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二章 白菜与野猪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二章 白菜与野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逼到角落的弟子倒拄长刀,直插入擂台中灌满砂砾的缝隙;他一股脑儿催动体内剩下的所有真气,作最后一搏。

  沙流浟浟,倒悬而起;呼吸之间,一人多高的沙刃在他的面前塑形完毕,带着刺耳的蜂鸣朝着逼来的对手激射而去。

  然后,被其覆着凝砂的巨拳一击粉碎。

  功亏一篑的弟子未有沮丧,却是露出了不出所料的释然表情。

  “我认输了,多谢路师弟手下留情。”

  力竭的弟子双手抱拳,向对面散去沙甲的路凌川行礼道。

  季考原本就是展示修为的舞台,其首要是让弟子们实践苦修一季所得的进展,其次才是胜负;故而当弟子遇到修为明显高过自己的对手时,技穷后认输并不丢人。

  “凌川虽然功体还未突破,但一身荒沙拳着实精进。”

  看台之上,薛赤拍着大腿赞叹道。

  “去年他才及冠,今年就能把聚沙成塔修到‘如身使臂,引而发半’的境界,比我当年可真是强太多啦!”

  所谓‘如身使臂,引而发半’,通俗而言就是局部的巨像化。刚刚擂台之上路凌川身着二指厚的沙甲,仅有右臂上聚现出了沙巨像之铠,恰到好处地将对手全力打出的割沙击碎,正是这一境界的体现。

  到了这一层次,既能灵活的使用聚沙成塔的威力,又能避免浪费真气。

  “就你当年那憨样,门中伶俐些的弟子哪个不比你当时强?”

  古奇听到大弟子的评价嗤笑着嘲讽道。

  “不过单论天赋,路小子确实是门中翘楚了。”

  古奇说着,还与坐在一旁的杜明俊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是阿游来之前啊爹爹,现在阿游才是门中天赋第一。”

  听到身边的评价,古月当即出来矫正——看着身边人比花娇的古大小姐如此亲热的称呼着另一个男人,射侯公子可谓是心如刀绞、眼前发绿。

  路凌川之后,恰好轮到黎承业上场。

  面对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对手,黎承业依然脸色冷峻,在以绝对力量碾压获胜之后也未见轻松神色,显然他对风云游鲁莽提出的赌斗,在这些时日中已经体现出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由于真气量有限且战斗经验薄弱,低阶武者对决往往无法持续很久。第一轮对决平均一场不过五六分钟,再加上诊治伤者清理擂台,十六轮下来正好用去一个多时辰。

  “诸位,季考比试第一轮已结束,请移步。”

  古河起身,打算引客人们前去大厅共用午宴。

  “古师兄,我看各位同道今日都有子弟随身前来,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和我们同堂用饭不免拘谨难受,不如再另开一席如何?”

  尚可兴起身对着古河说道。

  “今日观礼,正好见到贵门后辈弟子人才济济、群英缤纷,飞羽、华月俱都心折。不如请师兄将路凌川、风云游两位师侄请来,正好增进下下一辈之间的交流?”

  今日所到宾客中不乏年轻人,除去青云观的姜飞羽与其师妹王华月,李成栋还带来了其嫡女李铁心以及另两位弟子,外加其余一些小门小派的弟子,凑一桌完全足够。

  “如此甚好啊叔父!”

  听此一言,古月眼珠一转已有定计。

  “年轻人聚会,我正好可以作陪,定不会怠慢了诸位客人。”

  古河闻言自无不允,当即让一旁的甄英杰下去遣人安排。

  听到自己心上人要舍了自己与那风云游共进午餐去,张射侯几乎就要豁出脸皮跟去。好在他最后时刻还是把持住了姿态,知道自己今日是代父出席,没有辱及家门闹出笑话。

  狂沙门主殿偏厅之中,杂役进出如游鱼,很快一桌丰盛的酒菜就被摆上了桌。

  圆桌之上,地位最高又是代表主人的古月自然居于上首,其余人等则按照资历地位排座。不出意外,十六岁的风云游敬陪末座。

  江湖儿女没有什么年纪小不得饮酒的说法,开席后众人几杯酒互相敬下,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能够轻松的打败二阶的师兄,风师弟真的是刚入门三月吗?”

  今年十七的王月华坐在风云游的左边,扑闪着长着长睫毛的大眼睛问道。

  “是的。不过我生长于猎户之家,在深山中多年捕猎,故而搏杀经验却是不缺。”

  风云游点头答道。

  “十几岁就已经在深山中捕猎了吗?”

  王月华虽然生理上长了风云游一岁,但心理上还是啥也不懂的小娘,加之出身富庶,最是爱幻想。她此刻一听“深山、捕猎、搏杀”几个字,配上风云游这副招惹姑娘的容貌,就不自觉的脑补出了一位青衫乌发的俊俏少年,手持长剑,与风息漫卷的嶙峋山石上刺杀猛虎的浪漫场面。

  毕竟淤泥、烂叶、兽腥等等意向并不存在她文艺的脑海之中。

  “师弟这么有本事,又生的好看,真是了不起!”

  皮肤白皙大眼扑眨的少女双手捧心,糯糯的眼神好似黏在了风云游的脸上。

  有这样一位样子娇美的小姑娘对着自己发花痴,若说风云游没点波澜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作为生长在红旗下的新时代接班人,活了四十多年的风云游看着如此单纯的王月华就像是看着一位还未涉世的小学生,心里实在是起不了什么别的意思。

  于是,少年只能化身饿死鬼,埋头一顿猛吃。

  不知是不是王月华自以为年长,风云游一顿好不做作的胡吃海喝,似乎让她更生怜意。

  “师弟如今在赤沙城是孤身一人吗?家中亲人是否都还在山中……”

  自看到青云观的师妹对着风云游一顿关心,大圆桌对面的古月心里就不太舒坦——倒算不上吃醋,反倒像是自家精心种植的小白菜遭到了外头野猪的惦记。

  此刻眼看着王月华都要从本人关心到家庭背景上了,古月眉眼一蹙就要发声,却被一旁心中更堵的姜飞羽抢了先。

  “风师弟,前些日子赤沙江湖上都传说你是斩玄公子之后的第一天才,我还不太相信。今日一见,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师兄敬你一杯!”

  姜飞羽脸上笑意潺潺的举起酒杯,心中却是MMP不止;要知道原本在青云观中,容貌天资最为出众的他可是月华师妹眼中唯一的焦点。

  外来的野猪还想拱我家的白菜,他想到。

  风云游在酒席上虽然不主动交际,但身负移山之力的他对于他人的敬酒也是来者不拒。

  劝酒声中,两人同时拱手举杯,在饮尽杯中酒后亮出干净的杯底,引得一片叫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