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零五章 借花献佛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五章 借花献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演武场内原本僵硬的氛围被古奇一通训斥,反而迅速回暖。

  按照往常而言,季考到此就已结束。以狂沙门中的惯例,除去可以在传武阁多修习一门杀法之外,夺得魁首的弟子并没有其他什么奖励。

  但今次不同,慷慨的张家送出了一枚珍贵的“白露丹”作为最后的奖品。

  “风云游,你小子居然真夺了头名,格老子的,便宜你了。”

  难得正经了一把的古奇又恢复了口吐芬芳的样子。

  “上来到张家小子那领奖吧。”

  “祝贺你,风师弟。”

  刚刚经历了风暴洗礼的黎承业向风云游道喜,澄澈的双目中再不复之前的驳杂。

  少年向他点头致意,然后漫步走上了主看台。

  “风师弟果然英姿勃发,天赋过人,赤沙城中除去吾兄,再无人可比。”

  看到风云游走上前来,张射侯自身后侍立的胖大跟班手中接过一个雕纹繁复的精致木盒,起身迎来。

  “这个盒子中所装的,就是我张家以两千两银购得的白露丹。此丹以数百年白参为君,辅以多种名贵药材为臣佐,经名家之手方才练成。”

  说起这枚丹药,张射侯脸上满是高傲神色,如同风云游前世见到的炫耀超跑的富二代——不过这一枚相当于“两千万RMB”的丹药也着实超过了在场绝大部分人的想象。

  (实际上一千五百两,张射侯夸张少许)

  “两千两银,这可是两百头雄健耕牛啊,比俺们全村的牛加起来都多多了!”

  周忠习惯性地将大额金钱转化为自己能够理解的事物。

  “入门考的时候,就听沙莫邪那老货说风哥的棍子值几千两,后来血煞帮的陈帮主又说要出五千两换儿子一只手,现在又来了一枚两千两的丹药……”

  钱雄飞说道,穷人家出身的他本来也该咋舌不已,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

  果然如程师兄所说,只需练武有成,自然不缺黄金与红颜。

  “此丹一经服下,便能源源不绝地化作真气,辅助武者冲击经脉,若是使用得当,能够一次性贯通数条奇经,省却常人一两年的苦修。”

  听到两边狂沙门弟子的惊呼,张射侯受用不已,神采更是照人。

  “有此白露丹一粒,当能助二阶高段的武者直接突破到三阶。”

  毕竟是张家捐献的奖品,风云游也耐心地听完射侯公子的夸耀,他正待上前接手,却见张射侯一把将木盒捧回了身前。

  “不过,丹药虽然珍贵,以风师弟的才华横溢,实际上不过是画蛇添足。我曾听闻风师弟入门时遭到沙莫邪的污蔑,乃是古月世妹仗义出言才得蒙昭雪。我提议,这枚丹药就不如由我转赠给古月小姐,即是古张两家情谊的见证,也是报答她对风师弟的恩情,岂非皆大欢喜?”

  处在众人视线的焦点,张射侯侃侃而谈,自觉风度非凡。

  “你少来,我不要。”

  听他这般胡咧咧,古月小脸一板,当即否决。

  “世妹不必如此,我们两家世交,你我二人又是青梅竹马,一颗白露丹又算得了什么呢?”

  张射侯殷勤劝到,心中得意万分,觉得自己这一手既能避免丹药交给风云游,又能讨好古月,乃是一石二鸟之计。

  以恩情为质,量风云游也拉不下脸说句二话,他想到。

  “张公子,我不想坏你兴致,不过我的白露丹你能否先交给我?”

  正在此时,风云游清冷的语音打断了他的念头。

  “我身披十数创,还等着回去包扎伤口。”

  虽然风云游的肌肉自动收缩封闭伤口,让少年看上去不是那么惨烈,但那些被“霸王卸甲”打出的伤口可都是实打实的。

  “额,风师弟,这枚丹药我既然说过捐出,便绝不会食言。只是古月小姐有恩于你,你难道不思报答吗?”

  张射侯一愣,当即拿出恩情报答之类的说辞来堵风云游的嘴。

  “有无恩情,报不报答都是我的事。只是我这枚丹药再被你捂着,都要焐热了,你先交还我可好?”

  风云游当然早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只是他身上疼痛,完全没有与人打太极的兴致。

  “若是张公子实在舍不得钱,也可直说,毕竟两千两吗,你心痛我也理解。我就当是张家与我开了个玩笑,如何?”

  少年这番话一说,惹得满场哄堂大笑;张射侯心中羞怒,一张玉面蒸得通红,可惜有古奇在,他无论如何是发作不得。

  “好好好,白瞎了月儿对你的照拂!”

  张射侯好容易憋回了怒火,单手把木盒塞到了风云游的手里。

  “哎,姓张的,‘月儿’只有我爹叫得,你这般轻贱是叫谁呢?”

  听到这声“月儿”,古月柳眉倒竖,当即发飙,一把把身边的茶盏摔碎在地。。

  对着狂沙门诸位高层,以及数位赤沙名流,张射侯失察之下这声呼唤可谓失礼至极。

  若不明情况者,难免以为他与古月已有私情。

  “古门主,古月小姐,请见谅,是射侯失言了。”

  张射侯知道自己这下子丢尽了张家的脸面,赶紧一揖到底。

  “张射侯,以后你不知道的事少自以为是的掺和,阿游乃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论恩情,也是我欠他的,要你来假装公道?”

  古月此刻再不给张射侯留情面,张嘴还要再说,乃是古河给了她一个眼色,才让她收了回去。

  “嗯,这白露丹果然神奇,在下多谢张家慷慨。”

  另边厢,风云游也不给张射侯面子,直接打开木盒,果见其中一粒龙眼大小的皓白丹药盛在丝绸之上,一见天日便散出馥郁香气,少年光是闻到就觉得体内血气有所反应。

  “对了,这枚丹药既然给了我,那刚刚张公子口中所谓的‘古张两家的情谊’可还需要见证?”

  他这却是反过来拿捏住了张射侯的话头,要让他出血。

  “这,这是自然。”

  张射侯额上汗渍涔涔,但面对狂沙门众人尤其是古奇那一双狮目的逼视,哪里还能说出一个不字。

  “我还专门准备了一佩上品寒玉,佩戴者在观想时心境能够自然澄澈,就献予古门主,愿我古张两家永世交好,不离不悖。”

  他嘴上说得利索,心头当真是在滴血——别看张家二公子平日流连绿柳巷、风雨楼花费不菲,但那都是些小钱,而这块玉佩乃是张射侯求了好久才说动母亲支银为他买来,价值不止千两。

  毕竟,既然上升到了见证两家情谊,他堂堂张家二公子总不能拿个几两银钱的寻常金银首饰当做礼物。

  “行了,张小子真是有心了,回头和你家老头说,以后串门人来就行了,不用准备这么多俗物。”

  古奇嘴上客气着,也不知从哪唤来了沙风,好似怕对方反悔似的,赶紧托起玉佩送到了自己的手里。

  “正好,风小子,张家给你这魁首备了颗白露丹,我这当门主的也不能一毛不拔,这块玉佩乃是上品,就当做门内对你的奖励了。”

  看到这块玉佩转了圈手又到了风云游手里,张射侯嘴唇一瘪,好难才克制住了流泪的冲动。

  好好一招借花献佛,最后亏了自己的花,却献给了别家的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