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零八章 沙雕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八章 沙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梁五十五年腊月三十日上午。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日,今晚就是除夕。

  狂沙门主殿前的大道旁。

  “没想到入门第一年,就没了回家过年的机会。”

  钱雄飞对着侯飞白抱怨道。

  “狂沙门建门六十二周年庆是什么玩意啊,我之前都去找几位师兄问了,两年前建门六十周年的时候都没有搞过庆典。而且我听说这次就是大伙一块聚一顿饭,也没啥特别的节目。”

  钱雄飞家中在赤沙城内,回家过年非常方便;他年方十五,在门中封闭式的关了三个月本已有些思念家人,谁知道今年春节突然取消了历年皆有十日的假期。

  为此,门中弟子多有微词,不过此事乃是古奇为了配合掌武院的魔门攻略,自然容不得下边人有异议。

  “不就是换个地方过年吗,你这还矫情起来了?”

  侯飞白习惯性的与好友斗嘴——他家中五口住在离赤沙城颇远的偏僻村落之中,回家不仅不便,家中物质条件也远没有狂沙门中来的丰富。

  留在门中大鱼大肉的过年,这位十四岁出身穷苦的少年没啥不满意的。

  “再说了,门主他行事向来由着自己的性子,说不得他老人家就是喜欢六十二这个数呢?”

  两人身边,风云游正在忙活自己的“沙雕”。只见他小心细致的用流沙劲将一尊半人高的双翼异兽的三颗凶恶龙首塑形完成,然后往上浇水。

  汨汨水流逐渐的渗透了异兽的三条脖颈,然后在零下二十度的低温里迅速结冻,将纤毫毕现的雕塑固定下来。

  “风哥,怎么样搞定了?”

  看到风云游直起身子将水桶放到一边,在旁等候许久的钱雄飞问道。

  “差不多了。再把浮沙去了,然后将冰屑打磨去即可。”

  少年点头回到。

  每年新年,狂沙门中都会举行一个传统风俗活动“沙雕大赛”。众位弟子或单独或合作,用流沙劲塑出各自的作品,然后由众人在元宵节统一进行不记名投票评比,最后最受欢迎的作品将会摆在大门口,一直展示到开春损毁为止。

  这个风俗赛事每年的胜利者并没有什么物质奖励,不过据说来年的运气会特别红火。不过今年既然取消了众人回家的春节假期,活动也就提前了。

  “风哥你这沙雕搞了整整三天,到底是个啥啊?”

  侯飞白问道。

  “我看有些人都开始投票了,你可得打紧。”

  钱侯二人自然也有自己的作品,不过限于两人的阅历与见识,前者雕了一匹飞驰的骏马,后者则雕了头山魈。

  自幼时于街上一见,阳刚雄健的高头大马就成为了钱雄飞的向往;而地居偏远常受到野兽叨扰的侯飞白,则对于凶猛无畏的山魈崇尚有加。

  至于其余的门人,沙雕选材基本上也逃不出虎豹豺狼,龙凤龟蛇之类的形象。

  “就好。”

  风云游回道,素手一挥便卷沙如锉,对着看不出细节的沙雕磨砂起来。

  不多时,沙风散去,便露出了其后四米见方的沙雕真容。

  这却是一座战场。

  战场正中,一座依沿逶迤山脊而建的长城二分天野,一面是携裹乌云压城而来的诸多异兽妖邪,另一边则是衣甲鲜明、杀气腾腾的人族军队。

  妖物这边,从异兽身上的鳞片到嘴边的雷光,乃至沿着天幕翻腾的云气轮廓,俱都清晰鲜明;而人族那头,除去数百上千人各异的姿势以及兵器,连甲胄的样式和长城上的机弩墙砖都有体现。

  钱雄飞甚至看到了被钢铁巨箭钉在地上的妖兽溅在身边的鲜血。

  “这,这是?”

  钱侯二人立时惊在原地。

  作为两个乡下盲流,他们哪里见过这种气势磅礴、极具冲击力的雕塑作品——就狂沙门历年比赛的水准,知道在仰天怒啸的老虎下头雕出悬崖、在姿态自由的神龙边上雕两片浮云烘托的都是质量上乘了。

  “我去,风哥,这真看不出来啊,大家都是村里人,怎么你们风家村的就干啥都厉害?你不会真是外头说的定风郡风家落在外头的私生子吧?”

  侯飞白想起了自己的山魈,顿时觉得货比货得扔。

  另一边,钱雄飞已经成了好奇宝宝。

  “这三个头两个大翅膀的怪物是啥?”

  “哦,这是洪荒异兽基多拉,双翼三头,执掌雷霆。”

  风云游一边在沙雕底座上刻上了“洪荒战场”四字的雕塑名,一边回道。

  “这个站起来的吊眼四脚蛇呢?”

  “另一种洪荒异兽哥斯拉,这种异兽以霓虹为食,能口吐光热,蒸发万物。”

  “那这一群长尾四肢的猴形骷髅呢?”

  “这是天外妖魔异形,能够寄生万物,血蚀金铁。”

  “这个长了四肢的章鱼鸟……”

  “这个章鱼头的叫做克苏鲁,乃是无敌的天外邪神,曾被仙人以宝船击败……”

  “我服了,这票我先投为敬。”

  当了半天好奇宝宝的钱侯二人只觉得想象力的边界被大大地拓宽了,当下在雕塑边立起的冰沙杆子上系上了自己黄丝带——所谓投票就是让每人在自己的作品外最看好的雕塑处系上丝带,门中最后会以数量多寡决定胜者。

  看着自己一时脑洞大开创作的沙雕,风云游也不禁为其生动形象而得意不止——这倒不是说少年重活一生就突然成了艺术与雕刻技艺的大师,而是用流沙劲铸塑沙雕实在是太过容易。

  只要脑中有清晰的形象,念头一动就如身指臂、如臂指使;有这本事,随便换个前世的宅男过来,不说艺术层面,至少在“象形”这方面都能轻易的达到极高水准。

  再配上脑子里已经有的那些特征鲜明的怪兽形象,在这种“乡镇级”的雕塑比赛中夺魁简直太过容易了。

  “唉,我还以为我那匹骏马在满门龙虎豹里会有点机会……”

  钱雄飞叹了口气,觉得比赛已索然无味,只得期待起晚上的年夜饭大餐了。

  就在三人身旁,临时顾来的团队已经来回往里搬了好多趟桌椅——今晚的年夜饭将在主殿里统一摆上四五十桌,据说十几位厨子从昨晚就开始忙活着排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