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四章 神威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 神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束发年纪的少年,话语之中却谈文明、话百代,本是很不知所谓的画面。可在此刻,由眼中燃火、语带峥嵘的风云游说来,却给在座诸位同辈一种旭日将升的感觉。

  毕竟说话者,乃是当下公认的赤沙城第一天才。

  这位众人中最为年少者,人生经历在坊间已经传遍——甫出山林,便废掉沙莫邪,压服血煞帮;入门三月,就横扫外门诸弟子,与内门前辈同台竞技。

  言语原本轻薄无力,但受到说话者履历的加持,就能重于千钧。

  “好个‘继往开来,便是究竟’,风师弟,这杯我敬你!”

  扎着马尾的李铁心斟满酒盏,赞叹着举杯。

  隔着酒桌的两人遥遥致意,一饮而尽。

  一段插曲后,这场酒宴的下半程复归寻常;姜飞羽似乎被风云游的气势所摄,再没有出言起衅。

  至于王华月,则依然不时偷瞄着身边的帅气师弟,沉浸在他刚才话语中“子子孙孙”所带来的的无穷联想里——风云对华月,多么般配啊,未来我们的儿女叫什么好呢?

  很快,宾主尽欢之中,午宴完席。

  ······分割线······

  未时(下午一点),狂沙门演武场。

  日挂中天,遍洒金箭,把被冰风冻硬的黄沙晒得活泛起来。

  早上的九十六人在四十八场对决后,有十二名胜者遭受了较为严重的伤势,只留下了三十六人能继续参与比试。

  考虑到接下来还会有这种情况,古奇并未进行加试,直接让三十六人两两分组,进行共十八场淘汰赛。

  “既然一轮就打一场,另外两个擂台就多余了。”

  主座之上,须发斑白的古奇裹着大氅,远看着好似一位慵懒的老人。

  说着,这位赤沙武胆伸手一挥,整个演武场中的荒沙霎时沸腾。

  众人只见十数米高的澎湃沙浪自场地一端拔地而起,朝着另一侧汹涌席卷,在遇到第一座擂台时,如同受阻的湍流,绽出了朵朵旋涡,把组成擂台的条石块块拆解,然后沿着居中擂台的两侧朝后流去。

  不过数十息光阴,两座花了数十名弟子一日时光的上百吨擂台,就化作了几百块青石,整齐的垒在了演武场的另一侧。

  如此神威,纵使李成栋、尚可兴之流,也只得嘴中喃喃着不可思议四字。

  沙潮归位,全场喑哑半晌,然后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俺的娘亲嘞,门主这把子力气,这可……”

  周忠张着大嘴,惊叹得甚至忘了挠头。

  “这可一天能耕多少亩地,抵得了多少头老黄牛啊?!”

  与边上弟子一道,涨红着脸欢呼着“门主威武”的公子哥李思邈闻言,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赶忙推了室友一把。

  “不会说话少说,门主能和老黄牛比吗?”

  就在如此火热的氛围中,第二轮开赛。

  正如古月此前的功课,风云游第二轮的对手是黎承业的好友谭庆生。

  谭庆生今年二十三,入门五年,与黎承业乃是同届。虽然天赋平常,如今也有了二阶中的扎实修为,其主修的灼沙掌已练至大成。

  “第二擂,风云游,谭庆生。”

  随着古河的唱名,风云游再次提着风拓棍站上了擂台。

  “风师弟,大小姐也曾找我说情,可惜我与承业乃是外门时的室友,这个面子却不能给她。”

  谭庆生素手而立,对着风云游说道。

  “师兄不必顾忌,只需全力出手即可。”

  少年点头,清冷回应。

  谭庆生见状却露出了看穿一切的笑容:“风师弟,我详细了解了你之前的对决,也观看了今早你与帅师弟的比试。你这一招在我这,没必要再使。”

  啥招?风云游听得一头雾水。

  “每次与人交手,你都用轻视挑衅以及隐藏实力的手段来激怒麻痹对手,然后突然出其不意,以超出对方预料的招式将其击败——因为你很清楚,你面对的对手,在综合实力上都要更胜于你。”

  擂台之上,谭庆生朗声说道,让看台上的众人都清楚的听见了他的话音。

  “从面对周师弟的割沙,到针对我的卷沙,以及上午击败帅师兄时突然显露的体术……”

  邓和同细细品味谭庆生的判断,原本凝重的面色霎时释然,好似顿悟。

  “不愧是师兄,原来如此……”

  向成武亦点头附和。

  听到看台上渐起的嘈杂,谭庆生微微牵起了嘴角。

  “但是很遗憾,今日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看到风云游依然面无表情,他只当是对手故弄玄虚。

  “我会在开场之后,以狮子搏兔的态势,用全部的实力将你直接压垮。”

  感受到谭庆生的话语中的决心,看台上的莫询、钱雄飞等人都紧张起来,觉得形势有些严峻。

  “看来,风师弟这一关要难过了。”

  张射侯瞅着擂台上说话者自信的模样,顿时信了七分,此刻心情大好之下,故作担忧的向古月搭话。

  “我之前观黎师兄实力非凡,不可能倒在这一轮。唉,我听闻风师弟在赌约中约定输了就要做三年杂役,如此天赋,真是可惜。”

  射侯公子嘴里说着可惜,两个眸子里却是写了个喜字。

  “就谭庆生那点水平想赢阿游,那是不可能的。”

  说到风云游,古月难得的接了张射侯的话茬。

  一个月前,她见身子骨强健的路凌川突然咳嗽不停,好似得了肺痨般几日都不见好,便要赶着他去看郎中,谁知这人却抵死不从;直到最后抵不过她,才透露原来是在对练之中被风云游全力一拳震伤了肺腑。

  而且,是在沙巨像的形态之下。

  据说,当时路凌川甚至来不及反应,巨像半面胸甲就被拳劲轰碎——简直就像没有防备下被另一尊沙巨像全力一击。

  闻言,古月先是不信,直到后来风云游亲口承认,才如释重负。

  连路凌川都只能勉强与风云游打个五五开,区区黎承业,她还担心个什么劲?

  自那之后,古月就停下了“游说”,换成了一副等着看戏的心态。

  “谭庆生要是听我的,还能落个体面,否则……”

  思及此处,古月颇为得意,及至说到一半瞥见边上古奇“你给我等着”的眼神,才惊觉自己把作弊的事说漏了嘴,赶紧住嘴,正襟危坐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