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一章 腔调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一章 腔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帅千军刚刚突破二阶不到一年,乃是少数入门后就主修狂沙刀的弟子。在内门弟子中虽然不出挑,但也不是水货。

  刚刚那记割沙,他稍有放水,将出招速度降低到了一阶巅峰的程度;看到风云游果然躲过,便自觉有了准绳,按照这个强度开始喂招。

  足尖点地,帅千军身随刀进,向对手斜斩而去。他身形虽胖,此时游刃有余之下倒难得的有些飘然轻盈的味道,如同白象踮足于莲叶之上,给人一种反差感。

  当然,这一刀,不出意外的空了。

  “这是二阶的水准?”

  观众席上有些心直口快的弟子已经出声了。

  虽然二阶初与一阶巅峰只差了一道关口,但是只要是武者就清楚这其中的鸿沟有多么宽阔。

  “嗯?”

  古奇直起腰身,侧首瞥了一眼身边的好女儿,看到她脸上故作淡定的神色,当即明白知道是谁搞的鬼。不过此时外人众多,这位一直拿女儿没什么好办法的老父亲也没有其他动作。

  擂台之上,失却一招,帅千军旋身再进,又是递出一记动作浮夸的横扫,追着对手的身子错过。此时的他,正在潜心思索如何让自己的失败显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却没有注意到对面少年脸上变化的神色。

  面对风云游的连续后退,帅千军双手拉起,打算以一招力劈华山结束自己帅气的三连斩。

  就在此刻,风云游悍然反击。

  用居后的左脚立掌扣地刹那止住退势,少年前手旋转反手持棍,后手发力,风拓棍便如游龙般闪电探出,精准的打在对方长刀的刀格之上。

  只此一招,帅千军兵器当即脱手。

  风拓棍一击建功后,去势由刚转柔,顺着余力就落压在对手毫无防备的侧颈之上。帅千军的侧颈被棍首六个冰冷无情的寒铁箍触碰,霎时升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要害被拿,对决结果已然尘埃落定,两人的动作就此定格。

  若说速度,风云游此时的动作最多也就在二阶初的水准,然而其节奏控制以及对进退之势的反转实在太过迅捷,让进入惯性思维的对手无力反应,以至于眨眼间落败。

  “师兄,承让了!”

  风云游收棍回身,恳切说道。

  原本风云游还以为古月的所谓“操盘”不过是个玩笑,但经过这一场比斗,他当然知道对面的肥胖内门弟子确实经过了古月的“安排”。虽然他自一开始就对于这种“盘外招”并不赞同,但此时众目睽睽,对手却依然愿意放水做局,这个情他是承的。

  快速的将其击败,也是风云游为帅千军的名声考虑——交手的招数越多,作弊放水的名头也会被做得越实。

  “师弟身手当真了得,师兄输的无话可说。”

  帅千军昂藏而立,于长风中利落的一甩头,把被战斗散乱的油腻刘海甩到了一边,然后双手抱拳行了一个武者礼。

  不得不说,虽然长得丑,帅师兄确实是很有腔调,风云游心道。

  “堂堂内门弟子一招就没了,这是放水了?”

  只能看出个热闹的向成武对身边面色苍白的邓和同不怀好意的揣测道。

  “就算是作弊,这样装也有些用力过猛了吧?”

  “不,风云游最后的这一下爆发有些门道。”

  邓和同正想附和,却被坐在身边的一位内门弟子打断。

  此人眉目凌厉,深黑色的眼眸沉凝好似玄潭。

  “风云游此人隐藏甚深,不能小视。”

  “谭师兄您也没有把握?”邓和同皱眉问道。

  这位谭师兄闻言洒然一笑,伸手轻弹柳黄色的武服下摆,满是智珠在握的自信。

  “恰恰相反,我已经将此人看穿了。”

  与此同时,看台正中的李成栋也颔首夸赞道。

  “这一棍,至少有二阶中的水准了;身形变换,火候拿捏,确实了得。这般天身神力,当真匪夷所思,若是修习我门中的铁衣决,想必定能练成先天‘铁衣身’。”

  所谓铁衣决乃是铁衣门中类似于流沙劲的根本功法,其特异处是能够驱使真气于全身皮膜处形成强劲防御,据说在一阶內视境时,就能带来寻常鳞片甲的防御力——由于这种功法特点,铁衣门弟子作战往往出手就是以伤换伤之势,全然不顾防守。

  所谓铁衣身则是铁衣决晋入先天之后的大成境界,号称“身铸铁山,八风不动”,乃是李成栋之父李成梁曾经达到的境界。

  可惜,饶是这位李成梁能够裸衣接床弩,也抵不过谢经国一招无生狼爪,与古奇之父一同死在了赤沙西北的沙海之中。

  听到好友以“铁衣身”来赞誉自家门下弟子,不论是古奇还是古河都非常受用,古月更是喜上眉梢,与有荣焉的模样。

  “我观风云游刚刚的速度力量只有二阶初的层次,与他对决的狂沙门师弟一招被擒,是否不在状态?”

  说话的是张射侯,出于多方面的原因,他是对于风云游所受的赞誉最不以为然的一位。

  “张公子有所不知,刚刚风云游在顷刻间变招,先能用棍首精准的击中飞劈而下的长刀刀格,后又以兵器控制对手要害而不伤分毫,虽然速度上仅展现了二阶初的水准,但要如此举重若轻,必须有更胜一筹的修为。”

  尚真人接口解释道。这其中的关窍并不复杂,只不过张射侯身负二阶中的修为,虽然有基本的判断力,却疏于实战。

  几人正在说话间,左侧的擂台上也分出了胜负。

  一位身着沙甲手持双手沙锤的弟子一锤将对手勉强拉起的沙墙打爆,然后重击在其交叠格挡的双臂上,在骨折声中把他整个人击飞出去。

  眼看已无力动作的重伤弟子就要砸在垒石地面上,一股沙流却自擂台缝隙间涌起如泉,在千钧一发间将他托住。

  在季考一开始,风云游还奇怪三个擂台上都没有安排裁判,此时看到这一幕,才明白缘由——在瞬息间远程驱沙控制局面,整个演武场中,想必也只有古奇一人能够做到。

  “两条小臂都折了,右手严重些。不过伤骨断的比较齐整,易于恢复,也不用担心有什么后遗症。其余的就是些小伤与脱力,不碍事。”

  程力夫伸手轻轻捏了捏被沙流送下来的弟子伤处,然后小心地将断肢扶正,上药后以夹板绷带暂时固定。

  练武有成者,恢复能力均远超寻常百姓;莫说原本就是专注躯体的体修,即便是狂沙门中这些二阶弟子,恢复力也足有常人的十几二十倍,再是严重的骨伤,一般不到一个礼拜就又能生龙活虎。

  这也是为何狂沙门能够让内门弟子按照季度进行完全实战化的考核,而不担心耽误了他们的修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