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七章 战神凌云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战神凌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雄鸡一唱,月落天光。

  昨夜诸般声色,已如流水远去。

  今日乃是季考的最后一日,离决出魁首,还需打上四轮——按照黎承业的实力,如果两人不提前碰面,风云游就须尽力打入决赛。

  在第二轮比试中,三十六人中决出了十八位胜者,如同上一轮一样,也只有十四位能够继续参赛。

  要在高强度的季考中披荆斩棘,不仅实力要足够,运气也很重要;若是在第一轮就遇上个宁愿输也要更你添一条伤疤的狠人,失之毫厘之下,最后的成绩可能就谬以千里。

  今日首战,风云游的对手名叫史天钩。

  “风师弟,今日之战,师兄不会留手。”

  史天钩身材匀称,五官也很端正,此刻负手而立,倒也有些风范。

  “可惜,师弟你遇到我,大小姐恐怕心中也很为难吧。”

  他转首望向主看台上的古月,话音惆怅。

  这是什么戏码?风云游心中纳闷,同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正好与古月的目光对视。

  古大小姐看到风云游在比赛前专门朝自己望来,心头一热,当即热情地为他呐喊助威。

  风云游见状微微一笑,回身却看见史天钩眼含深情,好似沉醉在了古月的音声容貌里。

  “我入门时,于典礼上与大小姐对视,她当时温柔一笑,我就知道我在她心中是不同的。而这一次,谭师兄与帅师弟都曾被大小姐关照让你,她却独独没有寻我……”

  史天钩浅笑着回头,双眼中的神情转为坚毅。

  “虽然你是大小姐关怀的后辈,但今日她如此为我加油,我却非得赢你不可了。”

  这位师兄人长得还行,脑子好像有些毛病,少年心道。

  月前古月运作了几日后,从路凌川处得知了风云游的真正实力,自然没有继续,谁想到却被这位戏很多的师兄误会。

  两人行礼后,相对摆开架势;只见史天钩右手一扬,就从地上拉起了一条沙子凝成的索鞭。

  这招倒是新鲜,未曾见人用过,风云游扬了扬眉。

  “师弟小心!”

  史天钩口中沉喝,手中六米长的沙鞭已同时朝着风云游劈头打来。

  鞭势虽疾,却逃不过观天神眼的追踪;少年双手持棍向上一格,就恰到好处的往鞭稍格去。

  啪!

  演武场上,只听得一声炸响,竟是那沙鞭突然长出一截,被长棍架住后绕过防御抽在了风云游的后背。

  中了这击,风云游虽然皮肉未破,背上也是吃痛,刚刚新换上的上衣更是又被抽烂了一半。

  “风师弟,我所修习的杀法名叫‘战神索枪’,乃是我家兄长所创。”

  一击建功,史天钩傲然说道。

  风云游闻言微微颔首,对对手的光明正大表示感谢。

  史的长兄名叫史天剑,乃是狂沙门目前的七位三阶浑然境门人之一,这门依照天榜榜首“战神巴耶”的功法“战神录”命名的杀法,就是他的创作。

  这门杀法能够将砂砾化作可刚可柔的鞭索,在控沙之上有着独到的创见,但由于对控制力要求极高,修习费事,相对威力而言性价比却是一般。

  故而,除了受到“不可抗力影响”的史天钩,门中内外门弟子并没有第二人修习这门名头浮夸的杀法。

  擂台之上,风云游对峙片刻,突然加速冲锋。

  风云游刚刚启动,沙鞭便斜着抽到了身边,这次他吸取教训,风拓棍重手辟出,直接将沙鞭打爆。

  两人之间距离不过六七米,少年踏出三步,已经冲到了对手面前,双臂再展,长棍横扫如龙。

  观摩了对手前两场比试的史天钩自然知道硬接不得。

  只见他纵身一跃,翻到了风云游的头顶,身边黄沙起陆,被轰爆的鞭索再次复原。

  “要来了,史师弟的表演!”看台之上,薛赤期待的说道。

  先天之下,随意腾空,乃是大忌;看到对手的动作,风云游瞬间预判了其落点,回身就是斜斩。

  但他身后却空无一人。

  就在刚才,擂台上居然升起了一发沙弹,在史天钩升势将尽时正托在其足底,让他再次借力。

  “凌云步!”

  看到这招自己百练不会的步法,薛赤兴奋地猛拍大腿。

  半空之中,史天钩借势旋身,手中沙鞭笔直电射,在流沙劲的催化下霎时铸成锐利长枪,居高临下的朝风云游锁骨刺来。

  战局如斯演变,实在是超出了风云游的预料。

  千钧一发间,少年勉强将小臂架到身前,然后被沙枪直接刺中。

  枪尖入肉,势不可挡;若非被移山之力淬炼下更胜精钢的臂骨阻住,必能将小臂洞穿。

  对比之下,灼沙掌发出的沙刃虽然也很锋利,但是质量不够。这一枪乃是史天钩用了全身旋转的质量直压而下,哪怕是一厘米厚的百锻钢也能捅穿——若是其他人,恐怕此刻连胳膊带身子都已被串在枪身上。

  剧痛之下,风云游面色不变,右手拉回横劈而出,但对手一击既中,便又借着飞弹而起的两记沙踏,瞬息间抽身远去。

  “每次看到史师弟将手中战神沙鞭与足下凌云沙踏配合到这般妙到巅毫的境界,我都想浮一大白!”

  薛赤脱口赞道,浑然不觉背后撅着小嘴的小师妹刀子般的逼视。

  凌云步,不是点沙步之类粗浅的轻身技巧,而是传武阁内所藏的正经杀法;其核心乃是通过特殊技巧完成“沙踏归还”的法门,让武者哪怕身处半空,也能借助朝自身射来的沙踏随意变向。

  单论修习难度,凌云步远超含沙射影,与卷沙各有擅场——虽然不需要一次性塑形大量沙矢,但归还的“沙踏”不仅要落位精准,还需要完美的配合速度与形状,让武者不至于在借力时损伤足底。

  “自入门来,史师弟便在战神索枪与凌云步上下了苦工,如今另辟蹊径,已然是内门中身法上的翘楚。”

  想起了这位据说原本惫怠的师弟入门后这几年非凡的勤奋,薛赤不由感叹。

  “单论速度与力量,他都不如风师弟,但通过凌云步和异形武器,却可以达到极限的敏捷与灵活,但这方面,在内门外门诸弟子中可称第一。”

  创伤对手后的史天钩于空中倒旋翻身,双腿屈膝着地,手腕一抖就用沙鞭在空中打出了清脆爆鸣。

  他一套动作流畅连贯,潇洒至极。

  “嗯,有点意思。”

  风云游微微活动左手,饶有兴致的说道——就在这几息间,他左小臂上的枪创已经被肌肉自动收紧愈合,不再有血流出。

  至于伤口带来的疼痛,如同烈战中的调味,反而让少年的战意越发炽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