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一十章 邀请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章 邀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以众人狼吞虎咽的速度,不过两刻钟,整个大殿中已经杯盘狼藉,再无一盘好菜,而古奇只是略微动了几筷子,就在酒宴尽至一半处悄然退场了。

  四百三十人吃喝到酣处,不免也有了许多杂音,尤其是门主离开之后,有些半醉的弟子还放肆地学着行起了酒令。

  行酒令分为雅令与通令。雅令乃是以诗联按照同样的格律依次相续,乃是世家之中流行的玩法,而通令则无非投骰、抽签、划拳等等,虽然热闹,却掳拳奋臂稍显粗俗。

  狂沙门中的半文盲弟子,自然是玩不出续诗文、对对子的精细活的。

  “对了,还有一事要与小师妹相商。”

  首桌之上,甄英杰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对着下首的古月说道。

  “甄师兄请说。”

  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古月还是表现出了对甄英杰的基本尊重。

  “这两日,张家的射侯公子又派人来门中,说在元月中旬放三才榜的时节,会在风雨楼中包下一间雅阁,想请小姐赴宴。”

  听到张射侯的名字,古月当下就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不过甄英杰只是笑了笑继续说道。

  “张公子此次恳切邀请,主要是想为上次季考时的失礼致歉,免得两家生了嫌隙,伤了几代人积续下来的和气。

  另外,张公子也请我同往,有师兄帮衬,师妹也不必担心张射侯有什么孟浪之举。”

  “我不愿去。”

  古月脱口而出的回应不出意料,不过甄英杰说完事,也未再劝,好似完成了任务一般。

  “这事倒也不坏。”

  倒是古河斟酌后开口。

  “人家好歹又是送丹又是送玉的,小几千两银子的物什,搁在那儿都是重礼了。那日张家二公子虽然犯错,不过当场也已道歉,总不能因此坏了两家的关系。”

  由于自家门主行事只看好恶,古副门主看事情自然更多都往利害外交的方面考虑。

  “我们这边收了人家几千两银的‘友谊见证’,反手阿月你就拒绝了这席邀请,说出去怎么都是我们的不是。都是在赤沙城里挣香火,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看还是去下吧。反正三才榜放榜你自己肯定也要溜去看这个热闹,这还为门内省了顿饭钱。”

  亲叔叔古河说话的分量自然比甄英杰重上许多,需要古月慎重考虑。

  “那行,不过张射侯这人风评又差、人又油腻,我看着厌恶,得要阿游陪我一块去。”

  这算是咸淡搭配,可以在看了两眼张射侯之后再看两眼风云游洗洗眼睛吗?老光棍薛赤心中纳闷,觉得搞不懂女孩子家家的想法。

  “这倒不是不行,让风云游去见见世面长些阅历也挺好。”

  古河轻抚长须说道。

  张射侯本就以纨绔闻名赤沙城,乃是绿柳巷最大的主顾之一,自家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侄女讨厌他很是正常;而风云游作为狂沙门未来几乎注定的高层,此时去风雨楼结交些上流也挺好。

  不知不觉,古河的思绪已经发散出去。

  “副门主,我觉得不妥。”

  此时出言反驳的却是坐在薛赤旁边的面生门人。

  此人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容貌端正且与史天钩有着七成相似,正是战神索枪的发明者与命名者史天剑。

  他虽然资质不差,却不想终生隅于狂沙门一处,便于四年前离开了内门弟子的序列转为门人。如今四年过去,史天剑已是三阶巅峰的好手,在休密道先后辅佐杜明俊与刘鹏飞立下了汗马功劳。

  故今日在主桌有缺的情况下,他也能够补位一席。

  “门中规定,外门弟子没有极特殊的情况,绝对不能踏出宗门。若要让风师弟去,岂非是坏了规矩?风师弟未来可期,弟子觉得更需注意服众。”

  古河治理宗门,确实很重规矩,听他一言也是沉凝下来。

  其实,史天剑倒也不是真的在意规矩,他此番出言无非是想要给风云游添点堵——他几日前回到门中,便见到自己的亲弟弟史天钩一副颓唐丧气的模样,问他缘由也不说,好似一下子老了二十岁,这可让这做哥哥的心焦不已。

  最后,他还是从旁人那问道,自家天钩是在季考负于风云游之后就成了这样。

  打得自家弟弟失魂落魄,史天剑当即就想找回场子。

  奈何,如今风云游声势可谓如日中天,哪怕他是三阶巅峰的门人,也不敢与这位师弟有什么直接的冲突——毕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个五年十年人家天人交感乃至先天了,他史家小门小户岂不呜呼哀哉。

  是故,他只能在这些边边角角的地方给对方添一点堵,发泄一下心气。

  “阿游这次得了白露丹,只要消化完了就能到达二阶,离放榜还有半个月,说不得到时已经突破了呢?”

  古月不服说道,却是引得在坐之人大笑不已——连附近几桌一直竖着耳朵注意着主桌动静的高阶弟子门人们都面露笑意。

  “师妹,风师弟他纵然一身钢筋铁骨,但那经脉不同于筋骨皮,总还是脆弱之物需要循序渐进的适应,哪能像往缸里浇水一样一蹴而就?”

  刘鹏飞开口笑道。

  这位继承了乃师刚毅性格的入室弟子对风云游一直观感不错,觉得少年那股直截了当的劲很合他的胃口。不过纵然如此,他也不认为这位师弟能凭借一枚白露丹半月就晋入二阶。

  “白露丹力道虽强,但是对经脉丹田的负担也是极大。风师弟还有九条正经需要贯通,再加上每次用丹之后温养经脉的过程,我估计他需要两个月的时间穷尽药力。”

  程力夫温言对着古月解释道。

  “两个月突破,已算得上顺利。”

  杜明俊亦开口点评。

  古月听得大家所言,知道是自己见识短浅闹了笑话,不由有些悻悻。

  “这样吧小师妹,我们约定好,若是半月之后风师弟能够突破到二阶,自然就再无门禁,到时我们就一同前去风雨楼赴宴。否则的话,你就和师兄一块去吧。”

  甄英杰趁着古月气势低落说道,终于让她点头应承下来。

  正在这时,一位门人从门外一路慢跑进来,矮身凑到了古河的身旁,低声说了几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