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零九章 年夜饭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 年夜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师弟来了,快里头请,马上就要开席了。”

  主管厨房的一阶内视镜门人正在狂沙门主殿门口迎宾,见到风云游几人走来连忙招呼道。

  “诸位师弟的座位在左边第二十三桌,座位上都有贴红纸,可别坐错了。”

  自从季考之后,风云游从之前的声名鹊起更进一步,已成为炽手可热的狂沙门新生代领军人物,诸多门人对他的态度已经由和善转为讨好——很多人都说下一代的门主将会跳过刘鹏飞、甄英杰这一中生代,直接落在他的头上。

  风云游点头谢过,跨过门槛走进主殿,便感到一股裹着菜肴浓香的暖意扑面而来,耳边也被热闹的闲聊欢闹声充斥。

  整个千平米往上的厅堂之中,有十六根直抵横梁的两人合抱的巨柱分两排依次排列。放置门主宝座的高台之前,所有的厚背高椅都被撤下,整个厅内共排列了四十三张圆桌,每桌可坐十人。

  此时,绝大部分的座位上都已有弟子门人落座。

  风云游一入门,许多眼睛尖的就把眼光向他瞟来,一时连喧哗声都低下了几度。

  “左单右双,二十三桌在左手。”

  钱雄飞往两侧酒席的台标上一看,朝众人提醒道。他们右手边的第四十三桌乃是全厅之末,罗兴业、杨立辉等人正在此桌落座。

  好在少年脸皮甚厚,在众人注视下色如往常,领着几位好友寻到了第二十三桌坐下——这却是门中按照地位由高到低排列,轮到外门弟子的第一桌,连邓和同等几位一阶巅峰的都在二十四桌落席。

  “若非是因为风哥,咱几个现在也该排在四十二、四十三桌那儿吧?”

  几人进来时一路见到的都是笑脸、听到的都是问候,及坐下后,侯飞白不禁感叹。

  “那可不,程师兄不都说了,汉朝的那个淮南王‘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嘛。”

  周忠虽然脑筋直,但在用典方面有着特别的天赋,反应却是极快。

  “呸,阿忠你说啥呢,哪有自己说自己鸡犬的?”

  除夕夜的,钱雄飞轻啐了一口去了去晦气——三个月高强度的学习之后,他们总算各个都多少掌握了些基本的文化知识,能将常用字认个囫囵。

  几人斗嘴之时,风云游正在打量着这座气势非凡的殿宇——这是他自入门以来第一次进入主殿。

  为了迎接新年,八对金漆巨柱上都挂上了对联,风云游所在的第二十三桌附近的一对,则写着“沙錾金石,声闻千秋岁月;龙吐锦绣,镇压万里风波”。

  明年正是龙年。

  此刻,最上首的十人主桌上四位入室弟子已经在座,下首则坐着古月;至于正副门主和两位长老现在都还没到。

  薛赤身旁,倒是还坐有一位陌生的门人。

  通常而言,门人的地位要比地位要比入室弟子低一些。这倒不是说入室弟子的修为一定更高,而是只有后者才能得传感应先天之气的法门。

  门人纵然最后勤练不辍,在没有奇遇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修到三阶巅峰。

  不过,人各有志,虽然成为入室弟子是在狂沙门身居高位承担正职权位的必要条件,但也有很多人希望学艺有成之后摆脱门派的束缚,重获自由。

  只需服役十年,虽然无法传与他人,但身上的功夫就能完全属于自己,这对很多出身一般的弟子而言,已经是非常优惠的条件。

  “你别说,这年夜饭就是不一样,这居然还有牛肉和羊肉!”

  钱雄飞对着桌上香气扑鼻的新鲜肉食垂涎三尺,浑然已经丢弃了此前想要回家过年的拳拳心意。

  在大梁,牛羊之肉平时只有世家大族才能常常吃到,寻常百姓之家,间或得幸能进些荤腥,也往往都是鸡、豕、鱼之类。

  为了这一顿晚宴,余遮专门花了九两白银买了一头七百斤的大黄牛,宰杀之后出了近三百斤的好肉。

  闲聊之中,主殿里逐渐坐满,酉时过半(晚上六点),有四人从后殿中鱼贯而出,正是古奇、古河以及段宏义与杜明俊两位长老。

  身材矮小而面容冷硬的“巨像”杜明俊长老,风云游在季考时已经见过,倒是程力夫的老师“沙蛇”段宏义长老,他是第一次见。

  此人身量极高,几乎比得上古奇,面白无须看起来五十不到,比另三人要年轻些。

  不过,他行走之间,左脚却是有些不便。

  果然,之前听师兄们说段长老从前受过老伤,风云游心道。

  几位大佬先后落座后,原本嘈杂的大厅中就逐渐沉寂下来,众人都转首望向殿首,等待门中长者对于新年的祝词。

  少倾,古河果然起身面向大众,轻咳一声,祝道。

  “旧兮送往,新兮迎来,岁末甫至,兔年已扑朔而过。

  大梁五十五年,我狂沙门于赤沙武比中再度于三甲中列名有二,新进弟子中也不乏惊才绝艳之辈。”

  说道此句,风云游不免又被行了一通注目礼。

  “我古河在此,愿各位门人弟子,惜时勤业,申鸿鹄之志;勇猛精进,克倦怠之心。”

  古河说着,提起酒杯,双手高举齐眉。

  “此杯,敬先祖,敬门主,敬诸位,请诸位满饮。”

  言毕,满场四百余人尽皆干杯,一时间酒香蒸腾,暖人肚肠。

  “请门主训话。”

  古河说完,转身朝自己的兄长作揖请到。

  “唔。”

  古奇慢悠悠地自居于大殿中轴线上的座位上站起身子,好似有些嫌烦的样子。

  他扫视了一遍满场的四百多张青春洋溢的脸膛,褶皱横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开席。”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好似一点星火,点燃了在场的所有人。

  一时间,热闹的吆喝、筷子碰撞杯盘的清脆声响、急不可耐的咀嚼声红红火火地混成了一团。连嘴巴一向很多的钱雄飞也不得不加快动作,免得周忠把桌上的荤腥一扫而空。

  “敬门主!”

  沸腾的氛围中,不知有谁高喊了一声,霎时间众人如同听令的士兵,俱都停下碗筷,斟酒举杯呼喝应和。

  “敬门主!”

  主殿之中,汇成了一片喜庆的海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