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酒囊饭袋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六章 酒囊饭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方寒玉乃是张贤弟赠予,属上位者所赐,你怎么能轻言售卖?”

  眼看张射侯就要按捺不住,徐中约却是率先出言呵斥——他这是不想张射侯正面出头,反而在古月面前失了好感。

  “粗鄙山民,真是不懂礼数!”

  徐大少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拍,惊得场间唯一的弱女子蔡小姐心头一跳——她此时已经有些后悔陪着闺蜜李铁心过来参加宴会。

  “上位者?我乃狂沙门内门弟子,张射侯他上谁的位?古门主的吗?”

  听到徐中约口口声声的上位者之言,本来抱着应付小孩心态的风云游也不耐起来,开始直呼其名。

  “徐中约,我们山中平民的日子虽是柴米油盐,却也坦然自在,可不像尔等大少,无事也要搅出三分恩怨情仇。”

  少年冷声说道,岿然不动的气势反而更胜对方的色厉内荏。

  “毕竟也不是谁都生在富贵人家,可以安心当个酒囊饭袋。”

  “你说我是酒囊饭袋?”

  徐中约猛然站起身来,把身后的椅子都向后带倒,指着风云游喝问道。

  “呵,自己抓着帽子急着往头上扣?我和你徐中约第一次见,你又不是什么名满天下的人物,我哪里知道你是不是酒囊饭袋?”

  风云游伸出筷子夹了一片羔羊肉,从容的放进了嘴里咀嚼。

  “再说了,我们风家村百来人可是仰你鼻息,万一你徐大公子发话徐家从此不做皮货生意了,平沙郡的猎户们岂非都要饿死?我哪里敢得罪你呢?”

  风云游优哉游哉的说着,看似服软,但任谁都听得出里头的嘲讽。

  尤其是会客厅里的力奴,此刻隔着屏风还不晓事的怪笑连连,好似在应和。

  “你!”

  徐中约平日都是直接以势压人,哪里练得什么唇枪舌剑,一时间被气得都有些意识模糊了。

  “甄首座,你这师弟当真是放肆啊!”

  他徐大少要论实力恐怕还不如农家养的大鹅,只能转而让甄英杰出头。

  “徐公子大人大量请消消气,我这师弟乃山中野人,本就不知礼数,回头我自然会让门中加紧管教。”

  虽然甄英杰没有当即出手教训风云游,但这句话好歹让徐中约听得敞亮了些。

  看见局势稍稍缓和,侍立一旁的周琦赶忙躬身上来把自家主子的椅子扶正,但在心中对于风云游的嫉妒与愤怒驱使之下,他也鬼使神差的接口讽了一句。

  “公子莫气,我早就知这风云游不是什么好种,也不知这种人怎么被狂沙门收进门去。”

  “放肆!”

  话音刚落,只听古月一声娇吒,刷手就掷出手中的象牙筷子,居然直接捅穿了桌对面周琦的左手手掌。

  “好个大胆奴仆,一句话内不仅辱我师弟,还敢非议我狂沙门。徐中约,你自家养的狗都教不好,也有脸在这奢谈礼教?!”

  就在刚刚,面对徐中约的挑衅,甄英杰居然反过来贬低自家师弟,本就让古大小姐积了一肚子气,等到这不知所谓的仆役开口,她终于忍耐不住。

  她古月虽然打不过大风山中的熊蛇之流,好歹也是內视境的武者,拿捏个普通人那不是手到擒来?

  “你古月打狗也要看主人吧?”

  手下人血溅当场,徐大少血气再次上涌,当即怒声质问。

  听到自家近侍握着鲜血直流的手掌惨嚎不止,他原本怒火狂燃,但看到对面甄、古、风三人俱是横眉带煞,心中如同被浇了一通冰水,霎时清醒了过来。

  这口气出不得,徐中约心头凛然道。

  此事毕竟错在己方——周琦一是不该在这种场合擅自说话,二则不该在针对风云游时把狂沙门带了进去。

  需知狂沙门的收徒事务可是甄首座的辖下,这简直就是当着面往甄英杰和古月脸上吐口水——他徐家虽然豪奢,但若是要与狂沙门正面对垒,那是万万不行的。

  心中念头电转,徐中约当即转身就往周琦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直接把他打懵在原地,连鬼哭狼嚎都忘了。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积怒已久的徐大少好似找到了宣泄口,这句低喝格外的冷厉。

  “还不快给古小姐和甄首座道歉,然后去楼下取一双干净的筷子来。”

  挨了自家主子的打,周琦的脸颊高高肿起,好似一条凄惶的丧家之犬,终于意识到在这屋里自己的地位独一档,乃是最低的。

  远比风云游低。

  在力奴不合时宜的怪笑声中,他躬身给狂沙门的几位道歉,然后捂着被筷子贯穿的手掌狼狈的退出门去。

  听到会客厅中刺耳的恶笑声,还有屏风缝隙间偶尔闪过的三角眼,徐中约心中不适,给了边上的张射侯一个眼色。

  “力奴,你到外边去站着。”

  听到主人的吩咐,恶汉也不着恼,只是磨磨蹭蹭地好半天才挪到了门外,弄出了不少声响。

  这位二阶巅峰的高手固然得力好用,但对张家二公子可没有什么敬畏;虽然他能够使唤得动,却管不了这些细微之处。

  对于制都山这一对煞星,整个张家除去张鹤卿与张虎臣两兄弟,就只有近年来武功大进的张斩玄能够压服。

  不多时,左手掌被白布包扎好的周琦低身进屋,恭恭敬敬的把一双象牙筷摆在了古月的碗碟旁边;而把满桌气氛闹得剑拔弩张的徐中约也终于偃旗息鼓,再不胡乱出言。

  这让众人总算能安安稳稳的把饭局进行下去。

  “张公子,你这位伴当恶行恶相,可真是有些怕人。”

  蔡小姐长得颇有福相,性格也偏软糯。她出身书香门第,哪里见过力奴这般看着就不好相遇的匪类,见到他出去,终于舒了口气。

  “这是本公子考虑不周,让府中仆役冲撞了蔡小姐,我自罚一杯。”

  面对政务令的千金,张射侯一副谦谦君子的风范。

  “小姐不知,这力奴原本是贺州的凶人,被家君收服后才收敛了兽性,但有些习气已久,却是难以消磨。”

  风云游此前曾听程力夫说道有些江湖巨擘会收服集恶榜上的恶徒充作仆役,没想到今日就见到一例。

  正在此时,七人听见风雨楼外头隐约喧哗大作,却是时辰已到,掌武司终于出来放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