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九十九章 虾仁猪心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 虾仁猪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场有些拖延的对决后,均有受伤的两人都需要到看台下的程力夫处接受简单的敷药包扎。

  “风师弟,你前臂背面的肌肉束中心有个撕裂口,虽然创口不宽,但是对于左手腕的屈伸还是会有些影响。”

  由于风云游晋级,程力夫率先为他检查了创口,敷上特效创伤药,然后打好绷带。

  以风云游更胜同侪五倍以上的恢复力,这种伤势也就是一两日的功夫就能痊愈,可惜季考剩下的比赛都要在今日结束,无法给他充足的时间。

  “史师弟,你主要就是两处切割伤,好在入肉不深,没有伤到骨头。”

  相比风云游,史天钩没有那么强的肌肉自愈能力,就在刚刚那一小会,已经有了些失血症状,两片嘴唇毫无血色。

  正在风云游率先完成处理走上看台的时候,斜上方传来了一道清脆如铃的少女声线。

  “阿游,你刚刚赢得真漂亮!”

  少年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古月灿烂的笑颜。

  少女身穿明黄色的裙装,袖口饰着翠色的刺绣,倚着上层看台的护栏,探出了半个身子——在昨日安稳地坐了一整日后,今天她终于故态复萌,哪怕当着诸位贵客的面,也做回了自己。

  “你别说,刚刚你那个对手虽然看着眼生,实力倒还真是不错,看着花里胡哨的,居然能伤到你。”

  之前的季考,古月一般只会看十六强以及之后的比赛,故而史天钩在狂沙门弟子间独树一帜的战斗体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到古月的话,知道史天钩同志就在看台下不远处处理伤势的风云游赶紧想给古月示意。

  但一切还是太迟了。

  不用转身,少年就感到背后的楼梯上升起了一股绝望死气;幽幽怨怨的脚步声中,上好了绷带的史天钩走上了楼梯,站在了风云游的身边。

  在背后说人闲话的时候遇到了正主,饶是在门中弟子面前如同混世魔王般的古月,一时间也有些尴尬。

  “啊,哈,阿月,这位内门师兄名叫史天钩……”

  风云游本想说两句缓和下气氛,但是看到史师兄死灰般的面色,以及眉眼中的千种情绪、万般哀愁,这张着的嘴却再也接不下话。

  “史师兄你好哈,第一次认识,真是幸会……”

  看到对方面色阴沉,古月以为是因为自己谈及胜负,赶紧出言补救;谁知这句“第一次认识”一出口,史师兄好似被一剑插在膝盖,简直就要站立不稳。

  这个世界为何对我如此恶意?

  望着凭栏少女花朵般的笑靥,史天钩嗫嚅着嘴唇,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

  “大小姐,我叫史天钩,幸会……”

  一句自我介绍说完,他仿佛用尽了数年来积攒的所有力气,踉踉跄跄地奔行回了自己的座位。

  苦情人仰天瘫倒,只觉得人生一片虚无。

  “唉,史师弟,你哭啥?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赛吗,人生处处都是新的开始啊!”

  “师弟,你这次已经够出风头了,没必要啊。”

  “师兄,我以前真没看出来,你的胜负心居然如此强,真不愧是师弟我欣赏的男人!”

  被热情的兄贵们围着安慰的史天钩,眼角的翔流得更畅快了。

  ······分割线······

  “大梁五十五年年,狂沙门冬季考第三轮到此结束。”

  主看台上古河朗声说道,真气灌注下的浑厚嗓音清晰地传遍了整个演武场。

  本轮比试不过半个时辰出头就已结束,决出了本次的七强。

  “晋级者共七人,分别是黎承业、汤宜修、司修然、林和通、路凌川、朱文康、风云游。”

  这几人中,前六位可以说都是季考开始前公认的种子选手——其中黎承业、司修然、路凌川三人乃是内门近百弟子中仅有的三位二阶巅峰接近突破的“准入室”,而汤宜修、林和通、朱文康三人则俱是二阶高段。

  故而,风云游的名字与他们同列,就更让人意外与震惊。

  “唉,我现在真的是做梦一样,谁能想到风哥扛着棍子真的就打进了八强?”

  钱雄飞对着边上的弟兄们感慨着。

  “睡我隔壁床的哥们学了三个月的武就拳打脚踢地把师兄们干翻马下,唉,这样讲起来,感觉我也挺牛的。”

  “也不知道入门考时候的那个阴阳怪气的周琦如果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因为刚刚宣布的名单,观众席上喧哗大盛,然后又被古河用一阵轻咳压了下去。

  “根据门主与长老的商议,在第四轮中,将会有一个轮空名额,由七人抽签决定。现在请七位弟子上前来中台抽签。”

  对于这个决定,场间到没有什么争议——每次季考由于人数不规则,古奇常常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办法,抽签只是其中最正常的一种。

  不多时,七人就汇聚在古奇面前。

  “抽签这种事,不用老夫教吧?”

  古奇随意说道,并未起身,只是右手随意一招,就自看台之下吸来一缕沙流,在他手中化作了七支沙签。

  “这七支签里头有一只背后写了轮空二字,谁抽到谁就直接进入第五轮。”

  古奇伸手一抛,七支沙签就好似被无形的丝线牵引,漂浮到了空中,背对七人列作一排。

  当然,除去要抽签的七人,古奇以及在他身边落座的古月、李成栋、张射侯等人也是能看见沙签分布的。

  “你们七人就按照年纪大小排序,年纪小的先抽,没问题吧?”

  古奇说完,就看见边上的古月似乎有话要说,赶忙眼睛一瞪——他却是以为自家女儿想要给风云游报信。

  “风小子你年纪最小,你先选吧。”

  风云游虽然从不畏战,也敢于承担后果,但是能够为自己的决胜增加优势时,他也不会迂腐。

  当即,少年就暗运神足真气,打开了观天神眼。

  “我就选左边数第三支吧。”

  顶着张射侯和李成栋两人古怪的眼神,风云游准确的挑中了那只写着“伦空”二字的签。

  倒不是他不想选写着“轮空”的,只是其余六支签上都光滑无字。

  原来,刚刚古月是看到自家老爹写了个错别字,想提醒他修改——众目睽睽下给风云游作弊,她还没这般没心没肺。

  “嗯,果然是有运气的小子,你挑中的这支就是轮空。”

  古奇说道,悬浮半空的七支沙签旋转半圈,将背面展示在七人面前,果然只有第三支背后有字。

  伦空。

  当然,七位弟子都是受过严格训练,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绝对不会在这里笑场。

  说来也怪,古奇似乎毫不意外风云游一矢中的,反而好似确认了什么般点了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