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章 勾搭

我的书架

第一百章 勾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轮,风云游轮空;其余六人,黎承业对汤宜修,司修然对林和通,路凌川对朱文康。”

  随着对战表下来,除去风云游之外的六人都各自散去准备——不过,这一轮的三战,都是二阶巅峰对二阶高,在众人眼里悬念并不大。

  这也是狂沙门内季考的惯例,习武之人最看重的还是硬实力,强行通过赛程让弱者的位置骑到强者的头上,是门中高层与弟子都不愿意看到的。

  主看台上有古奇在旁,风云游也不好和古月搭话,见众人走开,便也打算回到钱雄飞、莫询等人所在处,可是他正准备走,却被李成栋喊住。

  “风师侄,我是铁衣门门主李成栋,我托大喊你声阿游你不介意吧?”

  风云游转过头去,便见到这位初次见面的李门主腆着张大脸,包着络腮胡的面孔上挂着让人腻歪的甜笑。

  “阿游啊,没来狂沙门时,你的大名在我这就是如雷贯耳了。看了你这三场比试,唉,这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这天资才情,当真让我这个做长辈的又叹又佩啊!”

  这般直白去雕饰的吹捧,一股脑儿的涌来,差点没让少年窒息。

  “多谢李门主,您真是谬赞了,小子我真是当不起!”

  风云游闻言只觉得面皮一紧,赶紧谦虚一波。

  不愧是修铁衣决的,这种力度的套近乎让脸皮超过板甲的他都有些吃不消。

  “唉,当得起,当得起!”

  李成栋起身走上前来,拉起风云游的手轻拍两下,那股奇怪的亲热劲,让少年不寒而栗。

  此刻的场面,让风云游不由得想起了此前古月对他说的什么“无衣门里演武场上都是些汗流浃背的赤膊男”之类的八卦。

  “李门主,小子手上有伤,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下去准备接下来的比试了。”

  尴尬的气氛之中,风云游不动声色的抽回手。

  “当然,当然。阿游啊,之前我和古世兄谈起我铁衣门的凋敝近况,他也是唏嘘不已,说愿意为我门中复兴助一臂之力,让我甚是感动。”

  不管古奇就瘫在几米外的座椅上,李成栋睁着眼说起了瞎话。

  “依阿游你如此出众的身体天赋,以伯伯我的浅见,修习流沙劲其实不是那么合适,反而与我门中的铁衣决万分般配,所以你看看要不要考虑下转入我铁衣门,嘿嘿嘿。”

  风云游看着眼前身形神似筋肉马猴风悟空的黑毛壮汉,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前世看过的一个视频,里面有个叫华农的村霸就是如此诱骗自家的小猪。

  “感谢李门主的青眼,然而我已入了狂沙门,在典礼上许过誓言,自然就不能转投他处。”

  刚刚在昨日见识过古奇的神威,风云游哪里敢在这造次——他的神眼分明看见前排背对自己的古河也是支着耳朵留意着此处。

  “唉,我们习武之人怎么能如此迂腐!”

  李成栋闻言,大手一挥,故作豪迈。

  “我辈攀登武道泽路而行,第一要看历史的进程,第二也要照顾个人的意愿嘛!狂沙门的两位古世兄都是通情达理之辈,这些肯定都能商量的。

  我可以给你许诺,只要你来我们铁衣门,那直接就是入室弟子,我的亲传好吧。功法杀法什么的全都安排,你看你最爱用棍,我们铁衣门招牌杀法‘破天棍法’就是棍招,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作为天人交感境界的高手,李成栋似乎感受到了场间的风沙有些狂躁,原本正盛的兴致被泼了盆冷水——而他的女儿李铁心,已经臊得满脸通红。

  在他人门中忽悠其天才弟子转投自家,这种犯忌讳的蠢事也只有类似古门主和爹爹这种人才干得出来,李铁心想到。

  “对哈,今儿你还要比试,我就说到这哈;阿游你回去好好考虑,伯伯私下和你说,我们家铁心对你也是钦慕已久啊哈哈哈……”

  在风沙的狂躁转变为杀意之前,李成栋悬崖勒马,最后还不忘卖了一波女儿,引来了背后李铁心的侧目而视。

  ······分割线······

  擂台之上,巨大的轰鸣接连奏响,席卷整个演武场。

  这是第四轮的首战。

  此刻,黎承业与汤宜修尽皆运起聚沙成塔,化作了一高一矮两个沙巨人,打起了纯肉搏战。

  这你一拳我一拳的,搞得像回合制游戏似的,坐在看台上的风云游,看得有些昏昏欲睡,心中吐槽道。

  不过,在他身边,没见过世面的钱、侯等外门弟子,倒是一个个被“巨大化作战”带来的强烈冲击搞得热血沸腾,纷纷大呼过瘾。

  显然,作为甄英杰在内门中的首席狗腿,汤宜修与黎承业在赛前就有了默契。他们此时选择的沙巨像拼拳的比斗方式,看着惊心动魄威力巨大,实际上却最是安全。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和两人对着大海依次出招,比谁先竭尽真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果然,打了几分钟后,汤宜修的真气率先告捷。只见黎承业一拳将对方的沙巨像轰散,然后借势空翻后退的汤宜修就拱手认负。

  接下来,自然是两人互相吹捧的和谐戏码。

  之后,司修然与路凌川也如众人预料地先后战胜了对手——这两场相对而言要更加激烈,获胜的二人也受了些轻伤。

  “第五轮,黎承业对司修然,路凌川对风云游。”

  随着古河宣布对阵,黎承业不由的拧紧了眉头——这对他而言却是最差的局面。

  路凌川作为现在大小姐手下的头号“马仔”,与风云游铁定是穿一条裤子,而司修然作为三位二阶巅峰中狂沙刀修习的最为精深者,可不是块好啃的骨头。

  若说以往,黎承业对上司、路二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司修然显然也知道黎承业与风云游有着押注极大的赌斗,不愿意把这位师兄弟往死里得罪,最后放了些水,在对手付出了些许小伤之后,就卖了个破绽投子认负。

  这让司修然难得的从心高气傲的黎承业眼里,看到了感激的神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