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八十八章 沙巨像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沙巨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黎师兄在荒沙拳上的造诣与我相差仿佛,等会我们可以对练一会,让你明白针对不同进攻的‘收招’时间窗口有多长。”

  沙巨人若无其事的拔出了扎在腰子上的关刀,还给了风云游。

  “其次,你必须要明白这聚沙成塔的本质。”

  路凌川屁股往下一坐,沙地上居然瞬间隆起了张椅子,托住了他的身子。

  “沙巨像是聚沙成塔的表象,而且只是一部分的表象。聚沙成塔的本质是对于身周相当质量砂砾的绝对控制,这招看起来可以是个沙巨人,也可以是个沙球。”

  “当然也可以是我屁股下面这张沙椅子。”

  路凌川的叙述倒是让风云游心头一凛——在智慧之力的辅助之下,他最近不自觉的把所学所见的招式往前世游戏里的“技能”去理解,险些忘了这些它们都是在坚实的知识体系与基础能力上长出来的果实。

  “你看见我现在的沙巨像有两人高,却不代表我所聚之沙也只有这么多,选择人形塑造,也只是因为这样最符合我们直觉上的操作习惯。在我脚踩之处,这附近的一米方圆沙地,很可能也是‘我’的一部分。你在我身前落脚,随时都可能被我限制乃至袭击。”

  路凌川走上一步,站到了风云游的面前,然后也未见什么动作,地上细沙就蠕动上了少年的脚背,扣成了一个足环。

  “荒沙拳的练法专注身周砂石的操控无法及远,所以在武者晋入高阶之后,无法发挥出狂沙刀纵横捭阖般的威势,但在一剑之地内,其控沙技艺可谓登峰造极。师弟等到入了二阶,也一定要选择这一门杀法——至于灼沙掌,以后若有缘分随便翻翻也就罢了。”

  路凌川此刻王婆卖瓜,让风云游觉得他有点像搞传销的。

  “其次,沙甲不仅可以锁拿,还能移动。师弟,你这次再往我小臂上来一刀。”

  每次一吹起荒沙拳,路凌川都能说得唾沫横飞,纵然隔着沙甲,风云游也能用观天神眼看到对方脸上眉飞色舞的表情。

  这一次风云游还未出招,就见到沙巨人手臂上的细沙流转,变得更加凝聚严实。

  这种以单一性能为倾向的变化,有些像前世孤岛危机里的Nano-Suit,少年心中想到,手头劈出一刀下劈斩。

  依然是一个周广汉之力。

  刀光斩落,路凌川小臂上的沙层也顺势变化,大量沙粒从背对关刀的那面迅速挪移过来,临时强化了正面的臂铠。

  这一击,只砍入三公分,不到此时沙层厚度的十分之一。

  “你看,如果你进攻的绝对速度与突然性不够,我就能够针对性的强化。这种强化有两重,第一重为强质,是消耗真气加强某部位的砂层密度;第二重是增量,向此处搬运更多的砂砾。

  所以面对沙巨像,你的进攻速度一定要足够快过一个阈值,否则不仅容易被对方限制,自身的进攻也很难有足够的效果。至于这个阈值与沙巨像的大小以及使用者的实力相关——这方面,黎师兄水平与我参差。

  此外,你也要时刻用真气感应沙巨像上真气凝聚的位置——我知道这对初识武道者很是困难,但如若不这样做,你就无法分辨巨像防御力的强弱分布。”

  利用真气感应乃是武者作战的基本功之一,类似于挥拳踢腿,需要长久的实践才能化为五感之外的第六感。在这方面,哪怕是智慧之力也无法帮忙,是故算是风云游目前的苦手。

  好在,观天神眼能够直接看到砂层的密度状态——一定程度上而言,这比真气感应来的更加直观。

  自从贯通手三阳经后,风云游的神足之力目前足够维持观天神眼的透视神通长达半分钟,配合回气以及适时的开关切换,足够支持一场高烈度短时间的战斗。

  “此外,在速度之外,你必须要有足够的杀伤力。要知道这沙甲随坏随修,如果只是轻度损坏,要复原消耗的真气量极少,类似以伤换伤或者铢积寸累的战术对于沙巨像是完全无效的。”

  路凌川收回手臂,只见那道三厘米深的伤口在一息之内就被填平,再也看不出任何痕迹。

  “不过,程师兄应该也和你说过,葬沙和聚沙成塔都是二阶起步才能修行的杀法。其中主要原因就是控沙量巨大,需要消耗大量真气。所以即便是二阶巅峰的功体,在沙巨像形态下全力作战也无法维持超过五分钟。如果你能够与逼迫黎师兄以此招与你长时间纠缠,倒是可以拖死他,不过……”

  路凌川说到最后,脑海中却完全无法脑补出风云游与全力出手的黎承业杀得难解难分的场景,只得欲言又止。

  “总之,我建议你到时选取步槊之类能够及远又有极强破甲能力的兵器。你不必担心用真家伙会伤到对手——武者对决,大家都有受伤的觉悟,而且到时候两位门主乃至长老们都会在旁旁观,不至于让上擂者有性命之忧。”

  所谓槊,形似长矛,刃口极长,通常有半米至一米,在诸般兵器中破甲可谓第一。不过寻常槊刃无非钢铁材质,以风云游此时尚浅的内力修为和粗蛮的战斗风格,恐怕几个回合就会把它用坏了。

  想到一根质量最差的步槊也要四五两银,少年还是觉得结实耐操的风拓棍更适合自己。

  “各方面的注意事项基本上都和你说了,但是纸上得来终觉浅,不实际对抗,这些见识终究还不是你自己的。接下来,你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路凌川把一对脸盆大的拳头在胸前对撞,豪气干云的说道。

  “师兄,我希望能全力出手,试试我的力道。”

  风云游将手里的关刀随手扔开,活动了下双手的骨节。

  “您能否夯实沙甲,让我打上几拳?”

  “你尽管来就是!”

  听到师弟大言不惭的让自己增强防御,路凌川不由地撇了撇嘴——需知沙甲越是往里防御力越强,之前那一刀不过砍出了一点沙屑,离破防可还差得远。

  这位师弟说话倒真如传闻般有些狂妄,他心中想到。

  “胸甲最厚,你往我胸膛上打就是。”路凌川垂手而立,状似随意。

  如此,就在下一息,他看到了被风云游发力踩踏后如火山喷发般暴起的环形沙浪以及身形拉出的残影,心头才猛然觉得不妙。

  但一切都太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