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三章 论道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 论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酒入喉如同火流,一路沿着食道烧到胃肠,让姜飞羽原本稍有拘束的容色恣意起来。

  “天下大道,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我辈所求武道者,以武入道也。”

  姜飞羽三指擎托酒盏,微低着头,好似在入神的品味着瓷杯上绚丽的火彩。

  “故于武有得者,必也于道有得。”

  青云观中,由于练武之余还需修习诸子百家中道家老庄列的经文,故而谈玄论道蔚然成风。

  以姜飞羽的博闻强识,稍作思辨归纳后,门内就再无人能与他在口舌上交锋。故而每次众人辩道,最后都会化为他一个人的舞台。

  “风师弟,你乃天纵之资、习武奇才,对于天地大道定然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不知今日可愿在诸位同道面前一展所得?”

  待会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口吐莲花、字字珠玑,姜飞羽心中想着,脸上也露出了自矜的笑容。

  听到青云观姜师兄突然将矛头转向了自己,正闷头大吃的风云游心里是懵逼的。

  “我自幼长于山村,村人皆不识字,更遑论经典;少时只得以天野作伴,引鸟兽为朋,如何识得大道。”

  风云游猛嚼几口,将嘴里鲜美的羊羔肉吞咽下去,然后回道。

  天野作伴,鸟兽为朋?听到这一句,王华月的脑海中顿时又浮现出了另一番景象。

  天作穹庐,山似栏杆;红叶胜火,染遍层林。落叶铺就的地毯上,一身朴素布袍的风师弟背靠巨木而歇,身边围满了毛茸白兔、彩羽鸣禽……

  少女桃腮飞霞、杏眼蒙雾,只是痴痴的望着身边风师弟的俊美侧颜,好似醉酒。

  当然,她的脑补也没有大错,只是把那些兔鸟之类换成个嘿嘿傻笑的紫毛筋肉马猴就差不多了。

  这没道理啊!

  看到自家内定的娇娇师妹听到风云游自承浅薄后反而更加沦陷,姜飞羽心中大呼。

  “风师弟不必谦让,在坐都是同辈,何必善财难舍?”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双目炯炯的朝风云游逼视而去,显然不愿放弃。

  “好吧,既然师兄坚持。”

  见到对方坚持,风云游也不想在酒席上与客人硬顶。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所谓正本清源者,就是要在根本上剖析问题。”

  风云游取了手边的丝巾抹了抹嘴,略一思索就开口道。

  “所以我想先问师兄,你所说的‘大道’具体是什么定义?”

  大道的定义,这不是我在问你吗,你怎么把问题抛回给我?姜飞羽皱眉想到。

  “我是想问,师兄所钻研描摹的道,是指天地运行的规律,创造世界的本源,控制法则的权限,还是在恒常之前的第一因?”

  见到姜飞羽不明所以,风云游具体阐述道。

  “我们要讨论一个概念,总需要先对其有一个精确的定义。”

  规律、本源、权限、第一因……

  这些词在座之人字字都识得,连起来却一个也听不懂。不过,哪怕不懂意思,古月、李铁心等人也能感受到它们的“逼格”不一般。

  从风师弟的谈吐见识来看,不像是刚刚入门的山野小子啊,英气十足的李铁心心中思索,难道现在狂沙门对于文化教育抓得这么紧了吗?

  即便是谈玄小能手姜飞羽一下子也有些把握不到这些词的要旨——毕竟它们和他平时用的表述不是一个路子。

  “上清有言,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道德至高至大、包罗万有,我们姑且妄言之,如何能够定义?”

  引用了一句老子的内容,姜飞羽勉强把风云游的反问对付过去。

  “既然无法定义,那还谈论作甚?说个乐子吗?”

  风云游摇头轻笑,再次动筷夹了块清蒸鲈鱼肉,貌似想到此为止。

  看到华月师妹对风云游小鸡啄米似地迷妹点头,姜飞羽暗叫不好。

  “师弟所言差矣。

  道者,无名无暗,无可索求,无形无象。我辈凡夫俗子难以得窥大道全貌,然而致虚守静之中,却可观道之微末。”

  姜飞羽起身举起酒杯,将微稠的浆液倒入其中。

  “上善若水,流往低处,处众人之所恶,岂非得道?我等揣摩大道,与细微处格物致理,也可受用无穷。”

  姜飞羽样貌虽不及风云游出众,也当得起五官秀气的赞誉,此刻展袖倒酒,别有翩然出尘之风。

  可惜,王华月此刻满脑子都是“秀色可餐”四字,除了帅哥其余一概不理,让他媚眼投给了瞎子看。

  听到姜飞羽貌似极有深意的话语,风云游晒然一笑。

  “师兄此言太过牵强附会。

  天下万物,岂独有水下流?树上苹果,屋顶瓦盖,乃至粪坑里的屎尿,哪个不是往下落,它们都得道了?这难道不是大地元磁的力量吗?”

  此世虽然科学落后,但武道强者本就能够抵抗元磁凌空虚度,故而对“元磁(重力)”已经有了基本的概念——这也是五阶元磁境的得名所在。

  “若我们探寻大道,是为了明白蒸汽上升、苹果下落的道理,那就是在讨论天地运行的法则。对于自然法则,通过不断地实践、归纳、概括,就能够将其揭示的越来越准确精妙。

  但若是硬要遮掩着冠上个大道的名称,抓着‘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之类的细枝末节不放,与鹦鹉学舌有何区别?”

  前世作为一个理工男,风云游出于爱好倒也读了不少诸子百家的经典,虽然语句已不能背诵,但基本的思想却还有印象。

  不论是儒家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入世,道家致虚守静、自然无为的出世,都有着完善的体系以及明确的要旨。但若像姜飞羽一般对核心主旨避而不谈,只为了空口白话的谈虚论玄,在他看来,反而是糟蹋了前人的精妙语句与悠远智慧。

  酒席之上的古月、李铁心等人原本觉得“流水之道”很有深意,直到想到元磁之力,才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人为给与的解读罢了。

  听了风云游这一番话,姜飞羽颇有些应接不暇——他以往经历的论道,无非是双方以名人名言为武器来就虚论虚,对于“把道落地”,可谓是毫无经验。

  “庄子云,人生有涯,而知无涯。风师弟所说的实践归纳还不是以有涯就无涯,如何能得究竟?”

  噎了一会,姜师兄才靠着急智递回一句。

  “武道之路无涯,我辈还不是攀登不倦?何况我生有涯,子子孙孙却无穷尽。我们人族想必异兽、蛮族的优势,最大处就在于传承造就的文明。辨明真理一代不行,就十代,十代不行,再等百代。”

  少年停杯投箸,抬首说道,朝气蓬勃的音声中仿佛有山河轮转,万代更新。

  “文明之火,永恒不灭;继往开来,便是究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