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五章 热风地狱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 热风地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擂台之上,两人对垒。

  随着古河一声令下,战斗当即展开。

  众人未见长身直立的谭庆生有什么动作,其身周沙风便霎时大盛,狂飙之势如同骑兵奔袭。

  他以无招之境使出的正是灼沙掌中以出招速度与覆盖范围著称的第一式荒沙刮骨。

  仅剩下的这座居中擂台差不多两米高,十数米见方,遭这荒沙一罩,居然被完全覆盖——这意味着风云游只能硬顶,而无法闪避。

  稳扎稳打,以力破巧;这正是谭庆生本场作战的方针。

  另一边,风云游见身前黄雾滚滚而来,单手将风拓棍一贯,就把棍身搠入垒石间的填砂中半尺,再右脚往长棍下端一踢,顷刻间扬起了大捧砂砾。

  砂石遇风却未化散,反而在神足真气化生的流沙劲串联下形成了半球形的坚硬沙盾,把少年全身挡在其后。

  虽然只是狂沙刀控沙能力的粗浅运用,但在年少的风云游使来,依然激起了看台上的声声惊呼。

  下一瞬,沙风正面迎上了沙盾,如同海浪撞上礁石,溅起碎花无数。

  刺耳的刮擦声中,昏黄的沙幕遮挡了看台上众人的视线;古月凝神望去,只见到在无数火星飞溅处,隐约有一道沙罩依然坚挺而立。

  然而,只守不攻,取败之道。

  这个道理,风云游自然明白。

  双手横棍,少年凝聚大半真气,将身前砂砾再次柔化塑形,在原本浑圆的沙盾上“长出”了数十枚沙刺。

  撤步蓄力,风云游猛然挥棍前扫,整个砂砾半球受到巨力冲击,霎时朝外侧爆散,在吹散了笼罩的荒沙之余,还露出了其后飞驰而出的沙矢暴雨。

  时隔一月,这记卷沙的沙矢数量比面对邓和同那一次多了不止十倍。

  “这小子,还真是有点聪明劲。”

  主座上,原本瘫着的古奇难得坐正了身子,夸赞道。

  “借助自身神力赋予沙矢动能,好让有限的真气尽量制造更多的沙矢。”古河轻抚须髯,颔首说道:“一击之内,既拆招又递招,确实巧思。”

  看到风云游别出蹊径,邓和同苍白的脸色更显阴鸷——他心中明白,若是对上这一击,哪怕他有心里准备,也是接不下的。

  不过,谭庆生终非邓和同能比。

  “哼,有意思。”

  以他为中心,数十步内,荒沙翻覆;此处所有动静,自然都在谭庆生的感知之中。

  “看”到沙盾变成了刺猬,他也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武者并指做刀,交叠胸前,便引得身下黄沙倒灌悬空,再一挥斩,化作了数与质都更胜对手的沙矢雨。

  在看台上的弟子们眼中,黄雾刚被震散,映入眼帘的就是两边规模庞大的沙箭对轰。

  虽然声势相差不大,但风云游的卷沙乃是取巧,撑死只能算是朝着大致方向攒射,不如谭庆生的“精确制导”。

  故而,在初期的数十枚沙箭互相损毁后,招式使尽的风云游在旁人眼里当即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果然,风师弟就算贯通了手三阳经,终究只是一位一阶初,与谭师兄比对轰消耗,他不可能有机会。”张射侯看到这儿,只觉得心中大定。

  “以风师弟天资,哪怕蹉跎三年也是等闲,倒是正好磨练下心性。”

  张射侯摆着上位者姿态,浑身一副世家公子的温润风度,却不知已被身边的古月当做了一只咕呱乱叫的乌鸦。

  不过,场间如此想的,自然不止张射侯一位。

  “硬碰硬,师弟你还嫩了几年。”

  看到数十沙矢朝门户大开的对手激射,谭庆生心中冷笑,沉身扎马后双手十指交叠握于胸前,开始为最后的终结技蓄势。

  虽然不认为风云游能够撑过他这招全力出手的卷沙,但这场对决中他绝不会范任何轻敌的错误。

  “这招卷沙看着气势磅礴,不过比之前有司老哥剿灭蛇潮的那一击,还是相差甚远。”

  面对漫天箭雨,少年还有心思在心中比对。

  “一阶內视境的真气量,终究还是太过单薄,刚刚短暂交手,神足真气居然就见底了。”

  风云游思忖着,持着风拓棍的右臂舒展,就把第一枚朝脸射来的沙矢点爆。

  旁人看来密集的攒射,在观天神眼的洞察力中,却是次序分明,处处疏漏。

  少年双手并握于风拓棍正中,好似在使用奇门兵刃双头剑,手腕旋动,两侧的杖头居然格开了左右几乎同时到达的进攻。

  “这种技艺……”

  看到擂台上的十六岁少年轻松而精准的击落一道道连绵迫近的沙矢,张射侯已经笑不出来了。

  “如此技艺,眼力、身法、力道缺一不可,可不是寻常二阶能够用出来的。”十八岁的李铁心虽然自己只有二阶初的修为,但眼光却是不差。

  “身处无限杀机,胜似闲庭信步;我辈子弟,风师弟当执牛耳。”

  看到擂台上几乎被舞成一团残影的风拓棍在半空轰出了一朵朵沙尘云,她出神的赞叹道。

  一时间,主看台上无人出声。

  ············

  谭庆生想到过风云游能破去他的卷沙——譬如连续的驴打滚——但他没想到是这种破法。

  “风师弟,了不得啊。”

  眼看对手就要腾出手来,谭庆生冷哼一声,驱使满地沙尘飘飞如雾。

  这是灼沙掌专门用于阻碍视线隔开探查的第二式,飞沙走石。

  “但是很遗憾,你没有机会了。”

  谭庆生原本坚硬的声线被散布真气的沙岚偏折发散,变得缥缈失真,让风云游无法确定他的真实位置。

  “风师弟,这一场,是师兄我胜了。”

  “灼沙掌第五式——热风地狱!”

  话音未落,恢弘的龙卷沙暴须臾间拔地而起,不过瞬息光阴,就把擂台上的温度从冰点之下拉到了酷暑。

  看台之上,众人只见整个十数米见方的擂台都被急速回旋的高温沙流覆盖,化作一团模糊的黑影,在其正中,甚至能够看到代表高温的红热之色。

  “这一招乃是灼沙掌的终极杀招,能够把苍翠的大树摧残成朽黑碳木,风云游避无可避之下,绝无幸理!”

  邓和同单手握拳,神色振奋,只待门主施展神通,终止比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