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零二章 胜败之机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 胜败之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师弟,我狂沙门功法博大精深,变化无穷,非浸淫沉淀多年无法得其精髓。”

  拄戟于地,黎承业散去体积超过自身的沙锤。

  “你若以为凭借自身天赋就能简单压过内外门数百弟子的旷日苦修,那真是痴人说梦。”

  他朗声说出的这句话,却是让看台上的众多天赋平平的弟子产生了共鸣——数年乃至毕生的苦修,不及他人一朝顿悟,这是怎样的无力与残酷?

  不过,古奇闻言却只是嗤笑不止。

  “黎承业,我敬你是前辈师兄,没想到竟做此狺狺败犬之言。”

  演武场正中,风云游展棍如翼,讥诮道。

  “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若是真强者,就只管几十年如一日的探索前路,九死而无悔,哪还整日患得患失,自怨自艾?!”

  “立身沙场,还是省点口舌,凭借拳头说话吧!”

  话音未落,少年复又冲锋,面对对手迎来的戟尖,他以灵巧的转身避过,接以一式横扫千军。

  这一棍,被平地升起的沙墙挡住。

  击碎了第一重阻拦之后,风云游便见得黎承业飞退的身影前再次升起两道沙墙。

  “哈!”

  几番角力,风云游全身的气血已然活化沸腾,炽烈战意下,他挟棍沉肩,居然一举撞碎了两道可比厚实甲胄的屏障。

  如斯悍勇,让看台上的诸多弟子都生出了此子不能力敌的念头。

  三重防御,弹指即过;沙流缱绻,迟滞不得。风云游风驰电掣间,气势达到了顶点。

  止住其去势的,是黎承业高举过顶,直如桌面大小的凝砂巨斧。

  速度与质量,于斯碰撞。

  冲击之下,无数黄沙翻涌成澜,如同海浪般朝四面飞散。

  但比它们更快的,是倒飞而回的风云游。

  “于荒沙拳一道,承业可执内门牛耳。”

  惜字如金的杜明骏难得开口称赞道。

  就在刚刚,黎承业利用风云游失去视野的时刻,于地面吸附无数沙流,将自身自腰部以下焊铸在了大地之上,以此在对抗上占得上风。

  但与风拓棍对悍之后,他浑身的沙甲也霎时密布裂纹,特别是下半身的沙砾“基座”上,更有无数沙块斑驳脱落。

  半空之中,风云游调整身形,双足落地如犁,竟在地上拉出了两条数米长的深痕。

  “痛快!”

  再次遭到击退,少年不仅不见颓丧,反而越发神采飞扬。

  自出山以来,风云游头一次在实战之中将全身劲力逼至极限,一时间落针可闻的演武场中,众人都能感知到他体内汹涌澎湃的蛮荒之力。

  心脏汞动如鼙鼓雷鸣,血液奔流似大河长江。

  此刻,以望向风云游的目光炽热论,李成栋已经超过了此前的冠军王华月。

  沙场之中,黎承业只见对手身形一闪,劈山断岳的长棍便已当头而至。

  戟化铡刀,他依仗沙甲助力,再次将风云游顶飞。

  两人一动一静,如此交锋数合,把原本平整的场地打的一片糜烂,虽然久攻不下,少年却越战越勇,浑身耐力仿佛取用不尽。

  “黎承业,这般强度我能打上一天,但你的真气又能支持多久?”

  再次被斧枪劈飞的风云游双手拄棍稳住身形道。

  虽然少年的语气嘲讽,但微微气喘的黎承业却知道他说的是实情。

  “风师弟,我倒真没想到你居然能逼我使出全力。”

  黎承业长出一口浊气,手中斧枪随风而散。

  “你之天分,我认可了,但你行事狂悖桀骜,却还须磨炼。”

  说话之间,大量沙流已经攀附至其脖颈。

  “今日一战,就让师兄我做你的磨刀石,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片刻后,他已化身为一位身高近四米左手持塔盾,右手执关刀的铠甲巨像。

  双膝微屈,巨像将自己抛入空中,如陨石般朝着风云游压杀而去。

  体重以吨计的庞然大物舍身一击,声势远超之前两人的对轰。

  巨像坠地,沙浪翻覆,将提前后撤的风云游的视野全部遮蔽。趁着混乱,少年正欲上步近身,就见到森然刀尖平分沙幕,朝着自己上撩斩来。

  千钧一发间,风云游足腕发力,猛然翻身前跃,身虽得免,衣袍下摆却被切断。

  “风师弟败机已现。”

  看台上甄英杰轻声说道,嘴角已现出笑意——敌强我弱之下被逼腾空,风险不言而喻。

  此刻,风云游凭借脑后呜咽的凌乱风息,不必开眼,便知道是沙巨像使出了盾击。

  “着!”

  鏖战半场终得良机,黎承业大喝之中已尽全力。

  眼看巨盾拍来,风云游身下的地面上却突然弹起一团沙弹,正垫在他的足下。

  “马踏飞燕,平步凌云——这是凌云步?”

  于众人不可思议的喃喃声中,少年脱身囹圄。

  二次腾空后,风云游已置身于沙巨像头顶,他以一个复刻自史天钩的姿势旋身甩棍如鞭,霹雳般炸在沙巨人的后脑。

  仅此一击,沙巨像的头颅崩毁大半,连带其内的黎承业也在震荡之下暂时失去了平衡感。

  风云游借势加速落地,于巨像背后再施辣手,重棍抽在其左膝关节,将之打得单膝跪地。

  到了此时,黎承业终于反应过来,左手回身盾击横扫,终于把还欲扩大战果的对手逼退。

  “风云游怎么可能会凌云步?他入门三月哪里来的功勋?”

  看台之上的邓合同目眦欲裂,高声嚷道。

  借助沙踏空中变向,乃是凌云步的独门技巧,见到此招,看台上霎时沸反盈天。

  思及古月还有程力夫对风云游的亲近照顾,邓、向等人当即就要出口呛声。

  “不,这不是凌云步。”

  却是边上史天钩出言反驳,这位专精凌云步的内门弟子此时双目定定地盯着台下战场,好似失了魂魄。

  “这不是凌云步,风云游借力的不是沙踏,充其量是个沙弹。”

  紧随其后,主看台上的古河也刻意朗声评价道。

  “凌云步中最难的,就是平衡沙踏的速度精度以及双足的承受力。风云游自身防御天赋异禀,他要用这招,却是不用考虑沙踏的塑型部分。”

  看台之上,大部分都非蠢货,此刻被副门主一提醒,就明白风云游乃是依仗钢板般的厚皮,用粗糙的沙弹复制了这招身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