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佳宴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佳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时刚过不久,已经换上了内门弟子柳黄色袍服的风云游与甄英杰还有古月一道,抵达了风雨楼与掌武司所在的街道。

  穿行过摩肩接踵的人群,三人还见到了好几位狂沙门的内门弟子。

  外头人群拥挤,但风雨楼悬在楼檐上的牌匾就好似无形的分隔线,那些身份普通的百姓莫说进到大堂中暂歇,就是连站在门槛前都是不敢的。

  风云游几人一进楼门,并没有见到掌柜,反倒是此前服侍过风云游五日的小翠候在大堂。

  “是古小姐和甄首座来啦,张少公子和其他几位已经在四楼套间‘重楼’等候了。”

  对于古月和甄英杰两位居于赤沙城上流的人物,小翠自然不是初见。面对这二位,她的一张俊俏小脸上仿佛笑出了花儿。

  “‘重楼’?”

  古月闻言晒道。

  “张射侯不是每次来这都要定五楼的‘甘草’的么,怎么今儿长进了,知道退而求其次?”

  风雨楼中的餐宴包间都以药材名称命名,而甘草作为诸般中药中擅解草木毒,调和众药的“百草之君”,便用来作为独占五楼整层的套间名称。

  说起来甘草虽然不及人参、灵芝名贵,但用在此处反而显得清淡雅致,故而“甘草”套间也是城中酷爱附庸风雅者的最爱——通常而言,张射侯要来着风雨楼,也都是要订在甘草。

  听到古月发问,小翠正想回答,余光却瞥到了古甄二人背后的少年,一时间有些发愣。

  “额,你不是……”

  她倒没想过会在此处再次见到风云游。

  “怎么,你俩有旧?”

  古月笑着问道。

  “我出山后至入门前,曾在这住了五日,当时便蒙小翠姑娘照顾。”

  风云游答道。

  “有专人照料,那可是甲上房才有的待遇了,你倒是由俭入奢易啊。”

  甄英杰接口道,语气平平也不知是褒是贬。

  “行了,上前带路吧,莫要让人家多等。”

  被甄英杰一声嘱咐,小翠这才醒悟过来,躬身施礼后赶紧往前带路。

  这位风公子怎么三月不见就成了狂沙门的内门弟子,小翠心中纳闷。

  她虽然不通武道,但是对于城中各种象征不同身份地位的事物都熟悉非常。尤其是那些脂粉布料铺子里的上等货,虽然她自己买不起,说起来可是头头是道。

  刚刚风公子与古小姐、甄首座二人交流,不管是语气还是态度都是对等,显然在地位上并未低于二人一头。

  难不成他真的是大有来头的世家公子?

  小翠啊小翠,你可真是白长眼,平日还和人埋怨老天不给机会,三月前天老爷把人送到你面前来了,你又认不出。

  那个微服私访的贵公子恋上乡下姑娘的话本里是怎么说的来着,要装作没看穿公子身份的样子……小翠一时间心头小鹿乱撞、思绪万千,连带路也带的神思不属。

  “三位,里边请。”

  行至重楼门前,小翠轻声扣门之后将门推开,侧身请道;及至三人入内后,她自掩门退下。

  重楼套间共有三室,分别是进门处的会客间,以屏风隔开的餐厅,以及面朝掌武司的露台。

  见到甄英杰与古月自玄关后露出身形,张射侯几人俱是起身招呼道。

  “原来是甄首座和世妹到了。”

  风云游步入餐厅,见到有两男两女在座,而几人身后还立着两位侍从——一位是之前见过的张射侯的胖大伴当,一位则是三月前共同参与入门考的周琦。

  两人再次见面,身份却是大不相同。

  周琦挑眼睨着跟在甄英杰和古月后头进来的风云游,显然也是把他当做了跟班之类的角色。

  狂沙门的几人一到,席上七人就是齐了。张射侯给了力奴与周琦一个眼色,他们便从房中退了出去。

  作为高档酒楼,风雨楼自然有专门让侍从仆役用饭的地方。

  “诸位请落座,大家都是熟人,在风雨楼中聚会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就不介绍了。”

  在场七人,四男三女,除去古月外,另外两位分别是李成栋的女儿李铁心,以及赤沙城行政体系中除去城主之外的二号人物“政务令”蔡大人的女儿。

  张射侯此时忽略风云游不作介绍乃是想刻意让他尴尬——毕竟不论是自我介绍还是别人冒昧发问,都是极失礼的行为。

  “张公子,其余几位是熟识,可狂沙门的这位师弟,蔡妹妹和徐大少可是第一次见吧?”

  却是李铁心不明就里的开口说道。

  “妹妹,这位风云游师弟乃是最近赤沙城江湖上最炽手可热的天才,也是狂沙门最出色的外门弟子。”

  李铁心拉着边上微胖的蔡小姐,热情地介绍道——此前她随父往狂沙门一行之后,对风云游可是佩服的紧。

  可惜他没看到边上张射侯算盘打破的冷脸。

  “你这可是说错了,阿游现在已经是门中最出色的内门弟子了。”

  古月与有荣焉的纠正道。

  “风师弟你突破二阶了?”

  李铁心闻言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是的,多亏了张射侯公子慷慨解囊赠予我的白露丹以及那方寒玉,让我在半月前突破到了二阶贯通境。”

  风云游点头应承。

  这一下,张射侯的脸色简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看,看着风云游貌似诚恳的面庞,他差点就熬不住要把桌子掀了。

  “既然人齐了,我们就赶紧开席吧,再过小半个时辰三才榜可就要张榜了。”

  徐中约看出了张射侯的心思,赶紧将这个小节揭过。

  “此次乃是射侯贤弟做东,我们先敬他一杯。”

  徐大少带头举杯,众人共饮杯中酒,稍稍化去了刚刚的气氛,本就相识的公子小姐们也就聊得热络起来。

  感觉自己与其他几人无话可叙的风云游对着几个热菜凉菜各动了几筷,也不由得颔首点赞。

  不得不说,风雨楼的厨子水准确实冠绝赤沙城,绝非狂沙门那些饭堂大妈们能够比拟。

  虽然在香辛料丰富度和烹调工艺上与前世不能相比,但是大梁的菜肴在原材料上也自有胜场,风云游边吃边在心中评判。

  看到少年闷头吃菜的模样,徐中约的嘴角却是挂上了一抹哂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