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八章 破法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八章 破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擂台之上,史天钩纵横跳跃,折返如飞,灵活好似鹰隼,竟然一时间占据了主动。

  虽然双方在连续十数合的对攻中都没有让对方挂彩,但哪怕是如此,风云游干净利落的动作以及史天钩匪夷所思的身法已让观众们大饱眼福。

  “真没想到,最后是史师兄压制住了这厮。”

  看台之上邓和同颇为意外地感叹道。

  “我记得近两年的季考里,史师兄好像从未进过第三轮,今儿这次已经是他历年来的最好成绩了。”

  “你们别看史师弟他前两年的季考成绩平平,他的天赋其实也只是稍逊路师弟,比起承业都不见得差了。”

  边上肩胛被绷带固定的谭庆生说道——不过一夜,他下巴处被风云游踹出的伤痕已经结痂。

  “史师弟总是一二轮就被淘汰无非是战神索枪与凌云步太过偏科;隅于擂台上的偏狭空间,但凡是遇到大规模覆盖性杀伤的杀法,他这一套都是赢不了的。”

  谭庆生在椅背上半倚着身子,望向交战双方的目光平静无波——昨天季考比试他虽然惨败给了风云游,但是既然技不如人,赛后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愤恨的。

  “除了灼热沙风、卷沙之类的招数,遇到浑身甲胄、以力压人的沙巨像,他也毫无办法。”

  几人交流中,风史二人又已换了数招。

  又一次轰散卷来的沙鞭之后,风云游没有再度进逼,让略微气竭的史天钩拉开距离从容回气。

  “师弟,你这是作何?”

  史天钩有些疑惑的低声问道。

  “我虽然想用此次季考优异的表现回报大小姐的青眼,但也绝不需要师弟你故意留手。”

  “何况,你与黎师兄还有赌约,请断然不要如此。”

  他这声倒是说得理直气壮、义正言辞,让看台仅有的能够听到两人对话的古奇脸色霎时凝重了起来。

  这位赤沙武胆坐直身子,偷偷瞥了身边的女儿一眼,眼中满是提防自家白菜被山上野猪拱走的警惕神色。

  “史师兄,你对古月可能有些误会……”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外加单相思造就的美梦,风云游原本不愿去拆穿,但是依古月的脾性,要是待会史天钩真的在众目睽睽下做出些出格的事,后果恐怕画美不看。

  少年虽然说得委婉,但史天钩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

  “呵,风师弟,没想到你居然也有这般心思,你可比大小姐还小三岁。”

  然而,戏特别多的史师兄又歪到了另一个方向。

  “也是,大小姐毕竟如此耀眼,门中数百弟子心系于她的说一半可能都少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这里分个高下吧。”

  史天钩轻轻颔首,一副我与你公平竞争、但你毫无胜算的表情。

  微一蓄势,他再次朝风云游冲锋,利用接连而起的两座沙踏,避开了扫来的重棍,登临对手的上空。

  在擂台上约莫六七米的高处,史天钩身子倒悬,将手中沙鞭劈做一个半月,朝对手后腰抽去。

  正如之前的应对,少年一棍轰散了来袭的鞭索,然后单手作刀虚劈,递出一记沙刃。

  “浪费真气。”

  史天钩淡然说道,流沙劲催动,正准备借助沙踏闪避,却见到风云游起脚踢在风拓棍的棍尾。

  这一脚,让他耸然心惊。

  只见被瞬间加速的长棍打旋横飞而出,后发先至,正将升至半空的沙踏击散。

  失去凌云的基础,身处半空的史天钩无力闪避,只得勉强把沙索化作枪身,横档在射来的沙刃之前。

  飞刃遭到阻拦,中段虽然崩毁,但两端的刃尾却按着惯性在他的右肩和左腰侧留下了两个伤口。

  “这怎么可能?”

  翻身落地后踉跄不已的史天钩勉强站稳,难以置信地问道。

  “史师兄,我刚刚并非留手,而是已经看穿了你的步法。”

  少年此时负棍在背,朗声说道,并未追击。

  “你说什么?”

  史天钩当然见识了此前风云游拦下谭庆生沙矢雨的那一番惊人表演,但凌云步的沙踏不仅突然性与速度都比卷沙的沙矢更快,而且由于航程很短,留给拦截的窗口期更是极小,几乎不可能被同等修为的武者破去。

  得意的身法被破,史天钩心中大乱,但脸上风云变幻后,还是强行压下杂念再度出手。

  风师弟一定是走运押中了一次,然后以言语乱我心神,他勉强自我安慰道。

  然而,史天钩召还的沙踏,再次被风云游踢出的沙矢击散。

  眼中带着最后的希冀,落地后的他第三次尝试,但结果毫无变化。

  “这小子居然能用这种方式破去凌云步,娘的,这比赛看得还真有点带劲。”

  古奇将前倾的身子靠回椅背,饶有兴致地挠了挠脸皮。

  “我本来还以为这两人要耗到一方力竭为止。”

  听到兄长在客人面前脱口就是一句脏话,古河面露不悦,不过心中也为风云游的操作震惊不已。

  “开玩笑,阿游他可是天才啊!”

  主看台上,作为少数几位看不出门道看热闹的主,古月倒是觉得理所当然。

  “我的好侄女,这事可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不然凌云步就进不了传武阁了。”

  杜明俊嘴角噙笑,难得开口。

  “风小子这是在自己动作之余,还预测到了对手下一步的动向,并且精准的计算出其召还沙踏的时间和位置,才能将其拦截。”

  听到杜长老的解说,周围自觉看明白了的人都颔首赞同——只是他们都不知道,风云游撑死就是能够做到预估史天钩召还沙踏的大概方向,其余全靠观天神眼的惊人动态视力解决。

  “鏖战之中,还能有如此心力,风小子倒是个天生适合搏杀的料子。”

  说完风云游,杜明俊又开始嫌弃起了史天钩。

  “天剑的这位弟弟本来资质倒也不差,只是一门心思就知道钻研些花里胡哨的东西,练了四年武,还是不懂功体才是根本的道理。技巧练得再好,遇到境界更高的,都是白瞎。”

  对于他的观点,场间倒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但也无人当众出言反驳。

  在倚为核心的身法被破去后,史天钩再无力在风云游面前挣扎,不出三合就被风云游逼到擂台角落,最后被七十斤的风拓棍架上了肩膀。

  “史天钩对风云游,风云游胜!”

  随着古河的宣布,两人再次相对行礼,然后步下擂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