒沙拳的沉沙折戟威力极大,但实战中更多的被用作牵制,可谓是防不胜防。”

  能够一边中气十足语速平缓的说话一边使出聚沙成塔,路凌川在这招上显然浸淫不浅。

  “风师弟,你且往我身上斩一刀来。”

  对着提着一把关刀的风云游,包着沙甲的他闷声说道。

  少年自然不会在试招中用出全力,他单臂抡起长刀,用了差不多一个周广汉峰值的力道——大约是他自己全力的七分之一。

  当劈斩落在沙巨人身上时,视觉上“随手轻击”与触觉上“沉重猛击”的落差让路凌川心中一跳。

  好在沙甲的被动防御也足够厚实,能够横断钢甲的进攻只切入腰身十公分,离他的肉身还有些距离。

  风云游单手擎刀出招完毕,下意识收招,却感到刀面上压着层阻力,不过被他稍一加力,就轻松克服。

  演武场中一时间被迷之静谧所包围。

  一丈多高的沙巨人与只到他一半身量的风云游直愣愣地对视了会,才用两声干咳化解了尴尬。

  “额,师弟不必勉强,这里不需要用这么大力……”

  就在刚刚,路凌川原本打算用沉沙折戟把嵌入的关刀锁住,但他先被那极具欺骗性的轻(重)击惊得分神,又没料到风云游下意识的收刀也是力道非凡,结果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咳,咳。”

  假咳声中,沙巨人左掌一把握住了关刀刀背,然后往自己的腰子上一按,关刀的刀面就陷入了沙甲之中。

  只要在面子落在地上前捡回来,就不算丢脸,路凌川心中自我安慰道。

  “你看,你出招后若是不注意收招,兵器就会被我锁住,此时我再向你本体进攻,你就不得不放弃兵器。”

  路凌川严肃地解说道,好似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以,面对‘沙巨像’,一定要注意收招,只有在造成伤害后第一时间主动收招,才能避开锁拿。

  若你使用的是锐利的长兵器,这会容易些,但若果你不小心被缴械,被迫用拳脚交锋,局面就会变得非常危险。

  你想,如果这把被封在我腰侧的关刀是你的右腿,那现在几乎就是死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