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误中副车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误中副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云游借对手前压之势旋身闪出几步,回头看见力奴已单手抓着一块厚木,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

  不过几步的功夫,那块厚实的原木就被捏得四分五裂,一条条木质纤维翘曲而起,然后被甩手掷出,扬成了漫天木屑。

  如此简单的障眼法,自然不会对风云游造成障碍。

  少年脚步交错,身形陡转,将冲撞而来的力奴避过,但他身后的两扇昂贵雕花木门却遭了殃,被直接扯得稀烂。

  这恶奴似乎是有意的破坏陈设,风云游心中想到。

  力奴此举,一是为了宣泄心中的破坏欲,二则是想让主家在善后时多花些银两——这也是他如今寄人篱下仅有的报复方法。

  “张射侯,你若是再放纵家奴,休怪我出手无情了。”

  风云游沉声喝道,他这倒不是怕了张家的势力,只是不想与这么一头疯兽在风雨楼中肉搏——以二人最低二阶巅峰的破坏力,要打踏一座木质建筑易如反掌。

  褚掌柜和小翠对他都还算热心,风云游不想给他们带来麻烦。

  “我这条家犬虽然不再作恶,本来习气却是难移,有时疯将起来本公子也拉不住。今儿风师弟若是能代我教训教训他,那可是件好事。”

  悠然旁观的张射侯看见风云游被逼得连连后退回餐厅之中,心中畅快不已。在他想来,以张家的家格,即便是在此打伤了风云游,最多也就是赔礼道歉,有甄英杰在,也不必担心力奴失手把风云游给打死了。

  至于风云游反杀的可能,他压根未曾想过。

  单论修为,力奴与黎承业在伯仲之间,但在凶性,狠毒,与经验上,力奴都要远胜。最为重要的是,在这赤沙城中心的风雨楼里,根本没有沙子。

  单论肉搏战,流沙劲如何能与专练近战的开碑手相比?

  听到张射侯的敷衍,风云游眼神一冷,当即不再留手。

  左目之中,极阴真气灌入,透视神通已然展开。

  以风云游的二阶初的真气量,足够在短时间的战斗中无间断地使用观天神眼,这对于其体术招式的提升几乎是翻天覆地的。

  微微旋肩侧首,少年几乎是贴着毛发让过了对手挥来的右掌,而后右手一击短平勾拳,精准的命中力奴毫无防御的肘弯。

  风云游特异突出的中指骨节正压中对手肱骨和尺骨、桡骨的交接处,剧痛之中,力奴立刻失去了对右臂的控制。

  劣势之中,恶汉杀住杂念,借着凶性不退反进,左掌戟张如同铁钳,朝着风云游的颈侧拿去,想要为自己创造空间。

  但他从头到尾所有的关节运动与肌肉舒紧都被对手洞若观火。

  几乎是同一时间,风云游右肘上抬,封住对手左掌来路,左手暴长如蛇,瞬息间顺着大开的中线别住了他的脖颈,左脚再顺势前插,浑身劲力沛然一发,就把两百来斤的力奴整个人凌空扯起,砸向了身后的梨花木大桌。

  轰然巨响中,结实沉重的木桌被整个砸的稀烂,而后脑受到砸击重创的力奴更是眼冒金星,连平衡都难以维持。

  好容易起身的恶汉还未搞清楚状况,就听到风声激越,本能的使出开碑手一抓,就把被风云游踢出的一根木刺在手中捏的粉碎。

  然而这不过是声东击西。

  就在他注意力被吸引的当口,闪电近身的风云游递出了一记类似前世咏春拳截踢的阴狠腿法,一脚正中对手毫无防备的膝关节。

  众人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而后就接着恶汉渗人的惨嚎。

  “真可惜,你的骨头没我的硬。”

  风云游寒声讥讽道,朝着力奴再度逼去。

  此时的力奴哪里还有之前的凶恶跋扈,他如同一只吓破了胆的野狗,一只手扶着自己废去的左腿膝盖,仓惶的倚着身边的墙面朝着会客厅正门边踉跄逃去。

  这怎么可能?

  张射侯在心中喊道。

  实战在二阶中堪称极强的力奴不过几招间就被风云游击败打残,这让张射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无论如何,这位纨绔知道自己不能让这位“得力”的家奴被打死打废。

  他第一时间就向甄英杰看去,希望这位在场战力最强的武者能够制止风云游的进攻。

  但甄英杰怎么可能动手?

  若是风云游意外夭折,甄英杰心中定然大喜,但只要边上有旁人,他的第一身份就是狂沙门的二师兄以及传武堂的堂主,此前对力奴的寻衅装聋作哑已是极限,绝不可能当着古月的面反而对自家师弟出手。

  见到甄英杰抿嘴不语,而风云游还在朝力奴逼去,张射侯只得自己下场。

  “风师弟,还请住手。”

  他飞身追至餐厅之中,对着风云游的背影高声叫道。

  “我这家奴已经知错,风师弟不如收手如何?”

  在张家当狗的这些年,制都山二煞完成了不少脏活累活,乃是府中得力的工具人。若是因为张射侯的一时意气,就让这位二阶巅峰的“财产”折在此处,等待这位纨绔的恐怕不会是兄长与父亲的和风细雨。

  一位可以终生压榨,而且不用薪资只需管饱的武道高手,更兼之有一位三阶巅峰的亲兄长,那可不是一块千把两银的玉佩这么简单。

  这一下,张老二是真的后悔了。

  “呵,张射侯你连自家的恶犬都管不住,怎么还想来管我?”

  风云游讥诮道。

  看着力奴跌跌撞撞的逃到了套间门口,少年再度起脚踢飞一根断茬锋利的木条,瞬间扎入了心胆俱丧的壮汉腿弯。

  眼看着就要撞出门外的力奴再度被风云游逼至身后,张射侯再也顾不得风度,抬手就是一记崔嵬剑气朝着风云游的右胸射去——这一下事出突然,连古月和李铁心都来不及反应示警。

  “风云游,你今日敢再动力奴一下,便是与我张家为敌!”

  偷袭出手的同时,张公子还放声喊道,掩去了气剑仅有的风声。

  名震平沙郡的崔嵬剑气需要由张家家传的浑然劲摧使,激发之时无声无形,凭张射侯的功力,已经能够轻松洞穿砖墙铁甲。

  剑气凌空,正好巧合的射断了空中飞扬的几缕木屑,而这细微的变化,被雷达般笼罩全场的观天神眼完美捕捉。

  张家之人站在背后,风云游如何能不小心防备?

  在众人眼中,少年如同背后长眼,侧身闪过;而剑气在与他错身之后,洞穿了门纸,不知打在了何方。

  但这却给了力奴机会,只见他身子一沉单腿发力,就往关着的木门撞去。

  下一刻,整扇木门轰然爆碎。

  
sitemap